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求人之水(2)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说说我这个人吧。

我是屏东人,在台南求学,大学和研究所唸的是电机。

26岁退伍后一直在南科当电子工程师,到现在已经九年了。

是的,我35岁了,我刚刚说过了,你不必计算26+9。

在我的生命历程中,一共交过两个女朋友。

我在大二下认识生命中第一个女朋友,那年我20岁。

我和她同校不同系,在一场联谊活动中认识,交往了快一年。

那时我既年轻又单纯,也不太懂所谓的爱情是什么。

感觉上只要是比好朋友还要再好一点的异性朋友,就叫女朋友。

现在回想起来,我并不确定我跟她之间是否有爱情成分。

大三下刚开学就碰到情人节,我傻乎乎的跟一群和我一样傻的男孩,

挤在花店裡抢着买比平常贵好几倍的红玫瑰。

我抢到11朵,花了一千多块,但我毫不心疼而且还很兴奋。

我抱着花束跑去找她。她一接过花,便掉下泪来。

『妳怎么了?』我很得意,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我原本决定今天要跟你分手。」她说,「但现在我改变心意了。」

『啊?』第一句话让我吓一大跳,还好有第二句。

「我现在决定两天后再跟你分手。」她破涕为笑,「因为这束花让我

很感动,谢谢。我们再当两天的男女朋友吧。」

这次我就真的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简单地说,我当天就跟她分手了,没再多等两天。

我没问她分手的理由,反正问了也得不到真正的答桉。

因为女孩通常会说: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适合之类的标准答桉。

这种答桉既不伤人又可撇清责任,但未必是她们心裡真正的想法。

之后我陆续认识了几个女孩,但都没深交。

其中有一个女孩我很感兴趣,而她似乎对我也有好感。

可惜那时我快要去当兵,我不希望才刚交到女朋友便因当兵而分开,

也害怕当兵期间女朋友兵变,因此只得作罢。

而那女孩在我当兵后半年就被追走了。

分手后七年,我认识了第二个女朋友,那时我已经工作了快两年。

我们是经由朋友介绍而认识,她在贸易公司当会计。

但这次的交往只维持了半年。

其实我很珍惜这段感情,也尽可能细心体贴,但我受不了她老是说:

「如果你爱我,你早餐就会吃烧饼豆浆。」诸如此类的逻辑。

这意思是只要我早餐不吃烧饼豆浆,就表示不爱她。

我曾多次跟她沟通,如果她希望我做什么,请她用平铺直叙的句子。

比方可以直接说:「我希望你早点睡」、「我希望你明天来」,而不是

「如果你爱我,你就会早点睡」、「如果你爱我,你明天就会来」。

但不管我说了多少次,她依然会说:

「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叫我使用平铺直叙的句子。」

坦白说,这种逻辑没问题。

因为若P则Q成立,那么若非Q则非P必然会成立。

但重点不是这种逻辑成不成立,而是P与Q之间的关连吧。

或许我反应过度,但她每次用这种语法时我真的感到很不舒服。

由于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而吵架,我只能压抑住不满。

但这种压抑法其实很不健康,因为那像是把炸药往心裡堆积。

炸药不会消失,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危险。

一旦点燃引信,爆炸的威力将十分惊人。

有天晚上我们在山上看夜景时,她说:

「如果你爱我,你就会为我摘下天上的星星。」

这句话终于点燃了引信。

『如果妳不爱我,妳就会把裤子脱下来。』我说。

「你说什么?」她吓了一跳。

『如果妳不爱我,妳就会把裤子脱下来。』我问:『妳要脱裤子吗?』

她看着我,满脸惊愕。

『妳看,妳没把裤子脱下来,所以表示妳爱我。』

「你……」

『如果妳不介意,我以后会常常用这种逻辑跟妳说话。』

她应该很介意,因为看完夜景后我们就分手了。

朋友都说我太冲动了,为这种小事分手非常不值得。

我虽然也后悔自己的冲动,但我那时才28岁,还很年轻,

而且天涯何处无芳草,以后找个用正常句子说话的女朋友应该很简单。

没想到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之后整整七年我几乎跟女孩子绝缘。

幸好我的朋友和死党不少,日子过得还算充实,不会空虚。

但朋友们一个接一个交了女朋友,然后结婚,我身旁的人越来越少。

终于只剩下我是孤家寡人。

虽然那些结了婚的朋友老说羡慕我这种单身生活的自由,无牵无挂。

可惜这种自由就像飘浮在空中,虽然随便往哪个方向飘都可以,

但也正因为如此,徬徨、无助、寂寞和空虚会紧紧跟随。

不信你问问风筝,它喜欢身上有条线?还是线断了?

当一个人飘在空中久了,会渴望踏在地面的感觉。

我一个人在台南的新市租房子住,没有室友,也没有楼友。

下班后的时间,我通常看看电视、上上网、打打电动。

一个人可以从事的户外活动不多,除了跳楼外,大概就是看电影了。

因此我偶尔会出门看电影。

除了上班、吃饭、看电影会出门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要出门。

如果你可以帮我想到一个,我会很感激你。

刚开始享受一个人的自由时,确实很自在,也觉得世界更辽阔了。

那是一种「没人管我」的状态,可以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但自由久了便会有「没人在乎我」的错觉。

我的存在感开始变得薄弱,而且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了。

我很需要一个异性的伴,但我的生活模式很难遇见异性。

老是被动等朋友介绍女孩子给我认识也不是办法,我只能自力救济。

今年一月,某个民间团体扮起红娘,想举办一个男女联谊活动。

「贵死人了。」我看到报名费后,口气很不屑。

不屑归不屑,但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所以我毅然决然报了名。

这活动持续一整天,共有30对男女参加。

早上去报到时,发现报到处跟厕所一样,严格区分男女。

承办小姐给了我一个大概只遮住眼部附近的小面具,要我整天戴上。

「绝对不可以把自己的面具拿下,不然就会丧失资格。」她说。

『那么可以拿下别人的面具吗?』

「这……」她愣住了。

这规则我当然明白,我只是喜欢跟年轻女孩多说两句话而已。

为了避免男女只用外貌判断彼此,才会订出必须戴上面具的规则。

而且说实在的,会参加这类活动的男女,外貌大概也不出色。

不过一群男女戴上面具联谊,有时看起来会很像SOD的杂交派对。

我戴上面具,照了照桌上的镜子,脸遮住快一半,看起来好像蝙蝠侠。

『妳有看见我的伙伴罗宾吗?』我问。

「嗯?」她又愣住了。

『那我自己去找好了。』我又问:『妳想坐我的蝙蝠车吗?』

她乾脆装忙碌,不再理我。

整天的活动下来,不管坐车、吃饭、聊天,30对男女都戴着面具。

我除了跟7个女孩接触较久外,跟其他女孩都只是蜻蜓点水,

而且连水是热是冷都搞不清楚。

总会有几个男生特别受女生欢迎,也会有几个女生特别受男生欢迎。

能配对成功的,就是受欢迎的男生遇上受欢迎的女生。

不幸的是,我不是受欢迎的男生之一。

活动结束后几天,我打电话给四个女孩子,但没人说有空出来碰面;

而且也没有任何一个女孩主动打电话给我。

看来参加这活动不仅浪费钱和时间,连自信心也被摧毁。

还有什么认识异性的管道呢?

难道要等朋友的女儿长大吗?

那还得再等十几年,缓不济急。而且朋友一定会杀了我。

不然试试交友网站?

我去逛了几个交友网站,网站上那些男生的照片,我一整个觉得怪。

要嘛装气质,侧面向镜头,忧鬱地望着远方;

要嘛装酷,戴上墨镜,摆一张彷彿便秘的脸。

还有一栏要填上文字简述自己或是对爱情的看法。难道我要写上: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期待与妳成为生死相许的恋人。生生世世,至死不渝。」

我真的要这样吗?

如果真这么写,我一定会因鸡皮疙瘩掉满地而死。

二月的情人节到了,这种天杀的日子特别难熬。

我几乎想打电话到电台,点播梁静茹的《分手快乐》给天下有情人。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得找个人说话,什么人都可以。

拿起手机,打开手机通讯录,裡面存了很多笔资料,

这些都是我生命历程中某个阶段的好友或死党。

但他们的脸孔早已模煳,只剩下一组陌生而遥远的号码。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我按下通话键。

如果人的平均寿命是70岁,那么35岁的我刚好在中点。

人生的前半段,不管是好是坏、是得是失,都已经过去了;

后半段的人生,我要重新开始。

就像电脑速度变得非常慢甚至当机时,会按下Reset键重新开机一样,

我决定在我的人生中按下Reset,重新开始。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求人之水(2)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