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二章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到底是谁呢?

难道真的是鬼吗?

不要啊,我是自然组的学生,物理和化学已经把我吓得不成人形了,

你如果要吓人应该找社会组的学生啊。

我八字有点轻但不算太轻,而且没做亏心事。

我的成绩普通不会造成同侪压力、考试从不作弊、看到老师会敬礼、

作业都是自己写、常常让同学抄作业甚至会问他抄得累不累,

像我这样的高中生简直可以立铜像了。

鬼魂碰到我应该要感动得掉眼泪,而不是吓我啊。

我整天胡思乱想,稿子一个字也没写。

放学时原本想在纸条上写:『请问你有何冤情?』

但后来想想便作罢。

万一他说他的骨灰埋在学校的钟楼下,要在半夜12点正挖出来,

那我岂不是自找麻烦?

算了,还是把抽屉内的纸团清空,比较保险。

而且我还用抹布沾些水,把抽屉内擦干净。

拿抹布擦拭抽屉时,我突然想到:

如果这鬼魂信基督教,或许我可以去教堂拿点圣水洒进抽屉;

如果他信的是道教,那我只能请人画符了。

隔天一早,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进教室坐下。

先做一个深呼吸试着冷静,再低头往抽屉内察看。

然后我叹了一口气。

因为纸条又出现了。

「你终于学乖了,善哉善哉。

但你的书还是占了我的空间。」

善哉善哉?

莫非他信的是佛教?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在纸条上把《心经》抄写一遍。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不够力啦!我很凶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放学后我把抽屉内的四本书收进书包带回家。

总之,今晚就是边写稿边骂脏话边感到小小恐惧边觉得无可奈何。

原以为自己会像被日军抓到的抗日志士一样,不仅能忍受任何酷刑,

还会抽空对日本人吐口水。

没想到在不清楚对方是否真是鬼的状况下,便退缩了。

真是窝囊。

「会怕就好,终于知难而退了吧。

以后抽屉要收得干干净净,别再弄乱了。

要当个有公德心的高中生,不要像个被宠坏的小孩。」

我像个被宠坏的小孩?

乖乖认输还要被消遣,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放学后我到附近的城隍庙,拿了一本《大悲咒》。

晚餐吃素,饭后洗个仔细的澡,然后回到书桌前正襟危坐。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罗耶……

我用毛笔将415字《大悲咒》全文抄写在纸上。

如果纸条不再出现那就算了;

如果又有纸条,只好请观世音菩萨作主了。

「嘿,今天你很乖,抽屉很干净。

请你吃颗糖。」

除了有纸条,还真的有颗糖。

我可不敢吃那颗糖,搞不好这只是我的幻觉,

它其实不是糖而是元宝蜡烛或是冥纸之类的。

我下定决心,将那张抄了《大悲咒》的纸,端正摆进抽屉内。

纸的四角还用透明胶带贴住。

「你毛笔字不错,这礼物我收下了。为了报答,我说个笑话给你听。

去年母亲开刀,我很担心,因为母亲很怕痛,而手术后是很痛的。

母亲手术完后我去看她,只见她神色自若、有说有笑。我很好奇,

问:『妈,你不痛吗?』她回答:『不会啊。有人告诉我念大悲咒

很有效,于是我就念了三遍大悲咒,果然离苦得乐。』

我更好奇了,又问:『可是妈,你不会念大悲咒呀。』

『我会呀,我就大悲咒、大悲咒、大悲咒,这样给它念三遍。』

ps.这算是个笑话吧?」

这纸条是什么意思?大悲咒的冷笑话吗?

关于大悲咒的冷笑话,我只听过如果要把小杯的豆浆变成大杯的,

念大悲咒就行。

但重点不是这个冷笑话有几颗星,而是他为什么说这些啊。

我的恐惧感莫名其妙消失了,剩下的只是疑惑而已。

他应该不是鬼,那么他到底是谁?又为什么总在我抽屉内留言呢?

我想了半天,一点头绪也没,索性不想了。

既然不是鬼,那就没什么好怕了,我又把那四本书放进抽屉。

放学时,照例所有同学都要先简单打扫一下教室再离开。

我今天负责擦窗户,这是最轻松的工作,通常会最早完成。

我擦完窗户便回到座位,背起书包准备回家。

坐我右手边的同学拿着扫把扫到我身旁时,说:

「喂,你抽屉还有东西没带走。」

我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掐住他脖子,叫了一声:『原来是你!』

他吓了一跳,扫帚掉到地上发出清脆声音。

他用力挣脱后,瞪了我一眼,说:「干嘛啦!」

『你为什么要吓我?』

「我吓你?」他一脸茫然。

鸡同鸭讲了一会,我才知道他只是好心提醒我,怕我忘了带书回家。

「而且晚上还有补校学生来上课,把书放抽屉里不好。」他说。

『补校学生?』我很惊讶。

「是啊。」他瞄了我一眼,「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我几乎是叫了出来。

「你真够笨的,连这个都不知道。」

他说完后便不理我,继续扫他的地。

我怎么会知道我们学校还有补校学生?

这东西考试又不会考!

原来只是跟我共用同一张桌椅的某个补校学生,根本不是鬼。

他说的对,我真够笨的。

困扰多时的谜团终于解开,我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起来。

自从国文老师逼我写作文以来,我已经不知道快乐是何物。

突然袭来的快乐情绪,让我一个劲儿笑个不停。

于是我回到座位,拿出一张纸,打算也写个笑话给念补校的他。

『我也说个笑话给你听。有个嫖客跟妓女在办事时,妓女一声不吭。

嫖客抱怨:「你这么安静我不够爽啦,你是不会叫春吗?」

妓女回答:「我当然会叫春。」嫖客说:「那就叫几声来听听。」

于是妓女就叫:「春、春、春……」

ps.这笑话跟你的笑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晚上在书桌前念书时,偶尔会莫名其妙笑了出来。

我还唱歌喔,而且是英文歌呢。

『Sayonara……Japanesegoodbye……whispersayonara……

smilinganddon’tyoucry……』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哼着这首《樱花恋》的电影主题曲。

隔天早上带着期待看到纸条的心走进教室。

他会写些什么呢?

也许因为我写的笑话很好笑,他想跟我义结金兰也说不定。

「低级!无聊!变态!

还有,你干嘛又把书放抽屉里,很烦耶!」

啊?

怎么会这样?

这是五颗星的冷笑话,而且还是黄色的耶。

任何一个健康的高中男生听到这笑话都应该感动得痛哭流涕啊。

莫非「他」是个女孩?

我一直以为他是男的,因为我们学校是男校,没半个女学生。

甚至在校园里流浪的狗都是公的。

难道补校有收女学生?

我犹豫了一会,在今天的纸条上写下:

『不好意思,请允许我问你一个深奥的问题。

你是女的吗?』

「废话。我是个心地善良、清新脱俗的补校女生。

而你,却是个没公德心、低级无聊的高中男生!」

我有点不知所措,毕竟和尚学校待久了,毫无面对女同学的经验。

只好用很客气的口吻写下:

『对不起。我把书收回家了。

我一直以为这抽屉只有我在用,并不是故意要占用你的空间。

请你原谅我的无心之过。』

「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

如果要修到共用一个抽屉,大概也得要十个月。

所以擦去你眼角的泪珠吧,我原谅你了。」

擦个屁泪,莫名其妙。

不过她肯原谅我,可见不是小气的女生。

只要不是小气的女生,那就好说话了。

『你之前干嘛装鬼吓我?』

「因为你笨呀。是你自己把我当成鬼的。」

『那你还是可以告诉我,你其实只是个补校学生而已。』

「谁叫你抽屉不收拾干净,活该被吓。」

『不好意思,我有苦衷。我要写一万字作文。』

「什么样的作文?」

『论孝顺或谈孝顺之类的,要比赛的。』

「你作文很好吗?」

『不好。我是被陷害的。』

「所以你是好人。」

『为什么这么说?』

「只有好人才会被陷害呀。」

这样的对话在面对面时只要花一分钟,

但在抽屉内的时空,却要花六天。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二章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