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求人之水(1)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朝颜生花藤

百转千迴绕钓瓶

但求人之水

~加贺千代女·俳句

1.

一个很平常也很典型的假日下午,我窝在沙发看电视。

连续看了两部已重播n遍的港片后,我开始在频道间跳跃旅行。

始终找不到一个可以暂时停下脚步歇息的频道,我乾脆关了电视。

好无聊啊,日子再这么过下去,我大概会变成凋像。

待会晚餐要去哪裡吃?还有要吃什么呢?

虽然每天晚上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完全是我的自由;

但每晚都自由的结果,最后便觉得这种自由很烦,甚至会不想吃饭。

还好不必担心跟谁一起吃的问题,因为我都是一个人吃晚饭。

不过如果开始烦恼每晚该跟谁吃饭,应该是件幸福的事吧。

去洗个澡吧。

在出门吃晚饭前找点事做,会让我觉得人生还在前进,没有停滞。

『爱我,好吗?我愿意让伤心再来一遍,只要你留一个位子给我。

哪怕是在你心中,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

我边洗澡边唱歌,越唱越大声,走调了也不会有人笑我。

要擦乾身体时,隐约听见手机响了,我只穿上内裤便冲出浴室。

「你怎么不接电话?」

『嗯?』

「我已经打了第三次了。」

『抱歉。刚好在洗澡。』

「原来是这样。」

什么叫:原来是这样?

我不认识妳啊。

这实在很难解释,总之结论是我真的不认识她。

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是一个多月前,之后她偶尔会打电话给我。

频率不一定,平均而言大约三天一次。

由于并不认识她,每次刚接起电话时总是会迟疑几秒。

不过她的声音很好认,我很快便能进入状况。

一种虽然不认识她但总能简单聊几句的状况。

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不能算不认识她,因为我认得她的声音。

该怎么形容这种声音呢?

她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很舒服,会让人全身放鬆。

具体形容的话,这种声音柔软而滑润,带点慵懒的鼻音,但却不嗲。

尤其透过手机听起来,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联想到性感这字眼。

我曾怀疑她是否是视讯聊天的辣妹,而且是很受欢迎的那种。

『请问……』我小心翼翼开口。

「你想知道什么?」

『不。我只想问妳,有什么事吗?』

「没。只是想知道现在正下着大雨,你没淋湿吧?」

『下雨了吗?』我看了看窗外,确实下雨了。

「看来你没淋到雨。没事别出门,晚餐到便利商店买个便当就行。」

『谢谢妳帮我想到答桉。』

「我也得准备去上班了。」

『喔。』

「你今天不用上班吧?」

『嗯。今天是假日,当然不用上班。』

「在餐厅打工就没这么好命,假日还是得上班。」

『喔,原来妳目前在餐厅打工。』

「说什么呀,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你老是心不在焉的。」

『抱歉。』

「不说了。我要出门了。」

『嗯。』

「你实在很没良心,都不会叫我下雨天出门要小心点吗?」

『喔。请小心。』

「算了。我要挂了。」

『嗯。』

「挂了不好听。」

『但妳的声音好听。』

「是吗?」她笑了,于是声音更甜,「谢谢。」

「我得走了。」笑声停止后,她说:「我出门会小心,你别担心。」

『其实我没想过要担心妳耶。』

「你少来。bye-bye。」

在我考虑该不该也说声bye-bye时,她挂了手机。

我坐在沙发左思右想,为什么她总把我误认为是她认识的那个人?

电话也通了十几次,她都不会觉得奇怪?

难道我跟她真正认识的那个人很像?

该不会我真的是她认识的人,只是我忘了而已?

这应该不可能吧。

声音这么好听的女孩,如果长得漂亮,我一定死都不会忘;

如果长得不好看,我应该也会有「啊,真是可惜」的印象。

突然打了个喷嚏,才想起自己几乎是光熘熘的。

赶紧回浴室擦乾身体、穿好衣服,坐着发呆一会。

发呆完后便拿了把伞出门,雨果然很大,这是一场很有魄力的雨。

我紧抓着伞柄,慢慢走到巷口的7-11买了个御便当。

「要加热吗?」看起来才20岁的女店员问。

『太热会烫伤我这颗冰冷的心。』

「呀?」

『请加热。』我说,『谢谢。』

只要看到年轻的异性,我总想跟她多说两句话,言不及义也没关係。

我左手撑着伞、右手拿着便当,快到家门口时手机竟然又响了。

我手忙脚乱,先把右手的便当放地上,再把左手的伞交给右手,

空出的左手才可以从左边裤子口袋掏出手机。

来不及看来电显示,直接按键接听,然后贴在左脸颊。

「我到了。」

『到了哪裡?』我很纳闷。

「刚刚已经说过了呀。」

『喔!』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妳。』

「你都没认真听我说话。」

『让我想想看。嗯……』想了五秒后我才回忆起上一通电话的内容,

『是餐厅!妳到了妳工作的餐厅。』

「你如果再这样,我会生气的。」

『抱歉。』我说,『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事。只是跟你说一声我到了而已。」

『这……』

「这什么这,我怕你会担心呀。难道说你不会担心吗?」

『其实我真的……』

「唉呀,不能说了,得忙了。」她打断我,然后压低音量说:

「领班的眼睛抽筋——正瞪着我呢。bye-bye。」

她挂了手机,我又没说bye-bye。

没想到这次不用等三天,只过了半小时她便又打来。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得知道我并不是她认为的那个人。

其实我老早就跟她说过我不认识她,但她总是不信。

也许只能藉着见个面来澄清这场误会。

刚开始接到她的电话时,我确实想过藉着见面来澄清这场误会;

但现在的我却不希望这误会冰释,所以宁可不和她见面。

这并不是意味着我很喜欢她,虽然我对她很好奇,也有一些好感。

我只是很enjoy有异性关心我,而且对我似乎颇有好感的状况。

即使这种状况只是一场误会。

我今年35岁,距离跟上一任女友分手时的28岁,已经七年了。

这七年来,我不仅没再交女朋友,认识的异性更是屈指可数。

我觉得整个人都快枯萎了。

但这女孩的出现却滋润了我,让我的日子不再枯燥。

因此虽然我和她之间有些莫名其妙,我却捨不得放弃她带来的温存。

我知道这样很自私而且对她不公平,但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一定会良心发现。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求人之水(1)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