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八章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学弟,快来!”学姐跑到我身边拉起我的左手:“这是以色列的水舞,你一定要跳。”

学姐拉着我往广场中心奔跑,广场上的人正慢慢围成一个圆。

“为什么?”我边跑边问。

“你是水利系的,这可是你们的系舞,怎能不跳?”

话刚说完,舞蹈正好开始。

所有的人围成一个圆圈,沿着反方向线,起右足跳藤步,于是圆圈顺时针转动着。

第17拍至第32拍,右脚起向圆心沙蒂希(Schottische)跳,然后再左脚起退向圆外沙蒂希跳。来回重复了两趟。

当向着圆心移动时,所有人口中喊着:“喔……嘿!”

“嘿”字一出,左足前举,右足单跳。

举起的左足,可以夸张似地几乎要踢到迎面而来的人。

学姐做沙蒂希跳时,口中的“嘿”字特别响亮。

“学弟,再大声一点。”学姐的神情很兴奋,左足也举得好高。

最后一次举左足时,学姐用力过猛,双脚腾空,差点摔倒。

我吓了一跳,赶紧扶起她。

学姐只是咯咯笑着,眼睛好亮好亮。

学姐,妳知道吗?这正是我想要的归属感。

我属于这个团体、属于这群人,不管我跟他们是否熟稔。

因为我们以同样的姿势看这个世界,有着同样的欢笑。

学姐,妳拉着我融入圆圈,走向圆心。

所以我并不寂寞。

音乐快停了,一直重复着“Mayim……Mayim……”的歌声。

圆圈不断顺时针转动,愈转愈快,好像即将腾空飞起。

我追赶学姐的舞步,捕捉学姐遗留下来的笑容。

然后我终于也笑了。

“夜玫瑰”〈7。1〉Byjht。连续几天的雨,造成台北部分地区淹水,不过情况都很轻微。

由于这跟我的工作相关,因此主管要我跟另一位男同事到现场看看。

他跟我隶属同一组,叫苏宏道。

这个名字跟水利工程的另一项工程设施-疏洪道,也是谐音。

疏洪道又称分洪道,可使部份洪水经由疏洪道再流入下游,或排至其它流域,因此具有分散洪水的效果。

例如台北的二重疏洪道,可分散淡水河的洪水。

记得我第一次向他说我的名字时,他很兴奋地说:“你是滞洪池,我是疏洪道。我们双剑合璧,一定所向无敌!”

很无聊的说法。

虽说如此,他还是习惯叫我小柯。

他人还不错,只是总喜欢讲冷笑话,很冷的那一种。

笑话不好笑也就罢了,有时还会惹上麻烦。

例如在下雨的那几天,他会说外面的天气跟公司的状况一样。

“怎么样?”我问他。

“都在风雨飘摇之中。”他说完后总会大笑,很得意的样子。

这句话刚好被路过的老板听到,把他叫去训了一顿。

“你学乖了吧?”当他挨完骂回来后,我又问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挨骂吗?”他反而问我。

“因为你拿公司乱开玩笑,当然会被老板骂。”

“不是这样的。”他神秘兮兮地将嘴巴靠近我耳边,轻声说:“老板骂我不该泄漏公司机密。哈哈哈……”

如果是刚认识他,可能会被他唬住。

不过我认识他已有一段时日,知道这家伙的嘴巴很坏。

疏洪道的个性不算太散漫,却很迷糊。

他的办公桌就在我右手边,桌上总是一片凌乱,像被小偷光顾一样。

当主管要我跟他到现场勘查时,他光在桌上找钥匙就花了十几分钟。

“真是诸葛亮七擒孟获啊。”他终于找到那串钥匙,转头告诉我:“这串钥匙我丢掉七次、找回七次,很像诸葛亮对孟获七擒七纵吧。”

“快走吧。”我习惯装作没听到他的话。

离开办公室时,在门口碰到公司内另一位女工程师。

“李小姐,妳中毒了吗?”疏洪道开口问她。

“什么?真的吗?”她很紧张。

“我看见妳嘴唇翻黑。”

“那是口红的颜色!”说完后,她气呼呼地走进办公室。

疏洪道哈哈笑了两声后,拉着我坐电梯下楼。

顶着烈日,我们骑机车在外面走了一天,几乎跑遍大半个台北。

我对台北不熟,而疏洪道是土生土长的台北人,因此通常由他带路。

我发觉疏洪道非常认真,跟平常上班的样子明显不同。

他对水利工程设施的了解远超过我,我因而受益不少,并开始敬佩他。

再回到办公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我收拾一下办公桌,准备下班。

而疏洪道把口袋中的零钱掏出,随手丢进桌上的文件堆里。

“你在做什么?”我很好奇。

“我在藏宝啊。”

“你还嫌桌子不够乱?”

“你不懂啦。”他双手把桌上弄得更乱,零钱完全隐没入文件堆中。

“我不是常常在桌子上找东西吗?找东西时的心情不是会很慌乱吗?

心情慌乱时不是会很痛苦吗?但我现在把零钱藏在里面,这样下次找东西时就会不小心找到钱,找到钱就会认为是意想不到的收获,于是心情就会很高兴啊。“

然后他又在桌上东翻西翻,翻出一个硬币,兴奋地说:“哇!十块钱耶!我真是幸运,一定是上帝特别眷顾的人。”

他又得意地笑着,嘴里啧啧作声。

“我下班了,明天见。”我拍拍他的肩膀,还是装作没听到他的话。

虽然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但回到住处的时间还是跟以前差不多。

“咦?为什么你的脸那么红?”叶梅桂还是坐在客厅看电视。

“会吗?”我摸摸脸颊。

“是不是……”她站起身,拨了拨头发:“是不是今天的我特别漂亮,让你脸红心跳?”

“妳想太多了。”我放下公文包,坐在沙发上:“那是太阳晒的。”

“哦?你在办公室做日光浴吗?”

“不是。我今天跟同事在外面工作。”

“哦,原来如此。”

当我准备将视线转向电视机时,她突然站起身,绕着茶几走了一圈。

“妳在做什么?”我很疑惑地看着她。

“我在试试看身体变轻后,走路会不会快一些。”

“妳身体变轻了吗?”

“是呀。”

“会吗?我看不出来耶。”我打量她全身:“妳哪里变轻?”

“头。”

“头变轻了?”我想了一下:“那妳不就变笨了?”

“喂!”叶梅桂提高音量:“你还是看不出来吗?”

“啊!”我又看了她一眼后,终于恍然大悟:“妳把头发剪短了!”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老鹰。”叶梅桂哼了一声:“我才是老鹰,你一回来我就发觉你的脸变红了。”

“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注意到。妳怎么突然想剪头发呢?”

“废话。头发长了,当然要剪。”

她坐回沙发,语气很平淡。

我觉得碰了一个钉子,于是闭上嘴,缓缓把视线移到电视。

“喂!”

在彼此沉默了几分钟后,叶梅桂突然喊了一声,我吓了一跳。

“怎么了?”我转头看着她。

“关于我头发剪短这件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嗯。头发剪短是好事,会比较凉快。”

“然后呢?”

“然后就比较不会流汗。”

“还有没有?”

“没……没有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的问话有些杀气,因此我回答得很紧张。

果然叶梅桂瞪了我一眼后,就不再说话了。

我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该说什么,干脆问她:“妳能不能给点提示?”

“好。我给你一个提示。”

她似乎压抑住怒气,从鼻子呼出一口长长的气,我看到她胸口的起伏。

“我头发剪这样,好看吗?”

“当然好看啊,这是像太阳闪闪发亮一样的事实啊。”

“那你为什么不说?”

“妳会告诉我天空是蓝的、树木是绿的吗?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当然不需要刻意说啊。说了反而是废话。”

“哼。”

虽然她又哼了一声,但我已经知道她不再生气了。

叶梅桂可能不知道,她的声音是有表情的。

我习惯从她的眼神中判断她的心情,并从她的声音中看到她喜怒哀乐的表情。

她声音的表情是丰富的,远超过脸部的表情。

因为除了偶尔的笑容外,她的脸部几乎很少有表情。

正确地说,她的声音表情是上游;脸部表情是下游,她情绪传递的方向跟水流一样,都是由上游至下游。

“那我问你,我长发好看呢?”叶梅桂又接着问:“还是短发?”

“这并没逻辑相关。”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妳的美丽,根本无法用头发的长度来衡量。”

她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即又板起脸:“你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从……”我尾音拉得很长,但始终没有接着说。

“嗯?怎么不说了?”

“没事。”我笑了笑。

我不想告诉叶梅桂,我是从学姐离开以后,才开始变得会说话。

“夜玫瑰”〈7。2〉Byjht。这已经是第二次在跟叶梅桂交谈时,突然想起学姐。

我不是很能适应这种突发的状况,因为不知道从哪一个时间点开始,我已经几乎不再想起学姐了。

虽然所有关于跟学姐在一起时的往事,我依然记得非常清楚,但那些记忆不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脑海,也不会刻意被我翻出来。

即使这些记忆像录像带突然在我脑海里播出,我总会觉得少了些东西,像是声音,或是灯光之类的。

我对录像带中的学姐很熟悉,但却对录像带中我的样子,感到陌生。

也许如果让我再听到“夜玫瑰”这首歌,或再看到“夜玫瑰”这支舞,这卷录像带会还原成完整的样子。

只可惜,大学毕业后,我就不曾听到或看到“夜玫瑰”了。

有了上次突然因为叶梅桂而想起学姐的经验,这次我显得较为从容。

“对了,小皮呢?”我试着转移话题。

“牠也在剪头发呀。”

“剪头发?”

“小皮的毛太长了,我送牠去修剪。待会再去接牠回来。”

“小皮本来就是长毛狗,不必剪毛的。”

“可是牠的毛都已经盖住眼睛了,我怕牠走路时会撞到东西。”

“妳想太多了。狗的嗅觉远比视觉灵敏多了。”

“是吗?”

叶梅桂站起身,拿下发夹,然后把额头上的头发用手梳直,头发便像瀑布般垂下,盖住额头和眼睛。

“你以为这时若给我灵敏的鼻子,我就不会撞到东西?”

她双手往前伸直,在客厅里缓慢地摸索前进。

“是是是,妳说得对,小皮是该剪毛了。”

“知道就好。”叶梅桂还在走。

“妳要不要顺便去换件白色的衣服?”

“干嘛?”

“这样妳就可以走到六楼,装鬼去吓那个白烂小孩吴驰仁了。”

“喂!”

她终于停下脚步,梳好头发、戴上发夹,然后瞪我一眼。

叶梅桂坐回沙发,打开电视。

我的视线虽然也跟着放在电视上,但仍借着眼角余光,打量着她。

其实她的头发并没有剪得很短,应该只是稍微修剪一下而已。

原先她长发时,发梢有波浪,而现在的发梢只剩一些涟漪。

我觉得,修剪过枝叶的夜玫瑰,只会更娇媚。

但以一朵夜玫瑰而言,叶梅桂该修剪的,不只是枝叶,应该还有身上的刺。

“我去接小皮了。”叶梅桂拿起皮包,走到阳台。

“我陪妳去。”我把电视关掉,也走到阳台。

她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不方便吗?”

“不是。”她打开门,然后转头告诉我:“只是不习惯。”

搭电梯下楼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着叶梅桂这句不习惯的意思。

我从未看见她有朋友来找她,也很少听到她的手机响起。

除了上班和带小皮出门外,她很少出门。

当然也许她会在我睡觉后出门,不过那时已经很晚,应该不至于。

这么说起来,她的人和她的生活一样,都很安静。

想到这里时,我转头看着她,试着探索她的眼神。

“你在看什么?”

刚走出楼下大门,她似乎察觉我的视线,于是开口问我。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妳很少出门。”

“没事出门做什么。”叶梅桂的回答很简单。

“可以跟朋友逛逛街、看看电影、唱唱歌啊。”

“我喜欢一个人,也习惯一个人。”

“可是……”

“别忘了,”她打断我的话:“你也是很少出门。”

我心头一震,不禁停下脚步。

叶梅桂说得没错,我跟她一样,都很少出门。

我甚至也跟她一样,喜欢并习惯一个人。

也许我可以找理由说,那是因为我还不熟悉台北的人事物,所以很少出门。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很多人正因为这种不熟悉,才会常出门。

因为所有的人事物都是新鲜的,值得常出门去发掘与感受。

我突然想起,即使在我熟悉的台南,我依然很少出门。

“怎么了?”

叶梅桂也停下脚步,站在我前方两公尺处,转过身面对着我。

“妳会寂寞吗?”我问。

在街灯的照射下,我看到她的眼神开始有了水色。

就像一阵春雨过后,玫瑰开始娇媚地绽放。

“寂寞一直是我最亲近的朋友。我不会去找它,但它总会来找我。”

“是吗?”

“嗯。我想了很多方法来忘记它,但它一直没有把我忘记。”

我望着嘴角挂着微笑的叶梅桂,竟有一股说不出的熟悉感。

“如果它不见了,只是因为它躲起来,而不是因为它离去。”我问她:“妳也有这样的感觉吧?”

“没错。”叶梅桂笑了笑。

“在山上的人,往往不知道山的形状。”

叶梅桂仰起头,看着夜空,似乎有所感触:“只有在山外面的人,才能看清楚山的模样。”

“什么意思?”

“很简单。”她转过头看着我,往后退开了三步,笑着说:“你站在一座山上,我站在另一座山上。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山长什么样子,却不清楚自己所站的山是什么模样。”

叶梅桂说得没错,从我的眼中,我可以很清楚看到和听到她的寂寞。

虽然我知道我应该也是个寂寞的人,但并不清楚自己寂寞的样子。

也不知道自己的哪些动作和语言,会让人联想到寂寞。

换言之,我看不到自己所站的这座山的外观,只知道自己站在山上。

但叶梅桂那座山的模样与颜色,却尽收眼底。

而在叶梅桂的眼里,又何尝不是如此。

“小皮应该等很久了,我们快走吧。”

说完后,叶梅桂便转过身,继续往前。

“嗯。”

我加快了脚步,与她并肩。

“我的山一定比妳高。”

“但我的山却比你漂亮呀。”

我们没停下脚步,只是彼此交换一下笑容。

“夜玫瑰”〈7。3〉Byjht。小皮全身的毛被剪得差不多,样子完全变了。

如果不是牠的眼神,和牠对我们猛摇尾巴和吠叫,我一定认不出来。

牵牠回去的路上,牠似乎变得害羞与腼腆,总是回避着我们的目光。

想抬腿尿尿时,举起的脚也没以前高,甚至还会发抖。

“小皮看到牠的毛被剃光,一定很自卑。”我对叶梅桂说。

“才不会。牠只是不习惯而已。”

“那妳刚剪完头发时,会不习惯上厕所吗?”

“你少无聊。”叶梅桂瞪了我一眼。

当我还想说些什么时,她的手机正好响起。

叶梅桂停下脚步,把小皮交给我。

“喂。”她说。

“叶小姐吗?我是……”

虽然我走到她左手边五公尺左右的地方,并且背对着她,但在夜晚寂静的巷子里,仍然隐约可以听到她手机中传来的男子声音。

“我等你的电话很久了。”叶梅桂淡淡地回答。

我被她这句话吸引住,不自觉地转过身,想听听她们要说些什么。

“真的吗?”男子的声音很兴奋,还笑了几声。

“如果你不打来,我怎能告诉你千万别再打来呢?”

“……”男子似乎被这句话吓到,并没有回话。

“不要再打来了。Bye-Bye。”她挂上电话。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叶梅桂问我。

“没什么。我们只是同时认同小皮不习惯牠的毛被剃光而已。”

我不敢跟她说她刚骂我无聊,因为叶梅桂挂断电话的动作,让我联想到武侠电影中,侠客挥剑杀敌后收剑回鞘的姿势。

“你别紧张。”叶梅桂呵呵笑了几声:“那小子我并不认识。他大概是我同事的朋友,前两天到我公司来,看到了我,偷偷跟我同事要了我的电话,说是要请我吃饭。”

“那妳为什么跟他说:我等你的电话很久了呢?”

“这样讲没错呀,既然知道这小子会打电话来,当然愈快了断愈好。”

听她小子小子的叫,不禁想到第一次看见叶梅桂时,她也是叫我小子。

“男生实在很奇怪,有的还不认识女生就想请人吃饭;有的认识女生一段时间了,却还不肯请人吃饭。”叶梅桂边走边说。

“是啊。”我也往前走着。

“更奇怪的是,即使女生已经请他吃过饭,他还是不请人吃饭。”

“嗯。确实很奇怪。”

“这种男生一定很小气,对不对?”

“对。而且岂止是小气,简直是不知好歹。”

叶梅桂突然笑了起来,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也随着她笑了几声。

“你一定不是这种男生,对吧?老鹰先生。”

我心头一惊,脚步有些踉跄,开始冒冷汗。

“嗯……这个……我会找个时间,请妳吃顿饭。”我小心翼翼地说。

“千万别这么说,这样好像是我在提醒你一样。搞不好你又要觉得我很小气了。”

“不不不。”我紧张得摇摇手:“是我自己心甘情愿、自动自发的。”

“真的吗?”叶梅桂看着我:“不要勉强哦。”

“怎么会勉强呢?请妳吃饭是我莫大的荣幸,我觉得皇恩浩荡呢。”

“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像是晚风吹过小皮刚剃完毛的身体呢?”

“什么意思?”

“都在发抖呀。”

“喔,那是因为兴奋。”

“是吗?”她斜着眼看我,并眨了眨眼睛。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我会请妳吃饭的。”

叶梅桂微微一笑,从我手中接过拴住小皮的绳子,快步往前走。

进了楼下大门,走到电梯门口,字条又出现了。

“再完美的电梯,也会偶尔故障。我从来不故障,所以不是电梯。”

我看了一下,转头问叶梅桂:“吴驰仁疯了吗?”

“不是。他进步了。”

“什么?”

“这是改写自莎士比亚《理查德三世》中的句子。”她指着字条说:“再凶猛的野兽,也有一丝怜悯。我丝毫无怜悯,所以不是野兽。”

“喔。那妳为什么说他进步?莎士比亚比较了不起?”

“不是这个意思。他以前只说电梯故障,现在却说它连电梯都不是。

这已经从见山是山的境界,进步到见山不是山的境界了。“

“是吗?我倒是觉得他更无聊了。”

叶梅桂打开皮包,拿出一枝笔,递给我:“你想写什么,就写吧。”

“不用了。”

“你不是不写点东西骂吴驰仁,就会不痛快?”

“我想我已经是这栋大楼的一份子了,应该要接受这种幽默感。”

“嗯,你习惯了就好。”

叶梅桂微笑的同时,电梯的门也开了。

小皮果然不习惯牠的样子,看到镜子还会闪得远远的。

一连三天,我下班回家时,牠都躲在沙发底下。

叶梅桂跟牠说了很多好话,例如小皮剪完毛后好帅哦之类的话。

不过牠似乎并不怎么相信。

“怎么办?小皮整晚都躲在沙发底下。”叶梅桂问我。

“也许等牠的毛再长出来,就不会这样了。”

“那要多久牠才会再长毛呢?”

“嗯……”我沉吟了一会,然后说:“让我也来写点东西吧。”

我把小皮从沙发底下抱出,抓着牠的右前脚,在沙发上写字。

写完后,小皮变得很高兴,在沙发上又叫又跳。

“你到底写什么?”

叶梅桂看到小皮又开始活泼起来,很高兴地抱起牠,然后转头问我。

“红尘轮回千百遭,今世为犬却逍遥。

难得六根已清净,何必要我再长毛。“我说。

“你还是一样无聊。”

她虽然又骂了我一声,但声音的表情,是有笑容的。

电视中突然传出台风动态的消息,我听了几句,皱起了眉头。

“台风?东北方海面?”我自言自语。

“怎么了?有台风很正常呀。”

“不,那并不正常。”我转头看着叶梅桂:“侵袭台湾的台风,通常在台湾的东南方和西南方生成。这次的台风却在东北方海面生成,这是非常罕见的。”

我想了一下,问她:“家里有手电筒或是蜡烛之类的东西吗?”

“没有。”她笑了笑:“我不怕停电的。”

“我下楼买吧。”我站起身,也笑了笑:“如果停电,妳晚上看书就不方便了。”

“停电了还看什么书。”

“妳习惯很晚睡,万一停电了,在漫漫长夜里,妳会很无聊的。”

叶梅桂没有回答,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我走到阳台,打开了门。

“柯志宏。”我听到她在客厅叫我。

“什么事?”我走回两步,侧着身将头探向客厅。

“谢谢你。”叶梅桂的声音很温柔:“还有……”

“嗯?”

“已经很晚了,小心点。”

虽然叶梅桂只是说了两句话,却让我觉得夜玫瑰的身上,少了两根刺。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八章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