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 蔡智恒小说全集|痞子蔡|蔡智恒

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二十二章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平成7年的5月13日,母亲节的前一天。灰暗已久的台南天空,终於下起了雨。这是AmeKo离开台湾後的第一场雨。大阪现在也在下雨吗?我很想知道。更想知道她过得好吗?是否也同样会想起远在台南的我呢?

打起雨伞,走到东宁路的那家丹比饼店。雨下得真大,即使打了伞,左肩仍然被雨湿透。妈妈喜欢吃芋头,所以我挑个芋头口味的蛋糕。好久没回家了,正好趁此机会跟家人团聚一下。提著蛋糕,踩著满地积水,慢慢走回去。

咦?信箱竟然多出一封被雨水溅湿的信。我太粗心了,刚刚出门时,怎么没注意到呢?我从积了一些雨水的信箱,拿出这封来自大阪的信。歪歪斜斜的字迹,一看就知道是AmeKo寄来的。雨子写的信,看来一定得淋些雨才会名符其实。

收起了伞,握著AmeKo寄来的信,直奔上楼。却把芋头蛋糕遗忘在楼下。在震天价响的雨声中,我小心翼翼地拆开了这封信…

蔡桑敬启。

今晚大阪下起了雨,下得好像是我们在台南共穿雨衣的那场雨。是你坚持的那一次。我不禁又想到了你,O-Gan-Ki-De-Su-Ka?你好吗?

回到日本,已经快两个月了。其实早就想写封信给你,尤其是四月初,那时大阪的樱花正落落大方地绽放。但我总是提不起笔,常常写到一半就无法继续。大概是少了点气氛吧!彬者应该说是少了点勇气。

直到今晚,大阪的夜空下起了这场我回到日本後的第一场雨。我突然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那时你手忙脚乱的样子,我现在仍然觉得很好笑。蔡桑,行鞠躬礼时,膝盖是不能弯的。懂吗?我可爱的乖学生。如果膝盖弯曲,就会像你教我的那句中文成语∶“卑躬屈膝”。这句成语用得对吗?我亲爱的好老师。

原来只要是雨,在日本或是在台湾,都会让人的思念更加清晰。你收到信时,台南的天空会不会也下起雨?而你,会不会也同样想念起我这个笨日本女孩呢?如果台南也下雨,那么我送给你的雨衣,你穿上了吗?还有,你一定要记得把明治神宫的平安符绑在书包上哦!

我好怀念那段在你书桌旁的日子。那时我既是你的老师,又是你的学生,在角色转换间,想必闹了不少笑话吧!蔡桑,我们一起上课的那个书桌,现在你做何用途呢?听谢桑说,你们最近都用它来打麻将,我想说的是∶你有赢钱吗?

我也忘不了在机场分别时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当然更忘不了元宵节那天,你教我的那首词∶“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後。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蔡桑,明年元宵节时,我们还能一起去看满天的烟火雨吗?你能不能帮我再次去求妈祖娘娘呢?

现在已是春末夏初的五月,樱花也已落尽。六月底我即将成为东京石原桑的新娘。我们日本女孩子相信六月新娘是最幸福的,我也不例外。所以过了六月,我就改名叫石原雨子,而不再是板仓雨子。但我坚持,你仍然应该叫我小雨。当然,你也可以叫我雨姬,只要你仍是加藤智的话。

你会来日本为我祝福吗?虽然我很希望你来,但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你说是吗?我很想带你去看看我的家乡,顺便去加藤和雨姬殉情的悬崖。但我们毕竟只是师生关系,所以即使我们真的到了那个悬崖,我们也没有理由一起跳下去。对吗?所以你不来也好。

连绵细雨有终时。细雨再怎么连绵,也还是会有雨停的时候。不是吗?我好像又回到在阳台上听雨声的那个夜晚。你听到雨声了吗?

蔡桑,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送你那件雨衣,是吧?其实在2月27那天,好来坞KTV外的雨势滂沱,那时我就想送你了。可是还是让你冒著大雨跑回家。你走後,我一个人不禁重复吟唱著“大阪季雨”的最後几句∶“让他在雨中归去,是我的错。雨啊!请把那个人送还给我吧。啊!大阪季雨……”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在我家乡的浪漫传说吗?我那时只告诉你,男孩若要向女孩表达爱意时,可以在下雨天里,邀女孩共穿一件雨衣。但我却一直没有告诉你,当她接受他的爱意或要向他表达爱意时,则会送他一件她穿过的雨衣。所以,请你务必好好保存这件雨衣。A-Ri-Ga-Do-Go-Zai-Ma-Su。

那么,加藤智,阿智A-Na-Da,Sa-Yo-Na-Ra了!

板仓雨子

平成7年5月6日

信纸已被湿透,是大阪的雨造成的?还是台南的雨?或是AmeKo的泪水呢?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二章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