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十二章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十二

「今天再让我坚持一次吧。」

『妳今天的坚持是?』

「因为你终于让我体会到酒保为空姐煮最后一杯爱尔兰咖啡时的心情,所以我坚持请客。」

『是什么样的心情?』

「思念的绝望。思念跟火车不一样,思念总是只有一个方向。爱尔兰咖啡可以流传下来,但他永远没办法让她体会他的苦心。」

『妳思念谁呢?』

「一个细心谨慎的人。」

轮到我不说话了。

「对不起………」我们同时沉默了许久,她才开口:「我刚刚忘了帮你加眼泪。」

她端起已经空了的爱尔兰咖啡杯,怔怔地凝视半晌。

「已经是最后一杯爱尔兰咖啡了,为什么我这么粗心呢?」

她的眼泪突然汨汨地涌出,从绿色的爱尔兰草原,滴落到爱尔兰咖啡杯内。

然后用右手食指,醮着眼泪,在爱尔兰咖啡杯口,画圈。

一圈又一圈。

画到第五圈时,她抬起头,泪眼婆娑地说:

「farewell。」

『farewell。』我也跟着说。

我们没说goodbye。

回到台南,继续规律的上班生活。

不用每星期固定出差的日子,格外显得平淡。

偶尔跟同事们泡泡咖啡馆,我总会试着找寻爱尔兰咖啡。

有就点,没有就算了。

即使点到爱尔兰咖啡,通常只是材料相似罢了。

换言之,对很多咖啡馆而言,爱尔兰咖啡的意义就是威士忌加咖啡而已。

有的甚至还改加白兰地。

更别说那个印了”irishcoffee”的爱尔兰咖啡杯了。

冬天快过去了,最适合喝爱尔兰咖啡的季节也将结束。

而想念爱尔兰咖啡的季节是该开始?还是该结束?

爱尔兰咖啡和她,我到底最喜欢什么呢?

我好象无法分别出对这两者感情的差异,正如我分不出菩提树和凤凰树。

如果爱尔兰咖啡可以既是鸡尾酒,又是咖啡;那么我是否能同时喜欢爱尔兰咖啡还有她?

刚过完农历年,几个同事相约到台东的知本洗温泉。

回程时,在台东火车站附近的咖啡馆,我竟点到了爱尔兰咖啡。

杯子对了,香味对了,连口感也对了。

只是老板却是个四十岁左右的肥胖中年男子。

我似乎已经可以分清楚她和爱尔兰咖啡之间的差异。

我一面喝,一面回忆起以前在”yeats”喝爱尔兰咖啡的往事。

喝完后,酒精不仅燃烧了肚腹,连心也跟着烧了起来。

好象有种液体从眼角窜出,滑过脸颊,流进嘴里。

有点咸,又带点酸涩。

我和她一样,终于也尝到了思念发酵的味道。

我等不及星期四的到来,也不需要等星期四的到来。

思念这东西根本不长眼睛,当思念之潮来袭时,是不挑时间地点的。

下了班,赶上最后一班台南往台北的飞机,到了台北。

离午夜12点还有一些时间,就站在巷口的菩提树下等。

嗯,终于说对了,不再说成是凤凰树。

我推开”yeats”的门,然后把寒冷关在门外。

她正拿着抹布,低头擦拭吧台。

「欢迎光临。」她并没有抬起头。

我走到吧台边,坐下。

『妳还是喜欢用擦拭吧台这一招吗?』

她微微颤了一下,突然停止擦拭的动作。

抬起了头。

「请问要点茶或咖啡?」

『咖啡。』

「请问您要哪种咖啡?」

『爱尔兰咖啡。』

「你又跑来台北干嘛?」

『因为想喝杯爱尔兰咖啡。』

「需要加眼泪吗?」

『不需要了。』

「为什么?」

『因为我终于知道思念一个人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你思念谁呢?」

『一个认真而坚持的人。』

她仰起头,微颤的手试着伸高去拿悬挂在吧台上方的爱尔兰咖啡杯。

却怎么也拿不下来。

我终于逾越了一直阻隔着我们的吧台,走进吧台内。

轻轻握着她的手,帮她拿下两个爱尔兰咖啡杯。

jht.于2000年3月22日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