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有些话必须要鼓起勇气说 | 蔡智恒小说全集|痞子蔡|蔡智恒

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十章 有些话必须要鼓起勇气说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送走秀枝学姐后,柏森更安静了。

有天晚上,柏森突然心血来潮,买了几瓶啤酒,

叫我陪他到以前住的宿舍走走。

我们敲了1013室的门,表明了来意,里面的学弟一脸惊讶。

摸摸以前睡过的床缘和念书时的书桌后,我们便上了顶楼。

爬到宿舍最高的水塔旁,躺了下来,像以前练习土风舞时的情景。

“可惜今晚没有星星。”柏森说。

“你喝了酒之后,就会有很多星星了。”我笑着说。

“菜虫,我决定到美国念博士了。”柏森看着夜空,突然开口说。

“嗯……”我想了一下,”我祝福你。”

“谢谢。”柏森笑了笑,翻了身,朝向我,

“菜虫,你还记不记得拿到橄榄球冠军的那晚,我问你,我是不是天生的英雄人物这件事。”

“我当然记得。事实上你问过好多次了。”

“那时你回答:你是不是英雄我不知道,但你以后绝对是一号人物。”

柏森叹了一口气,”菜虫,真的谢谢你。”

“都那么久以前的事了,还谢我干吗。”

“受到父亲的影响,我一直很想要出人头地。”柏森又转头向夜空:

“从小到大,无论我做什么事,我会要求自己一定要比别人强些。”

柏森加强了语气:”我一定,一定得出人头地。”

我没答话,只是陪着柏森望着夜空,仔细聆听。

柏森想与众不同,我却想和大家一样,我们有着不同的情结。

因为认识明菁,所以我比较幸运,可以摆脱情结。

而柏森就没这么幸运了,只能无止境地,不断往上爬。

突然从空中坠落,柏森的心里,一定很难受。

“柏森,出去飞吧。你一定会比别人飞得更高。”我叹口气说。

“呼……”过了很久,柏森呼出一口长气,笑了笑,”心情好多了。”

“那就好。”我也放心了。

“菜虫,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吗?”

“方荃。”

“为什么不是林明菁?”

“我也不知道。可能我失去理性,疯了吧。”

“你为什么说自己疯了?”

“因为我无法证明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方荃啊。”

“菜虫啊,念工学院这么多年,我们证明过的东西,难道还不够多吗?你竟连爱情也想证明?你难道忘了以前的辩论比赛?”

“嗯?”

“我们以前不是辩论过,”谈恋爱会不会使一个人丧失理性”?”

“对啊。”

“你答辩时,不是说过:如果白与黑之间,大家都选白,只有一个人选黑。只能说他不正常,不能说不理性。正不正常是多与少的区别,没有对与错,更与理不理性无关”

没错啊,我为什么一直想证明我喜欢荃,而不是明菁呢?

我心里知道,我喜欢荃,就够了啊。

很多东西需要证明的理由,不是因为被相信,而是因为被怀疑。

对于喜欢荃这件事而言,我始终不怀疑,又何必非得证明它是对的呢?

就像我内心相信太阳是从东边出来,却不必每天清晨五点起床去证明。

我终于恍然大悟。

我决定不再犹豫。

只是对我而言,告诉一个爱自己的人不爱她,

会比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说爱她,还要困难得多。

所以我还需要最后的一点勇气。

柏森要离开台湾那天,我陪他到机场,办好登机手续后,他突然问我:

“菜虫,请你告诉我。你技师考落榜那晚,我们一起吃火锅时,你说:台湾的政治人物,应该要学习火锅的肉片。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柏森的表情很认真,似乎这是困扰他多年的疑惑。

“火锅的汤里什么东西都有,象征着财富权势和地位的染缸。政治人物应该像火锅的肉片一样,绝对不能在锅里待太久,要懂得急流勇退,过犹不及的道理。”

“菜虫。你真的是高手。那次的作文成绩,委屈了你。”

柏森恍然大悟,笑了一笑。

“柏森。你也是高手。”

我也笑了一笑,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如果没有意外,那次的作文,是我最后一次为了比赛或成绩写文章。

“同被天涯炒鱿鱼,相逢何必互相夸。”

柏森突然哈哈大笑。

荃说得没错,声音是会骗人的。

即使柏森的声音是快乐的,我还是能看出柏森的郁闷与悲伤。

“柏森,你还有没有东西忘了带?”

“有。我把一样最重要的东西留在台湾。”

“啊?什么东西?”我非常紧张。

柏森放下右手提着的旅行袋,凝视着我,并没有回答。

然后缓缓地伸出右手,哽咽地说:

“我把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留在台湾了。”

像刚离开枪膛的子弹,我的右手迅速地紧握住柏森的手。

我们互握住的右手,因为太用力而颤抖着。

认识柏森这么久,我只和他握过两次手,第一次见面和现在的别离。

都是同样温暖丰厚的手掌。

大学生活的飞扬跋扈,研究生时代的焚膏继晷,工作后的郁闷挫折,这九年来,我和柏森都是互相扶持一起成长。

以后的日子,我们大概很难再见面了。

而在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能会由朋友转换成妻子和孩子。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悲哀,于是激动地抱住柏森。该死的眼泪就这样流啊流的,像从地底下涌出的泉水,源源不绝。

我27岁了,又是个男人,不能这样软弱的。

可是我总觉得在很多地方我还是像个小孩子,需要柏森不断地呵护。

柏森啊,我只是一株檞寄生,离开了你,我该如何生存?

“菜虫,我写句话给你。”

柏森用右手衣袖猛擦拭了几下眼睛,蹲下身,从旅行袋里拿出纸笔。

“来,背部借我。”

我转过身,柏森把纸放在我背上,窸窸窣窣地写着。

“好了。”柏森将纸条对折两次,塞进我衬衫的口袋。

“我走了,你多保重。”

我一直红着眼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柏森走后,我把纸条打开来看,上面写着:

“爱情是一朵生长在悬崖绝壁边缘上的花,

想摘取就必须要有勇气。”

——莎士比亚

第四棵离开我的寄主植物,柏森,给了我最后的一点养分-勇气。

流行歌手梁静茹唱得没错,”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我以前公司的主管也没错,”我们都需要勇气,去面对高粱绍兴。”

原来有些话我必须要鼓起勇气说。

我知道了。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十章 有些话必须要鼓起勇气说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