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见面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下了线,天也已蒙蒙亮了。

上次跟她聊天,忘了吃中饭,可谓忘食。

这次跟她聊天,牺牲了睡眠,可谓废寝。

废寝与忘食兼而有之,那么我们应该可以算是有相当程度的熟识了吧!?

虽然已经决定要见面,但我们很有默契地不讨论细节。

更有默契的是,我们都会在深夜三点一刻上线,然后聊到天亮。

都聊些什么呢?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到时都会有话说。

但一定不是风花雪月。

也不会是曾文惠是否抽过眼袋脂肪,或连战是否又踹了连方禹几脚。

当然更不会是林志颖是否混过帮派,或陈进兴的入珠到底有几颗的八卦。

至于姓名,阿泰倒是交待我千万别问。

“因为问了姓名后……你就得记住……以后女友多了……很容易搞混……”

“那你怎么区分这些女孩子呢?……”

“情圣守则第一条……必须以相同的名称呼不同的女人……

因为你对一个女孩子感到兴趣的原因……不会是名字……

而且愈是漂亮的女孩子……愈容易被人问姓名……问久了她就会烦……

所以当你一直不问她名字时……她反而会主动告诉你……”

“她如果主动告诉你名字后……又该如何?……”

“GoodQuestion……”

阿泰赞许似地拍拍我的肩膀,一付孺子可教也的模样。

“首先你得赞美她的名字……形容词可有四种:气质、特别、好听、亲切。

如果她的名字只可能在小说中出现,你要说她的名字很有气质……

如果她的名字像男生,或是很奇怪,你要说她的名字很特别……

如果她的名字实在是普普通通,乏善可陈,你要说她的名字很好听……

如果她的名字很通俗,到处可见,你要说她的名字很亲切……”

“然后你不用刻意去记……因为如果你很喜欢这女孩……你自然会记得……

你若不怎么喜欢……那么记了也没用……”

有点玄哪,听不太懂。

“痞子……因为女孩子若打电话给你……很喜欢让你猜猜她是谁?……

一方面是好玩……另一方面也想测试你是否还有别的女人……

万一你猜错……或根本忘了她是谁……那怎么办?……

所以你一律称呼她们为‘宝宝’或‘贝贝’就对了……

这就叫做‘以不变应万变’……”

阿泰拿出一本他所谓的“罹难者手册”,里面记载着被他征服过的女孩。

“痞子……你看看……这里面的女孩子都没有姓名……

基本上我是用身高体重三围和生日来加以编号,并依个性分为五大类:

‘B’为泼辣,‘C’为冷酷,‘H’为热情,‘N’为天真,‘T’为温柔……

备注栏写上初吻发生的时间、地点……还有我挨了几个巴掌……

以及当时的天气状况……和她的穿着与口红的颜色……”

太夸张了吧!……这样也能混?……

“痞子……所以我说你道行太浅……天底下绝对没有一个女孩子会相信你能

记得初吻的细节……却忘了她姓名的荒诞事……

即使你此时不小心叫错她的名字……她也会认为你在开玩笑……

于是会轻轻打一下你的肩膀……然后说‘你好坏’……”

“痞子……千万要记得……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下你一定要挨……

然后要说:‘对……我实在是很坏’……最好再加上一句:‘我是说真的’……

女孩子很奇怪……你明明已经承认你很坏了……她反而会觉得你很善良有趣。

过了这关后……你就不会有良心上的谴责了……”

是吗?为什么呢?

“你已经告诉她实话……又说明了你的危险性……她若要飞蛾扑火也只好由

她……姜太公都已经不怎么想钓鱼了……鱼儿还是硬要上钩……你能有什么办法……”阿泰说完,双手一摊,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

“痞子……你不要以为我很随便……所谓盗亦有道……我其实是很有原则的……

我的原则是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易欺骗女孩子……”

我听你在放X,你若有原则,那宫雪花就会是纯情少女了。

“痞子……我再举例来说明我的原则……女孩子常喜欢问我一些问题……

其中最棘手与最麻烦的问题就是: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女朋友?……以及你以前到底交往过多少女朋友?’……”

没错,这两个问题对阿泰而言,都是致命伤。

我不相信他能安全下庄而不撒谎。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我当然老实说我还有其他的女朋友……

而她们的名字都叫‘贝贝’……因为我一直称呼我的女友们为‘贝贝’……

但问我问题的女孩子,会以为我都是在说她……

于是通常会带点歉意对我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这么好混?我不太相信哪。

“当然有一些比较难缠的女孩子……仍然会不太相信……

这时我就会发誓……而且愈毒愈好……因为我是说实话,也不怕遭报应……”

“至于第二个问题就比较高难度了……我会告诉她:‘你先说’……

如果她不说,皆大欢喜。如果她说了,我就会说:

‘既然你已说给我,何苦还要听我说’……有时幸运点,可以混过去。

万一她又追问‘Why?’……我会回答:‘听到你过去的情史,使得爱你的

我内心多了一份嫉妒,也多了一份痛苦。我不愿同样的嫉妒与痛苦,加诸在

我爱的女孩身上”。

这时应该已经混过去,但如果她就是要我说,我只好说:

“好……我招了……我一直以为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XX个女孩。

但直到遇见你,我才发现这些女孩根本不曾存在过”……”

“阿泰……你这样不会太滥情吗?……”

“非也非也……我这样叫多情……”

“多情和滥情还不都是一样……”

“痞子……这怎会一样?……差一个字就不是纯洁了喔!……

多情与滥情虽然都有个情字,但差别在‘多’与‘滥’……

‘多’也者,丰富充足也。‘滥’也者,浪费乱用也。

多未必会滥,滥也未必一定要多。

就像有钱人未必爱乱花钱,而爱乱花钱的也未必是有钱人。

但大家都觉得有钱人一定爱乱花钱。其实有钱人只是有很多钱可花而已。

有没有钱是能力问题,但乱不乱花却是个性问题。……

所以由此观之,我算是一个很吝啬的有钱人……”

开什么玩笑?如果阿泰这样叫吝啬,那我叫啥?

“痞子……你当然比我吝啬……不过那是因为你根本没钱可花的缘故……”

shit!阿泰又藉机损我一顿。

“痞子……其实对女孩子真正危险的,不是像我这种吝啬的有钱人……

而是明明没钱却到处乱花钱并假装很有钱的人……”

阿泰如果还不危险,那我就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了。

“好了……今天的机会教育就到此……我现在要去赴C-163-47-33-23-32的约……

总之……你别问她的名字……“不听情圣言,失恋在眼前”……懂吗?……

痞子……”

阿泰唱着“我现在要出征”,然后离开了研究室。

看在阿泰这么苦口婆心的面子上,我只好听他的劝。

因此我一直不知道轻舞飞扬的芳名。

而她也是一样,并不问我的名字。

难道也有个女阿泰?我常常这么纳闷着。

深夜三点一刻已到,又该上工了。

“痞子……晚安……:)……今天过得好吗?……”

其实我的生活是很机械而单纯的,所以我对生活的要求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只要没发生什么倒霉事,那就是很幸运了。

“痞子……那你今天倒霉吗?……”

“今天还好,前几天气候不稳定,染上点风寒……”

“痞子……那你好点了吗?……我很关心的喔!……”

“早就好了……除了还有点头痛发烧咳嗽流鼻水喉咙痛和上吐下泻外……”

“痞子……你真的很痞哪……你到底好了没?……”

“只要能看到你,自然会不药而愈……”

“:)……”

又是这种全形字的笑脸符号。

这家伙,我鼓起勇气暗示她该讨论见面的细节了,她竟然无动于衷。

“那你今天过得好吗?……美丽的轻舞飞扬小姐……”

轮到我发问了,在网路上聊天时,不能只处于挨打的角色。

而且我觉得今晚的她,有点奇怪。

“痞子……其实跟你聊天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间……”

她没头没脑地送来这句,我的呼吸突然间变得急促了起来……

是紧张吗?好像不是。跟她在一起,只有自然,没有紧张。

应该算是有点感动吧!

我总算是对得起那些因为半夜跟她聊天而长出的痘子们。

“痞子……所以我很怕见了面后,我们就不会在这么深的夜里聊天……”

“姑娘何出此言?……”

“痞子……你很笨哪……那表示我长得不可爱……怕你失望而见光死……”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长得也不帅……”

“痞子……那不一样……你没听过“郎才女貌”吗?……你有才我当然也得

有貌……”

“我又有什么狗屁才情了?……你不要再混了……见面再说……”

“痞子……你讲话有点粗鲁喔……我好歹也是个淑女哪……虽然是没貌的淑

女……”

“狗屁怎会粗鲁?……粗的应该是狗的那只……腿吧!……狗屁只是臭而已……”

“痞子……你讲话好像跟一般正常人不太一样喔……我真是遇人不“俗”……”

“干嘛还好像……我本来就不正常……”

“痞子……再给我一个见你面的理由吧!……”

“那还不简单……你因为不可爱所以没有美貌……我则因讲话粗鲁所以没有

礼貌……

“同是天涯没貌人……相逢何必太龟毛”……所以非见面不可……”

“痞子……好吧!……你挑个时间……:)……”

“拣日不如撞日……就是今晚七点半……地点轮你挑……”

“大学路麦当劳……那里比较亮……你才不会被吓到……”

“OK……但你要先吃完饭……我不想人财两失……”

“痞子……你真的是欠骂喔……”

“我怎么认你?……你千万不要叫我拿一朵玫瑰花当作信物……”

拿朵花等个未曾谋面的人,那实在是一大蠢事。

而且很容易被放鸽子。

不然张学友干嘛要唱:“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我穿咖啡色休闲鞋,咖啡色袜子,咖啡色小喇叭裤,咖啡色毛线衣,再背

个咖啡色的背包……”

这么狠!输人不输阵,我也不甘示弱:

“我穿蓝色运动鞋,蓝色袜子,蓝色牛仔裤,蓝色长袖衬衫,再背个蓝色的

书包……”

除了蓝色书包得向学弟借外,其它的装备倒是没有问题。

“痞子……你还是输了喔……我头发也挑染成咖啡色的哪……”

“你既然“挑染”……那我只好也“挑蓝”色的内裤来穿……”

“痞子……你少无聊了……输了就要认……”

我怎么可能会输?

我真的有一套彩虹系列的内裤,红澄黄绿蓝靛紫,七色俱全。

因为我是典型的闷骚天蝎座,外表素,内在却丽得很。

而且如果不小心忘了今天是星期几时,看一下内裤就知道了。

“痞子……你先去收拾一下……待会见罗!……”

“我会的……那你是否也该去收拾呢?……”

“痞子……我倒是不用……因为我本来就对你的长相不抱任何期望……”

horses!临走时还要将我一军。

“痞子……我得早点睡……不然睡眠不足会让我看起来很恐怖……”

“你放心好了……如果你看起来很恐怖,那绝对不是睡眠不足的缘故……”

大丈夫有仇必报,所以我也回将她一军。

“痞子……那我先睡罗!……你也早点睡……:)……”

“好啊!……我们一起睡吧!……”

“痞子……你占我便宜喔!……”

“非也非也……我所谓的“一起”,是时间上的一起,不是地点上的一起……”

“不跟你瞎掰了……睡眠不足可是美容的天敌喔……晚安……痞子……”

离了线,本想好好地睡一觉,但翻来覆去,总是睡得不安稳。

迷迷糊糊中,好像变成“侏纪公园”里那个被迅猛龙追逐的小男孩。

“痞子……吃中饭了……”

幸好阿泰及时叫醒我,救了我一命。

“阿泰……我今晚要跟轻舞飞扬见面……有点紧张……吃不下……”

“痞子……那你更应该吃饱饭……才有力气逃生……”

“阿泰……别闹了……给点建议吧!……”

“痞子……船在接近岸壁时,由于水波的反射作用,会使船垂直于岸壁……”

“所以呢?”

“所以这叫作“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担心……痞子……”

虽然有科学上的佐证,但我仍然是很紧张。

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

“阿泰……我要走了……”

“痞子……call机记得带……我会call你的……”

“我不想带哪……无论如何……我想跟她好好地聊一聊……”

“荆轲……你放心地去吧!……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阿泰……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没问题……我待会去买酒……等你回来喝……”

“shit!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失恋?……”

“痞子……你误会了……我买酒回来是准备晚上帮你庆功的……”

虽然知道阿泰是挖苦我,不过现在也没有心情跟他抬杠了……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见面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