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7. 巴松错中错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彷彿得到新生。

韩寒要继续西行到定日,然后前进珠穆朗玛峰;我则要回到拉萨。

我和韩寒道别,并感谢他这几天的帮助。

『听说过了日喀则,路就不好走了,几乎都是土路和泥石路。』

我握了握他的手,『路上小心。』

「别担心。」韩寒笑了,「我可是拿过赛车冠军呢。」

韩寒挥挥手,便钻进车子。

『要好好拍电影啊!』韩寒的车子起动后,我朝车后大喊:

『别光顾著和女孩子谈恋爱啊!』

「师兄!」韩寒将头探出窗外喊:「这样也是一种执著啊!」

告别了韩寒后,我到贡觉林路上搭车回拉萨。

西藏的公车只是小巴,不是一般城市裡常见的公车。

因为只有小巴才能在绵延几千公里的山路上行驶。

沿途见到几次阵阵白烟,通常在远处升起。

那叫「煨桑」,是西藏最普遍的祭祀活动,随著缕缕上升的白烟,

人们认为自己的身、语、意和愿望,已传递给神灵。

我也闭目祈祷,祈求能好好扮演这一世的角色。

下午四点左右回到拉萨,然后又到第一天来拉萨时所住的饭店。

安顿好行李后,直奔玛吉阿米。

「哇!」石康带著一壶青稞酒走近我,「几天不见了!」

我和石康便聊起这几天的所见所闻。

「原来蓝天刺白矛、枯柳披金衣是这意思。」石康似乎恍然大悟。

我说我的假期快结束了,不打算去珠穆朗玛峰,打算明天离开西藏。

石康说他这代理老板的身份今天也会结束,明天真正的老板会回来。

「明天我送你到机场吧。」石康说,「然后我也想去珠穆朗玛峰。」

这次西藏之行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临别前夕有些不捨。

我和石康就在玛吉阿米内拍了几张照,留作纪念。

『啊?这……』我看著数位相机内的图档,说不出话。

石康将头凑过来一看,惊讶地说:「又是光圈!」

「我还是去打印出来吧。」我们同时沉默一会后,石康终于开口。

那是我和石康站在挂满老照片的黄牆前的合影,

光圈出现在某张老照片上头。

这次的光圈只有一个,而且呈现金色,

和布达拉宫佛像壁画上的光圈明显不同。

我没跟石康再打20分钟内回来的赌,只是静静坐著等他。

石康将带有光圈的那张老照片影像裁剪下来,放大印成一张A4纸。

我们坐著琢磨一会,又站起身到牆前研究那张老照片有何特异之处?

甚至研究那张老照片的裱框。

结果都是一样,看不出奇特的地方。

石康拿起数位相机,用相同的角度往同样的地方拍了几张,

照片也都很正常。

『难道还要再去问大昭寺活佛吗?』我苦笑著。

「不好吧。」石康也苦笑,「再问下去,活佛便可兼职帮人分析灵异

照片了。」

「问我吧。」

我和石康闻声转头,又是穿黑衣黑裤戴黑帽的神秘人蔡骏。

「你应该是懂得一个屁股。」石康说。

「什麽意思?」蔡骏问。

「懂个屁!」石康大声说。

蔡骏不理会石康,直接坐了下来,向我伸出手。

我将那张A4纸递给他。

「嗯……」蔡骏沉思一会,说:「我懂了。」

『真的吗?』我很惊讶。

「没错。」蔡骏站起身,突然伸手指向我和石康的身后,说:

「外星人!」

我和石康反射性回头,但什麽也没看到。

转头回来时,蔡骏已拿走那张纸并跑到楼梯口。

「混蛋!」石康大骂。

「我不是混蛋,我是神秘人蔡骏。」蔡骏跑下楼,边跑边说:

「我去问大昭寺活佛。」

晚饭时分快到了,石康说今晚乾脆让他请吃饭。

盛情难却之下,我便留下来吃晚饭。

菜很丰盛,我对牛肉饼和香浓的犛牛酸奶留下深刻的印象。

吃过饭后,正准备告辞时,蔡骏又突然出现在楼梯口。

「活佛见到我了。」蔡骏说。

「说反了吧。」石康说。

「我没说反。」蔡骏说,「我没见到活佛,但活佛见到了我。」

『什麽意思?』我听不太懂。

原来蔡骏跑进大昭寺内,在佛祖等身像前拼命磕长头。

可能是因为他嘴裡咬著纸,喘不过气;也可能是他磕头太用力,

磕了一会头后,他便晕过去了。

等他醒来后,身旁站了位喇嘛,喇嘛说活佛刚好经过看见昏倒的他,

也看见他嘴裡咬的纸。

活佛除了帮他灌顶外,还说了一句话。

「哪句话?」石康问。

『喇嘛把活佛的话翻成汉语,写在一张纸条上给我。』蔡骏说。

「纸条呢?」石康问。

蔡骏没回答,从口袋裡拿出一样东西。

「看镖!」蔡骏突然说。

只见一团东西朝我和石康飞过来,我反射性闪开。

「唉育!」石康惨叫一声。

我见到那团东西躺在地上,弯腰捡了起来。

那是一张揉成团的纸条包裹著一颗小石头。

『是鸡血石吗?』

我看见石头上的红色部位,便用手指擦了擦,颜色竟然掉了。

『啊?』我吓了一跳,『是血耶!』

「混蛋!」石康右手摸了摸后脑杓,然后看看手心,

「我流血了!」

蔡骏又溜掉了,石康不断咒骂著。

我摊开纸条,纸条上写著:巴松错中错。

『巴松错中错这句,让你想到什麽?』我问。

「好痛。」石康回答。

我等石康擦拭好伤口,简单上点药,再一起研究巴松错中错。

我知道「错」在藏语是湖的意思,那麽错中错呢?湖中湖吗?

这不合道理啊。

「我知道巴松错,那是俗称红教的宁玛派圣湖。」石康说,

「但错中错我也搞不懂。」

石康果然也不懂,我们又陷入沉思。

「不如明天我们去趟巴松错吧。」石康说。

『远吗?』我问。

「距离拉萨300多公里,开车的话要六个钟头。」

『这……』

原本打算明天离开西藏,但又很想知道巴松错中错到底是什麽?

「别执著了。」石康说,「多待一天再走吧。」

『说得对。』我笑了笑。

「我也要去。」蔡骏又出现在楼梯口。

「你还敢来!」

石康像隻猛兽衝了过去,蔡骏闪得也快,两人的身影迅速消失。

过了一会,石康才回来。

「混蛋,跑得真快。」

石康喘口气后,说他明天一早会开车到饭店接我。

约好了时间,我便离开玛吉阿米。

隔天一早,天还没亮,我们便出发前往巴松错。

为了节省时间,石康带了些糌粑、犛牛肉乾和酥油茶在车上,

中餐不打算下车找餐馆吃。

旅途很顺利,下午一点半左右就到达巴松错。

我们踏著地上的积雪沿著湖边走,湖畔原始森林密佈。

我很惊讶巴松错的湖水可以如此幽深乾淨。

湖水清澈见底,四周山峰倒映其中,像是世外仙境。

如果你够无聊,原地倒立也能看见相同的景象。

我在一处石堆旁停下脚步。

「那是玛尼堆。」石康说。

这些石头上虽然没有刻写任何文字和图像,

但当它们被堆成金字塔形状后,便开始与众不同,彷彿充满灵气。

「玛尼堆中的每一颗石头,都代表一个藏人纯淨而虔诚的心。」

石康从地上随手捡起一颗石头,先将石头贴在额头虔诚默诵祈祷词,

然后把这颗石头安放在玛尼堆上。

「你可以绕著玛尼堆转三圈,这会给你带来安慰。」石康说。

我顺时针绕著玛尼堆转三圈,转完后觉得自己就像巴松错的湖水,

内心清澈而且平静。

然后我在远处树林中隐约看见屋角,像是寺庙的殿簷。

走近一看,发觉是座小岛,而且还有浮桥与陆地相连。

夏季水位高时,小岛的样子应该很明显,或许得搭船才能到岛上;

但冬季水位降低,小岛几乎快与陆地相连,浮桥只约20公尺长。

远远望去,很容易误以为这小岛是湖边陆地的一部份。

我和石康二话不说,走上浮桥到了小岛。

岛上有些奇岩怪树,还有一棵桃树和松树长在一起的「桃抱松」。

走没多久便豁然开朗,看见一座寺庙。

这是宁玛派古寺,大门左右两侧各有男、女生殖器半身人形木雕。

这间寺庙很小,主要供奉宁玛派始祖——莲花生大师。

这尊莲花生大师佛像很特殊,造型非常凶恶,像愤怒的鬼怪。

传说莲花生大师为了普度众生,具有八种变相,即莲师八变。

这尊佛像应该是其中的忿怒金刚像。

寺内昏黄的灯光下,眼前突然矗立此一忿怒金刚,心头不禁一惊。

这样也好,如果我有心魔,魔障或许可以被驱除。

走出寺外,举起相机拍下这座寺庙的外观。

拍完后,检视一下图档,我竟然又在寺庙上的蓝天看到光圈。

先是惊讶,继而感到一阵熟悉。

我想起来了,考完大学联考准备填志愿的那个午后,

我在窗外天空看到的像光又像影的东西,就是这种光圈。

「扎西德勒。」

我闻声抬头,只见一位年约60岁身著红衣的喇嘛站在我面前。

他头上还戴著一顶御寒用的白色毛帽。

『扎西德勒。』我双手合十。

「你从城市裡来?」喇嘛问。

『嗯。』我点点头。

「你觉得城市和西藏有何不同?」

『在城市,路是宽广的,但视野狭窄。』我回答,

『在西藏,路是狭窄的,但视野辽阔。』

「拍出佛寺的美了吗?」他又问。

『佛寺的美,根本拍不出。』我摇摇头,

『因为佛寺的美,不在外观。』

他点点头,又问:「天堂与地狱的间隔有多远?」

『只在一念。』虽然纳闷他这麽问,但我还是恭敬地回答:

『因为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他终于露出微笑,说:「欢迎来到千年古刹——错宗寺。」

这间寺庙叫错宗寺?

原来巴松错中错不是指湖中湖,而是巴松错湖中的错宗寺!

玛吉阿米牆上老照片的光圈7-1

巴松错。左边为湖中之岛,隐约露出错宗寺的殿簷。7-2

错宗寺。左下角有男性生殖器半身人形木雕。

右上角的蓝天有个光圈,下方隐约可见有个喇嘛扶著栏杆下阶梯。7-3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7. 巴松错中错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