第八章 那只是一种激烈的关怀动作 | 蔡智恒小说全集|痞子蔡|蔡智恒

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八章 那只是一种激烈的关怀动作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终于到了提论文初稿的截止日,我拿了申请书让我的指导教授签名。

老师拿出笔要签名时,突然问我: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当然会啊。”

“你会不会觉得,跟我做研究是一种幸福?”

“当然幸福啊。”

“那你怎么舍得毕业呢?再多读一年吧。”

“这……”

“哈哈……吓到了吧?”

我跟我的指导教授做了两年研究,直到此时才发觉他也是个高手。

只是这种幽默感,很容易出人命的。

柏森和我是同一个指导教授,也被他吓了一跳。

“你这篇论文写得真好。”老师说。

“这都是老师指导有方。”柏森鞠躬回答。

“你这篇论文,几乎把所有我会的东西都写进去了。”老师啧啧称赞着。

“老师这么多丰功伟业,岂是区区一本论文所能概括?”柏森依然恭敬。

“说得很对。那你要写两本论文,才可以毕业。”

“啊?”

“哈哈……你也吓到了吧?”

子尧兄比较惨,当他拿申请书让他的指导教授签名时,

他的指导教授还很惊讶地问他:

“你是我的学生吗?”

“是啊。”

“我怎么对你没有印象呢?”

“老师是贵人,难免会忘事。”

“这句话说得真漂亮,我现在也忘了我的名字该怎么写了”

子尧兄最后去拜托一个博士班学长帮他验明正身,老师才签了名。

我们三人在同一天举行论文口试,过程都很顺利。

当天晚上,我们请秀枝学姐和明菁吃饭,顺便也把孙樱叫来。

“秀枝啊……”子尧兄在吃饭时,突然这么叫秀枝学姐。

“你不想活了吗?叫得这么恶心。”秀枝学姐瞪了一眼。

“我们今年一起毕业,所以我不用叫你学姐了啊。”

“你……”

“搞不好你今年没办法毕业,我还要叫你秀枝学妹喔。”

“你敢诅咒我?”秀枝学姐拍桌而起。

“子尧兄在开玩笑啦,别生气”柏森坐在秀枝学姐隔壁,陪了笑脸。

“不过秀枝啊……”柏森竟然也开始这么叫。

“你小子找死!”柏森话没说完,秀枝学姐就赏他一记重击。

敲得柏森头昏脑胀,双手抱着头哀嚎。

“这种敲头的声音真是清脆啊。”我很幸灾乐祸。

“是呀。不仅清脆,而且悦耳哦。”明菁也笑着附和。

“痛吗?”只有孙樱,用手轻抚着柏森的头。

吃完饭后,我们六个人再一起回到我的住处。

孙樱说她下个月要调到彰化,得离开台南了。

我们说了一堆祝福的话,孙樱总是微笑地接受。

孙樱离开前,还跟我们一一握手告别。

但是面对柏森时,她却多说了两句”再见”和一句”保重”。

孙樱走后,我们在客厅聊了一会天,就各自回房。

明菁先到秀枝学姐的房间串了一会门子,又到我的房间来。

“过儿,恭喜你了。”

“谢谢你。”我坐在书桌前,转头微笑。

“你终于解脱了,明年就轮到我了。”

“嗯。你也要加油喔。”

“嗯。”明菁点头,似乎很有自信。

“过儿,你看出来了吗?”

“看出什么?”

“秀枝学姐和子尧兄呀。”

“他们怎么了?”

“你有没有发现,不管子尧兄怎么惹火秀枝学姐,她都没动手哦”

“对啊!”我恍然大悟,”而柏森一闹秀枝学姐,就被K了。”

“还有呢?”

我想起孙樱轻抚柏森时的手,还有她跟柏森说再见与保重时的眼神。

不禁低声惊呼:”那孙樱对柏森也是啊。”

“呵呵,你还不算太迟钝。”

认识荃后,我对这方面的事情,似乎变敏锐了。

我脑海突然闪过以前跟明菁在一起时的情景。

而明菁的动作,明菁的话语,明菁的眼神,好像被放在显微镜下,不断扩大。

明菁对我,远超过秀枝学姐对子尧兄,以及孙樱对柏森啊。

“过儿,你在想什么?”

“姑姑,你……”

“我怎么了?”

“你头发好像剪短,变得更漂亮了。”

“呵呵,谢谢。你真细心。”

“姑姑……”

“什么事?”

“你……你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你又发神经了。”

“姑姑……”

“这次你最好讲出一些有意义的话,不然……”

明菁作势卷起袖子,走到书桌旁。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明菁呆了一呆,放下手,凝视着我,然后低下头说:

“你乱讲,我……我哪有。”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我怎么会知道?”

“那你是承认有啰?”

“别胡说。我对你最坏了,我常打你,不是吗?”

“那不叫打。那只是一种激烈的关怀动作。”

“我不跟你胡扯了,我要下楼找学姐。”

明菁转身要离开,我轻轻拉住她的袖子。

“干吗?”明菁低下头,轻声问。

“姑姑……”

“不要……不可以……”

“不要什么?不可以什么?”

“不要欺负我。也不可以欺负我。”

“我没有啊。”

“那你干吗拉着我?”

“我只是……只是希望你多待一会。”

“嗯。那你用说的嘛。”

我坐在书桌前,发愣。明菁站在书桌旁,僵着。

“干吗不说话?”明菁先突破沉默。

“我……”我突然失去用文字表达的能力。

“再不说话,我就要走了。”

“我只是……”我站起身,右手碰到书桌上的台灯,发出声响。

“小心。”明菁扶住了摇晃的台灯。

“咦?这是檞寄生吧?”

明菁指着我挂在台灯上的金黄色枯枝。

“没错。就是你送我的那株檞寄生。”

“没想到真的会变成金黄色。”明菁又看了看,”挂在这里做什么?”

“你不是说檞寄生会带来幸运与爱情?所以我把它挂在这里,念书也许会比较顺利。”

“嗯。”明菁点点头。

“过儿,我有时会觉得,你很像檞寄生哦。”

“啊?真的吗?”

“这只是我的感觉啦。我总觉得你不断地在吸收养分,不论是从书本上或是从别人身上,然后成熟与茁壮。”

“是吗?那我最大的寄主植物是谁呢?”

“这我怎么会知道?”

我想了一下,”应该是你吧。”

“为什么?”

“因为我从你身上,得到最多的养分啊。”

“别胡说。”明菁笑了笑。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明菁说我像檞寄生,事实上也只有明菁说过。

虽然她可能只是随口说说,但当天晚上我却思考了很久。

从大学时代以来,在我生命中最常出现的人物,就是:林明菁、李柏森、孙樱、杨秀枝与叶子尧。

除了叶子尧以外,所有人的名字,竟然都有”木”。

但即使是叶子尧,”叶子”也与树木有关。

这些人不仅影响了我,在不知不觉间,我似乎也从他们身上得到养分。

而我最大的寄主植物呢?

认识明菁之前,应该是柏森。

认识明菁后,恐怕就是明菁了。

明菁让我有自信,也让我相信自己是聪明而有才能的人,更让我不再觉得自己是奇怪的人,并尊重自己的独特性。

我,好像真的是一株檞寄生。

那么方荃呢?

方荃跟树木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可是会不会是当我变为一株成熟的檞寄生时,

却把所有的能量,给了荃呢?

明菁一共说过两次,我像檞寄生。

但她第二次说我像檞寄生时,却让我离开台南,来到台北。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八章 那只是一种激烈的关怀动作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