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蔡智恒小说全集|痞子蔡|蔡智恒

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四章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妳的观察力真敏锐。』我先停住笑。

「我是胡扯的。」她也忍住了笑,接着说:「其实当我说你不是台北人时,你那句”妳怎么知道?”就露底了。」

讲完后,她又笑了起来。

『不过妳能掰成这样也很厉害啊。』

「没办法,在吧台待久了,总会习惯性地观察客人。」

她又看了看我:「你是第一次喝爱尔兰咖啡吧?」

『妳怎么知道?』我又露底了。

「你看menu时,在20几种咖啡中,挑上倒数第三个。」

『那又如何呢?』

「那是视觉上最不容易引人注意的位置呀。」

『嗯。我果然是个细心谨慎的人啊。』

我开始学着她的语调,这逗得她呵呵笑了两声。

「原本我以为你喝过爱尔兰咖啡,但我加威士忌时你却露出惊讶的表情。」

「所以……」她拉长了尾音,指着我:「你没喝过爱尔兰咖啡。」

『原来是威士忌喔。』我终于恍然大悟。

「我煮的爱尔兰咖啡好喝吗?」

『非常棒,谢谢妳。真的。』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咖啡,就是爱尔兰咖啡。」

『喔,这么巧。』

「还有更巧的。我开店三个月来,你是第一位点爱尔兰咖啡的人哦。」

『这家店是妳的?妳是老板?』

「是呀。晚上12点前我有请个工读生,12点过后就只有我一个。」

『那为什么爱尔兰咖啡要12点过后才供应呢?』

「因为煮爱尔兰咖啡需要全神贯注呀。12点过后客人较少,我可以专心煮。」

『全神贯注?』我很难想象煮咖啡需要全神贯注。

以前学弟磨好豆子,加了水,电源一开,就可以翘着二郎腿等了。

「嗯。下次你来时,我煮给你看。」

『嗯。』

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难道再错过一次末班飞机?

『谢谢妳,让我喝到这么好的咖啡。』

我站起身,看了看表,该是她打烊的时候了。

「你是第一位点爱尔兰咖啡的客人,所以我坚持请客。」

『这……这不好意思吧。』

「没关系。欢迎你再度光临。」

我将一直拿在手中的名片,再看一眼,准备收入皮夹中。

yeats

是个很特别的店名,老板也确实是个很特别的女孩。

yeats…yeats………啊?我不禁低声惊呼:

『叶慈啊!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英文诗人,也是爱尔兰的文学家和革命家!』

「呵呵,你终于知道啦。」

左面墙上的中年男子画像当然是叶慈,右面墙上的诗句应该是叶慈手笔。

绿色是爱尔兰民族的代表颜色,难怪这家店绿意盎然。

而三瓣的绿色叶子自然是象征爱尔兰的绿色酢酱草。

「我对爱尔兰情有独钟,叶慈也是我最喜欢的诗人。」

她先凝视左面墙上的画像,再将目光转移到右面墙上:

「投出冷眼。看生,看死。骑士,向前!」

她似乎悠然神往在爱尔兰这个遍地青绿的翡翠岛。

我拿起了公文包,拉开了门,准备坐车回台南。

「雨停了吗?」

『嗯。应该停了。』

「你怎么回去呢?」

『待会坐出租车到承德路,然后搭夜车回台南。』

「你喝了爱尔兰咖啡,在车上会很好睡的。」

『希望如此了。』我朝她挥挥手:「bye-bye。」

『bye-bye。路上小心。』

果真如她所言,微醺的我,一上车就沉沉地睡去。

隔天上班时,嘴角似乎还残留着爱尔兰咖啡的香味与温暖。

我有点怀疑这种温暖的感觉是否也来自那个女孩?

于是下班后,我到一家在台南颇负盛名的咖啡馆,寻找爱尔兰咖啡。

这家咖啡馆的摆设气氛与音乐,透露着高级的味道,当然价格也是。

可是当侍者端上爱尔兰咖啡时,我却大失所望。

这是一般的陶瓷咖啡杯啊!而且还附上搅拌用的小汤匙。

即使杯身的雕工和花纹非常细致,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它仍然远不如古朴简单的爱尔兰咖啡杯。

我喝了第一口,就更难过了。

酒是酒,咖啡是咖啡,混在一起时,酒仍然是酒,咖啡也还是咖啡。

酒味太苦,咖啡太淡,奶油上浮着五颜六色的糖丝也让口感变甜。

这不是爱尔兰咖啡啊!我在心里吶喊着。

这杯咖啡在华丽器皿和优雅气氛的包装下,仍然不是爱尔兰咖啡。

算了,把它当作普通的咖啡加美酒也就是了。

温暖吗?我想我付的钱会让这家咖啡馆的老板觉得温暖。

之后也找过几家咖啡馆,情况更惨。

即使我再怎么细心谨慎,也无法在menu中发现爱尔兰咖啡。

我突然很怀念爱尔兰咖啡和那女孩所带给我的温暖。

我好象领悟到,咖啡的价值应该来自于咖啡本身和煮咖啡者的细心专注,而不是昂贵精美的咖啡器皿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四章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