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八章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以往车子总是满满的人,现在却只坐一半,感觉好空。

车内少了笑声,连说话声也没,只听见引擎声。

好安静啊。

我拆开

暖暖送的礼物,是个金属制的圆柱状东西,难怪很沉。

这并不完全是个圆柱,从上头看,缺了些边,看起来像是新月形状。

高约十公分,表面镀金,但颜色并不明亮,反而有些古朴的味道。

柱上浮凋出二龙戏珠图桉,柱里头中空,如果放笔,大概可放十枝左右。

我把玩一会,便小心收进背袋里。

到了首都机场,下了车,同学们各自拿着自己的行李。

「同学们再见了,记得常联络。」李老师笑了笑,「这次活动有啥不周到的地方,同学们别见怪。」「一路好走。」张老师也说。

这些天李老师每到一个景点,便用心解说,语气温柔像个慈父;而张老师则几乎把一切杂务都包在身上。

听见李老师这般谦逊客气的说法,有些女同学眼眶又红了。

几个学生抓紧时间跟两位老师合照。

我也把握住时间跟李老师由衷道声谢谢,李老师轻轻拍拍我肩膀。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李老师说。

李老师和张老师最后和周老师、吴老师握了握手后,便上车离开。

办好登机手续,行李箱也托运了,排队等候安检时,我看见学弟手里拿着卷轴,便问:「你不是送给王克了吗?」「她刚刚又拿来还我。」学弟苦笑着。

学弟的背影看来有些落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

我将背袋放进输送带,背袋经过x光机器时,安检人员的神情有些异样。

安检人员拿出我背袋中

暖暖送的东西,问:「这干啥用的?」「让笔休息用的。」我回答。

「啥?」「这是……」怕再惹出汤匙和勺的笑话,我有些迟疑轻声说:「笔筒?」「笔筒是吧?」他再看一眼,然后还给我,说:「好了。」原来你们也叫笔筒喔。

收拾背袋时,瞥见学弟的卷轴,便拿着。

「你东西掉了。」我拍拍学弟的肩膀。

学弟转身看了我一眼,说:「学长。我不要了,就给你吧。」我还没开口,学弟便又转身向前走。

上了飞机,刚坐定,顺手拆开卷轴。

卷轴才刚摊开,从中掉出叁张捲藏在卷轴里的纸。

我一一摊开,只看一眼,便知道是叁张铅笔素描。

第一张画的是长城,上头有一男一女,男生拉住女生的手往上爬;第二张是一男一女在胡同区,女生双手蒙着脸哭泣,男生轻拍她的肩。

第叁张应该是佛香阁前陡峭的阶梯,最前头的男生转身拉着女生的手,女生低着头,后面有一对男女站在低头女生的左右。

而卷轴的「才子」右下方,又写了字体较小的「佳人」二字。

我来不及细想,便拍了拍坐我前头的学弟,把卷轴和叁张画都给他。

学弟一脸惊讶,然后陷入沉思。

学弟突然解开安全带,站起身,离开座位。

我吓了一跳,也迅速解开安全带站起身从后面抱住他,说:「飞机快起飞了,你别乱来!」「学长。」学弟转头说,「我上个厕所而已。」学弟走到洗手间旁,我双眼在后紧盯着。

空中小姐告诉他说:飞机要起飞了,请待会再使用洗手间。

学弟转身走回座位,坐下来,扣上安全带,拿起卷轴和画细看。

飞机起飞了,安全带警示灯熄灭了,学弟终于收起卷轴和画。

我松了口气,便闭上双眼。

暖暖,我离家越来越近,但却离你越来越远了。

北京飞香港差不多花了四小时;在香港花了一个小时等候转机;香港飞桃园机场花一个半小时;通关领行李花了四十分钟;出机场坐车回台南花叁个半小时;下了车坐计程车,花十五分钟才到家。

剩下的路途最短却最遥远,我要提着行李箱爬上无电梯公寓的五楼。

到了,也累瘫了。

躺在熟悉的床上却有股陌生的感觉。

只躺了十分钟,便起身打开电脑,连上网路。

收到徐驰寄来的e-mail,里头夹了很多相片图档。

拜网路之赐,这些相片比我还早下飞机。

我一张张细看,几乎忘了已经回到台湾的现实。

看到

暖暖在神武门不小心扑哧而笑的影像,我精神一振。

但没多久,却起了强烈的失落感。

叹口气,继续往下看,看到我在九龙璧前的独照。

感觉有些熟悉,拿出

暖暖送我的笔筒相比对。

笔筒上的二龙戏珠跟九龙璧中的两条龙神韵很像。

或许所有二龙戏珠图桉中两条龙的身形都会类似,但我宁愿相信这是

暖暖的细心。

那时我在九龙璧前特地要徐驰帮我拍张独照,所以她挑了这东西送我。

暖暖,你真是人如其名,总是让人心头觉得

暖暖的。

我将笔筒小心翼翼拿在手里。

然后放进抽屉。

因为不想让它沾有一丝丝尘絮,宁可把它放在暗处里。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珍惜?

在收件者栏输入

暖暖的e-mail,然后在键盘打下:

暖暖。

我到家了,一路平安。

你好吗?

凉凉在台湾。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八章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