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蓝天刺白矛 | 蔡智恒小说全集|痞子蔡|蔡智恒

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5. 蓝天刺白矛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电梯内的紧急呼叫铃似乎失去了作用,按了几次也没回音。

试著在电梯裡喊:『来人啊!救命啊!』

外面也没回应。

打开手机,带来一点光亮,而且手机内也还有讯号。

想了一下,只能拨电话给饶雪漫。

『我被困在电梯内了。』我说。

「那是你的因果。」她淡淡地回答。

『喂!』

饶雪漫拨了通电话到饭店柜台,柜台来了人到电梯门口。

「裡面有人吗?」外面的人轻轻敲著电梯门。

『现在有。』我说,『但过不了多久,可能会变成鬼。』

「您再忍耐一下,我们正紧急发电。」

20分钟后,电梯门开了。

我走出电梯,柜台的藏族姑娘给了我一个歉意的笑。

活佛提醒我要随时随地心存善念,因此我也没抱怨。

我只说:『俺嘛呢叭咪吽。』

又拨了通电话给饶雪漫,感谢她的帮忙。

「我们明天会到林芝。」她说,「车上还有空位,一起去吧。」

我回了声好,然后到外面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吃完晚餐回饭店,不敢再搭电梯,只好爬楼梯回房。

隔天一早,拉著行李在饭店门口等著雪漫团的旅行小巴来接我。

「早上好。」柜台的藏族姑娘脸上挂著笑。

『俺嘛呢叭咪吽。』我说。

「那是六字真言,不是问候语。」她说。

『你执著了。』我笑了笑。

「要去哪玩?」她问。

『林芝。』我说。

「那是西藏气候最好的地方。」

『那裡不会停电吧?』

她笑了笑,表情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开玩笑的。』我也笑了笑。

「那是金刚结吗?」她突然指著我胸前问。

『嗯。』我说,『大昭寺活佛打的。』

「那麽你一定可以看见南迦巴瓦峰。」她说。

正想问南迦巴瓦峰是什麽时,车子刚好到了。

冬季的西藏,入夜后温度迅速降至零下,太阳出来后还是很冷。

直到下午两点过后,才会稍稍觉得温暖。

我刚上车便发现遗留在车上三分之一满的矿泉水已结成冰。

而沿路上到处可见的冰洼也见证了夜晚的冷。

拉萨到林芝约400公里,走的是风景最美、路况却最险的川藏公路。

沿途经过达孜、松赞干布的故居——墨竹工卡、工布江达等。

车子总在群山间盘绕,山的外貌都不一样,有时像白髮老者;有时像身上穿著灰绿色藏袍的朝圣者;有时像傲骨嶙峋的侠客。

车子在海拔超过五千公尺的米拉山口略事休息。

依旧是深邃且清澈的蓝天,附近的山头上满是积雪。

整个山口被蓝、白、红、绿、黄的五彩经幡覆盖,一片幡海旗林。

经幡迎风飘扬,据说每飘动一下便意味诵经一次。

在这风势猛烈的米拉山口,我可能已经听了上万次诵经声。

长途跋涉的车,为了降低抛锚风险,车内并未开空调。

因此即使坐在车内,身上仍是全副武装,围巾、手套都没卸下。

中午下车吃午饭时,仍然戴著手套拿筷子,感觉有些笨拙,像外国人刚学著拿筷子吃饭的样子。

走了十个小时才到林芝地区首府所在地——八一镇,晚上在此过夜。

这是一座新兴现代化城市,市容跟拉萨明显不同,气候也温暖多了。

我吃过晚饭后在街头漫步一会,渐渐感到舟车劳顿的疲累,

便回饭店钻入被窝睡觉。

隔天起了个早,吃完早餐后走出饭店,四周的山上飘了些白云。

这是我进藏第五天,第一次看见蓝天裡有白云。

林芝果然不愧有「西藏的江南」之称,气候湿润多了,平均海拔也「只有」三千公尺。

饭店外面停了辆Jeep四轮驱动越野车,一个年轻男子站在车旁。

我听见他叹了一口气,嘴裡都哝说著:「零下一度啊。」

『《零下一度》是本好书。』我说。

他微微一楞,然后笑了笑,说:「没错。」

我和他在车边聊了起来,他看起来只有20多岁,年轻而帅气。

他说他叫韩寒,是个赛车手,从成都沿川藏公路开到这裡。

待在林芝三天了,一直没看清楚南迦巴瓦峰的样子。

『南迦巴瓦峰?』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名字。

南迦巴瓦峰是世界第十五高峰,海拔7782公尺。

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名山之首。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评选结果,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它的难见性。

南迦巴瓦峰所在地空气湿润度大,以致云层偏低,所以能见度很低。

人们常说珠穆朗玛峰一年只有29天接受世人的瞻仰,但能清楚看见南迦巴瓦峰全貌的天数,比珠穆朗玛峰还要少。

「前两天我只看见南迦巴瓦峰的朦胧身影。」韩寒叹口气说,「刚刚听说色季拉山上是零下一度,空气又湿润,恐怕会下雪。那就更难见著南迦巴瓦峰了。」

我想起昨天离开拉萨时那位藏族姑娘的话,便说:

『别担心。今天一定可以看见南迦巴瓦峰。』

「为什麽?」韩寒很疑惑。

我指了指胸前的金刚结,告诉他拜见大昭寺活佛的事。

「你可以跟我一道去看南迦巴瓦峰吗?」韩寒问。

『有何不可。』我说。

韩寒很高兴,请我上了车,我们便出发。

车子开始爬上色季拉山,翻越色季拉山的途中可以远眺南迦巴瓦峰。

一开始山上还是云雾袅绕,爬了一会云层似乎散去一些。

我们边欣赏四周的美景边聊天,心情很愉悦。

突然间,韩寒大叫一声,然后将车子停在路旁,打开车门跑出去。

我也跟著离开车子,只见一座雪白的山峰突然矗立在眼前。

那就是南迦巴瓦峰。

南迦巴瓦峰与我所站的地方,垂直落差超过四千公尺。

对仰观者而言,这种视觉震撼是非常强烈的,也因此更能感受所谓山峰之高与峻。

此时约早上11点,蓝天只是单纯的蓝,没有半点白云,空气清淨。

南迦巴瓦峰的全貌一览无遗,毫无掩饰。

「值了!值了!」韩寒很兴奋,「摔车都值。」

韩寒又叫又跳,从车上拿出脚架,拼命拍照。

我静静体会这种视觉上的震撼,身子某部分好像已飘向南迦巴瓦峰。

我突然想起「蓝天刺白矛」这句话。

不远处有个朝圣者正三步一拜,沿路磕长头,从山上往下。

这种绕著心中的神山沿途磕长头的方式,应该是所谓的「转山」。

他经过我面前时,我看了一眼,他的外貌看来像是汉人。

当他不知道第几千或几万次从葡匐于地到爬起身时,动作突然停了。

「那是金刚结吗?」他的脸朝向我。

我点了点头。

韩寒似乎也对这位朝圣者好奇,便走过来询问。

这位朝圣者叫路金波,是内地的出版商。

一年前到西藏后,深深被磕长头的藏民所打动,也开始磕长头。

这一年来绕著神山转山、绕著圣湖转水,为土地与世界祈福。

路金波对金刚结很感兴趣,我也简单告诉他大昭寺活佛说过的话。

「你们知道南迦巴瓦在藏语中的意思吗?」路金波问。

『不知道。』我和韩寒同时摇头。

「南迦巴瓦的意思,就是直刺蓝天的长矛。」

「啊?」我很惊讶,不禁又转头看了一眼南迦巴瓦峰。

我恍然大悟,这应该就是「蓝天刺白矛」。

『那麽枯柳披金衣呢?』我问。

「我也不知道。」路金波摇摇头,又说:「不过半年前我在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时,倒是对寺庙外的高原柳印象深刻。」

我默记扎什伦布寺这名字,打算前去。

「可以请你为我祝福吗?」路金波说。

『扎西德勒。』我双手合十。

「谢谢。」

路金波点个头后,转身继续三步一拜,往山下磕长头。

「要记得按时给作者版税啊!」韩寒朝他的背影大喊。

韩寒了却观赏南迦巴瓦峰的心愿,想往西到拉萨,邀我同行。

我心想饶雪漫她们会待在林芝玩三天,便决定与韩寒回拉萨。

沿途偶见沿公路磕长头的藏民,在绵延的山路中,他们的身影看似寂寞,在我眼裡却很巨大。

我和韩寒都觉得,这是我们在西藏所见,最令人感动的景象。

韩寒毕竟是赛车手,回拉萨的旅途快多了。

当我闭目休息时,南迦巴瓦峰的景象便浮上脑海。

车子突然剧烈颠簸,我便睁开双眼。

「这裡在修路。」韩寒说。

看了看四周,发现是水资源局的工程,像是兴建电厂。

原本不以为意,又闭上眼,但脑中的白矛突然刺破蓝天。

我明白了。

西藏河川上游的水量常来自融雪,冬天天气冷,融雪量少。

而且西藏冬天的降雨量远比夏天少,因此冬天河川水位很低。

西藏主要依赖水力发电,冬天水位低、水量少,发电量自然更小;但因为冬天必须常开暖气的关系,用电量却比夏天大。

这说明了西藏冬天的发电量根本不够,所以得赶紧兴建电厂,也说明了为何这次我在拉萨天天遇到停电。

我好像明白了什麽,又好像开始担心起什麽。

不过水力发电是乾淨的能源,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应该可以放心。

但心裡还是隐隐觉得不安。

晚上八点半回到拉萨,布达拉宫的夜景非常灿烂夺目。

我们找了家川菜馆(其实西藏的内地菜几乎都是川菜)吃麻辣锅。

吃到八分饱时,服务员走过来说:

「十分钟后即将停电,可不可以请你们先付帐?」

韩寒觉得很夸张,我倒是已经见怪不怪。

韩寒年轻,身手较敏捷,掏钱包的速度比我快多了。

因为他很会赚钱、人又帅,如果不让他请客,他会折寿的。

活佛提醒我,要心存善念,所以我抱著慈悲的心让他请客。

我建议韩寒到拉萨的另一头找饭店。

「为什麽?」他问。

『如果我猜的没错,拉萨会採取轮流停电。』我说。

我们果然在没有停电的区域找了一家饭店,互道了晚安后,便进房歇息。

虽然可以开著暖气睡觉,但我反而有些失眠。

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公尺。藏语意为「直刺蓝天的长矛」。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5. 蓝天刺白矛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