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泰坦尼克号(2)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离开了南台戏院……她的眼泪却未离开她的脸庞……

“我们走走吧!……”

6点是刚入夜的时候……霓虹闪烁的中正路……也许能让她忘掉铁达尼号的沉没……

“嗯……好……”

她点点头……却不小心滑落了两滴泪珠……

“痞子……你签个名吧!……”

她拿出那张电影票根……递给我……

“签什么?……难道签“余誓以至诚,效忠轻舞飞扬小姐”吗?……”

“讨厌……你签“痞子蔡”就好……反正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

“谁叫你不问我……”

“你也没问我啊……这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她又在乱用成语了……我赶紧在票根背后,签下痞子蔡三个字……

她看看我的签名……闪过一丝失望神情……但随即叹了一口气说:

“谢谢你……痞子……”

既然说谢谢,干嘛要叹气?……我的字很拙吗?……不会吧!?……

我们四处看看……但并没有交谈……

她突然在ChristianDior的专柜停了下来……

“痞子……你在连线小说板看过Lemonade写的‘香水’吗?……”

“嗯……前一阵子看过这篇短篇小说……写得很感人啊!……你干嘛这样问?……”

“这瓶ChristianDior的DolceVita……就是男主角在女主角订婚时送她的……

他还说:DolceVita是意大利文,中文的意思是指“甜蜜的日子”……”

“是吗?……我倒是没看这么仔细……”

“痞子……那我们今天算不算“甜蜜的日子”?……”

“本来可以算是……但你一哭……就打了折……”

“那这样算是有点甜蜜又不会太甜蜜……就买小瓶的好了……”

幸好Lemonade写的只是“香水”……

万一她写的是“黄金”或是“钻石”……那我就债台高了……

“七点多了……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吃不下……你呢?……”

“Youeat,Ieat……”

她突然又怔怔地掉下泪来……

我真是白痴……她好不容易离开了铁达尼……我怎么又去打捞铁达尼的残骸呢?……

“我们去大学路那家麦当劳……好吗?……”

她擦了擦眼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向我这么建议着……

我点点头……骑上了那只野狼……她静静地坐在我的背后……

今晚的风……开始有点凉了……

到了麦当劳……好巧……竟然跟昨晚第一次见面的时间一样……也是七点半……

要吃1号餐吗?……她摇了一下头……2号餐呢?……她摇了两下头……

那3号餐好吗?……她摇了三下头……就这样一直摇到了最后一号餐……

所以我还是点了两杯大可和两份薯条……

然后坐在与昨天相同的位置上……

“痞子……你不吃东西会饿的……”

“你吃不下……我当然也吃不下……”

这就是逞强的场面话了……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今天还未吃过东西……

我咬了一口薯条……

奇怪?……今天的麦当劳薯条竟然不再清脆甜美……反而有点松软苦涩……

原来当她的笑容失去神采时……麦当劳的薯条便不再清脆……

“痞子……为何你会叫jht呢?……”

“j是Jack……h是hate……t是Titanic……jht即是“JackhateTitanic”的缩写……”

“你别瞎掰了……还真的嘞……”

“其实jht是我名字的缩写……不过看在Titanic让你泪流的面子上……

我这个Jack……自然不得不hate它了……”

“痞子……你不能hateTitanic……你一定要helpTitanic……或是holdTitanic……”

hate?……help?……hold?……自从看完Titanic后……她就常讲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难道外文系也念哲学?……

然后她就很少说话了……偶而低头沉思……偶而呆呆地看着我……

为什么我要用“呆呆地”这种形容词呢?……

因为她好像很想仔细地看着我……但又怕看得太仔细……

这种行为不是“呆”是什么?……蠢?……笨?……傻?……

外面的大学路……开始人声鼎沸了……

“痞子……大学路现在为什么这么热闹呢?……”

“今天是1997年的最后一天……大学路有跨年晚会……待会去看?……”

“好啊!……可是我想现在去哪……”

我二话不说……端起了盘子……指了指她的背包……

张灿市长新官上任……封锁住大学路成大路段……想来个与民同乐……

他比阿扁市长幸运……因为他可以跟他太太跳舞给我们看……

但我又比他幸运……因为轻舞飞扬比他太太漂亮……

正在胡思乱想间……天空突然下起了一阵雨……

我不假思索地拉起了她的手……往成大成功校区警卫室旁的屋檐下奔去……

为了怕她多淋到几滴雨……情急之下做出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由此观之……我的确是个很残忍的人……

不过幸好我叫痞子……所以不必为不够君子的行为背负太多良心上的谴责……

这是我第二次接触到她的手指……

和第一次时的感觉一样……她的手指仍然冰冷异常……

上次可能是因为冰可乐的关系……这次呢?……

也许是雨吧!……或者是今晚的风……

警卫室旁的屋檐并没有漏……但我现在却觉得“屋漏偏逢连夜雨”……

因为我看到了阿泰……

这种可以跳舞的场合自然少不了阿泰……就像厨房里少不了蟑螂……

不过他从不携伴参加舞会……

因为他常说“没有人去酒家喝酒还带瓶台湾啤酒去的”……

这话有理……舞会上充斥着各种又辣又正的美眉……什么酒都有……

干嘛还自己带个美眉去自断生路呢?……

如果美眉可以用酒来形容……那阿泰是什么?……

阿泰说他就是“开罐器”……

“痞子……你好厉害……竟然带瓶“皇家礼炮21响”的XO来……”

“别闹了……阿泰……这位是轻舞飞扬……”

“你好……久仰大名了……痞子栽在你的石榴裙下是可以瞑目的……”

“呵呵……阿泰兄……我对你才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呢!……”

“是吗?……唉……我已经尽可能地掩饰我的锋芒了……奈何事与愿违……

没想到还是瞒不过别人识货的眼光……罪过……罪过啊!……”

“我常在女生宿舍的墙壁上看到你的名字喔!……”

“是吗?……写些什么呢?……一定都是些太仰慕我的话吧!……”

“不是哪……通常写“阿泰……你去吃屎吧!”……而且都写在厕所的墙壁上……”

“哈哈……轻舞兄……你和痞子都好厉害喔!……”

我也笑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照理说阿泰是我的好友……我应该为他辩解的……

我这样好像有点见色忘友……不过事实是胜于雄辩的……

金黄色的射手阿泰……蓝色的天蝎痞子……和咖啡色的双鱼轻舞飞扬……

就这样在警卫室旁的屋檐下聊了起来……直到雨停……

这是我们三个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聚在一起……

“痞子……轻舞兄……雨停了……我去狩猎了……你们继续缠绵吧!……”

走得好!……我不禁拍起手来……再聊下去……我就没有形象了……

“痞子……你拍手干嘛?……”

“喔……刚刚放的音乐真好听……不由自主地想给它小小地鼓励一下……”

“痞子……你少胡扯……你怕阿泰抖出你的秘密喽?……”

我有秘密吗?……也许有……也许没有……

但在我脑海的档案柜里……最高的机密就是你……

这个跨年晚会是由一个地区性电台主办的……叫KissRadio……频道是FM97.1……

为什么我记得是FM97.1?……因为它广告的时间比播歌多……难怪叫“广播”……

节目其实是很无聊的……尤其是猜谜那部份……

“台南市有那些名胜古迹?……请随便说一个……”

哇嘞……怎么问这种蠢问题?……蠢到我都懒得举手回答……

竟然还有人答“安平金城”……我还“亿载古堡”嘞……

至于跳舞……我则是大肉脚……跳快舞时像只发情的黑猩猩……

“痞子……我不能跳快舞……所以不能陪你跳……Sorry……”

“那没差……反正你叫‘轻舞’……自然不能跳快舞……”

“希望能有‘TheLadyinRed’这首歌……”

“不简单喔!……这么老的英文歌……你竟然还记得……”

“前一阵子在收音机中听到……就开始爱上它了……”

原来如此……不然这首歌在流行时……她恐怕还在念小学吧!……

其实我也很喜欢这首歌……尤其是那句“tookmybreathaway”……

我以前不相信为何舞池中那位红衣女子转身朝他微笑时……竟会让他感到窒息……

直到昨晚在她家楼下……她上楼前回头对我一笑……我才终于得到解答……

不过这首歌如果改成“TheLadyinCoffee”……该有多好……

最好这首歌不要被阿泰听到……不然他一定改成“TheLadyinNothing”……

终于到了倒数计时的关键时刻……这也是晚会中的最高潮……

在一片欢呼声中……我们互道了一句:“新年快乐”……

她是学外文的……为何不学外国人一样……来个拥抱或亲吻呢?……

不过话不能这样讲……我是学水利的……也不见得要泼她水吧!?……

“明年我们再来?……”

“明年?……好遥远的时间喔……”

又在说白痴话了……她大概累坏而想睡了吧!?……

送她回到她住的那条胜利路巷子……远离了喧闹……

与刚刚相比……现在静得几乎可以听见彼此呼吸的声音……

“痞子……你还记得“香水”中提到的正确的香水用法吗?……”

我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会记得?……我又不用香水……

“先擦在耳后……再涂在脖子上和手上的静脉……然后将香水在空中……

最后是从香水中走过……”

“真的假的?……这样的话……这小瓶香水不就一下子用光了?……”

“痞子……我们来试试看好吗?……”

“我‘们’?……你试就好了……我是个大男人哪……”

她打开了那瓶DolceVita……先擦在左耳后……再涂在脖子上和左手的静脉……

然后还真的将香水在空中……哇嘞……很贵哪!……

最后她张开双臂……像是淋雨般……仰着脸走过这场香水雨……

“呵呵呵……痞子……好香好好玩喔!……轮到你了……”

她兴奋地笑着……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孩……

此时别说只叫我擦香水……就算要我喝下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让她把香水擦在我的左耳后……以及脖子上和左手的静脉……

这是我第三次感觉到她手指的冰冷……是香水的缘故吧!……我想……

“痞子……准备了喔……我要香水罗!……”

我学着她张开双臂……仰起脸……走过我人生的第一场香水雨……

“痞子……接下来换右耳和右手了……”

哇嘞……还真的嘞……我赚钱不容易哪……

在我还来不及心疼前……她已经走过了她的第二场香水雨……

而这次她更高兴……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像她的昵称一样……

是一只轻舞飞扬的蝴蝶……

深夜的胜利路巷子内……就这样下了好几场的香水雨……

直到我们用光了那瓶DolceVita……

“DolceVita用完了……这个甜蜜的日子也该结束了……

痞子……我上去睡了……今夜三点一刻,我不上线,你也不准上线……”

“为什么?……”

“你在中午12点上线时就知道了……记住喔!……只准在中午12点上线……”

她拿出钥匙,转过身去打开公寓大门……

就在此时……我看到她的后颈,有一处明显的红斑……

如果不是因为她今天将长发扎成马尾……我根本不可能会看到这处红斑……

她慢慢地走进那栋公寓……在关上门前……她突然又探头出来浅浅地笑着……

“痞子……骑车要小心点……”

在我尚未来得及点头前……门已关上……

我抬起头……想看看四楼的灯光是否已转为明亮?……

等了许久……四楼始终阴暗着……

阴暗的不只是在四楼的她……还有骑上野狼机车的我……

回到了研究室,阿泰闻到了我身上的香味……劈头就问:

“痞子……你身上为何这么香?……你该不会真的跟她来个“亲密接触”吧!?……”

我没有答腔……打开了冰箱……拿出了那两瓶麒麟啤酒……一瓶拿给阿泰……

我和他就这样静静地喝掉了这两瓶啤酒……

喝完了酒……阿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离开了研究室……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泰坦尼克号(2)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