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2. 珊珊学姐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承她吉言,我侥幸考上南部一所大学。
虽然榜不算太金,但终究是题了名。

我在南部求学和成长,原本期待能考上北部的大学,可惜无法如愿。
也许是因为遇见她的机率只有0.38,如果超过0.4,
应该就能考上北部的大学了。
差可告慰的是,虽然仍在南部,但起码换了座城市。

放榜前一天我透过电话查询榜单,电话拨通后输入准考证号码,
三秒钟后便听见答录机中传来甜美的女声:
「蔡修齐同学您好。恭喜您录取国立OO大学XX工程学系。」
我没有特别的兴奋感,只觉得松了一口气,黑暗的日子终於结束了。
不过我随即想到,如果输入的准考证号码不在榜单中呢?
「XXX同学您好,请节哀。请相信生命依旧美好,一定要坚强哦。」
会是这样吗?

隔天报纸出来后,摊开一看,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名。
找到录取的校系,确定自己名字真的在上头后,突然觉得很失落。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根本无法知道她是否录取?或是录取哪间大学?
直到此刻我才死心,我之后的生命历程不会再有她的踪迹。
但即使没有踪迹,她的身影应该会在我脑海里逗留很长很长的时间。
因为你怎能经过一片海,却忘了它的蓝?

算了。上了大学后,下一个春天便会来临。
仔细察看未来同学的名字,发现女生只有5位,而男生有50位。
果然如传说般,这个学校工程学系的男女比例悬殊。
不过聊胜於无,起码比高中时代好多了,因为我高中念的是男校。

开学后才发现班上女生只有4位,原来有个叫李君慧的同学是男生。
这世界很残酷,取女生名字的可能是男生,但取男生名字的就是男生。
一下子班上的女生少了两成,对我的打击还满大的。
而这个叫李君慧的同学也刚好成为我宿舍的室友之一。
他的身材算魁梧,个性有点软,但人很正直,是当朋友的好人选。

学校宿舍是四人房,我得学习和适应跟别人共同拥有私密的生活空间。
还好我的个性虽然没有大的优点,但也没明显的缺点,
室友们看来也是如此,所以相处还算融洽,几天后就能打成一片。
另两位室友分别是阿忠与小伟,依姓名的最后一个字叫。
至於李君慧,我只能连名带姓叫他,因为如果我叫他「小慧」,
旁人搞不好会以为我和他之间有暧昧。

高中时代6点不到就得起床,出门得花45分钟车程才能到校。
现在只要5分钟就能到上课地点,对我而言简直是天堂。
大学是个培养独立思考的地方,这点我有很深刻的感受。
例如我会因为第一堂课的上课时间而自动调整起床的时间,
8点上课7点40起床;9点上课8点40起床。
而且我脑袋真的会独立思考喔,它会根据该堂课是否会点名、
老师是否机车、是否很想继续睡等因素,判断该不该起床。

11月初系上学长办了两天一夜的迎新露营,地点在垦丁。
对大一新生而言,这是很重要的活动,也很令人期待。
玩趣味游戏时,因为女生实在太少了,只好由男生扮演女生的角色。
比方咬著小吸管传橡皮筋的游戏,原本应该贴近青春女孩的脸庞,
闻到她身上阵阵幽香,感受她吹气如兰,光幻想一下就觉得亢奋。
然而现在却是跟臭男生耳鬓厮磨,我猜我和对方都很想死。
晚上躺在满是汗臭味的帐棚里,在鼾声雷动中我开始思考人生。
如果持续这种状况,我四年大学生活或许很充实,但可能会太阳刚。

回到学校后左思右想,决定要参加社团,拓展女孩人脉。
但我仔细想了几天,竟然想不出除了念书以外的专长或兴趣。
经过高中三年的摧残,所有非念书的兴趣在萌芽前就被连根拔掉了。
剩下可以称之为兴趣的部分,可能是基於人性,而非兴趣本身。
比方如果我对游泳社有兴趣,不会是因为喜欢游泳,
而是因为喜欢看女孩穿泳装。
但我不会也不该因为泳装女孩而加入游泳社,即使她们穿上比基尼。

阿忠与小伟加入国术社,书桌旁各自摆了把木制苗刀,看起来很酷。
李君慧加入合唱团,书架上放了几本乐谱,偶尔还有女孩来教室找他。
周三晚上很难熬,因为国术社和合唱团当晚都有社团活动时间,
我只能独自待在寝室里思考人生。
乾脆去学生活动中心走走吧,所有社团办公室都在那里的三楼和四楼,
或许我可以找到合适的社团。

爬上学生活动中心的三楼,眼前是一块自由空间,约有两间教室大小。
左右各一条长长的走廊,社团办公室就分布在走廊两侧。
办公室门口挂著社团名牌,墙上也贴满活动讯息或招募新社员的海报。
我两条走廊各走了一遍,没发现感兴趣的社团。
叹了口气,继续爬上四楼。

四楼的格局跟三楼一模一样,自由空间里摆了一些桌椅,分布很凌乱。
墙上钉了几块白板和布告栏,剩余的墙面几乎被海报占满。
学生分成几群,坐在椅子上聊天或讨论,谈笑声非常响亮。
刚刚在三楼没仔细观察这种空间,我想在这里看看或许会有新发现。
我在一张海报前驻足,因为上面写著:公车吊环握法测性格。
那是心理社的海报。

这个测验有六个选项,我选了第五个答案:用五根手指紧握住吊环。
如果以我高中时的通车经验来说,我觉得其他答案的意义不大。
例如一手同时抓住两个吊环、两手各抓一个吊环这两种答案。
在那种拥挤的状况,一个人要抓住两个吊环根本不太可能,
即使可能也不应该,如果有人因此而没有吊环可抓,就太没公德心了。
至於用三、四根手指钩住吊环这个答案,最好你指力够强,
不然你要有在公车上跳国标舞的心理准备。
国标舞?我整个人瞬间冻结。

我经常想起她,但从未突然莫名其妙想起她。
四个多月了,她的影像在脑海里只蒙上一层细细的灰尘。
我用嘴巴轻轻一吹,影像立刻清晰无比。
栀子花女孩啊,此刻你在哪里?正在做什麼呢?

「呆板的发型、青涩的神情,他应该是大一生。」
「从他的视线看来,像是对这个地方很好奇,可见他很少来或是根本
没来过这里。所以他应该没有加入社团。」
「上衣没扎好,露出一小截衣角,头发没有梳理而且双脚踩著拖鞋,
我推测他的个性很散漫。」
「不。他走路时脚步沉稳,视线移动时有一定规则,个性应该不散漫。
我推测他应该没有女朋友,所以还不习惯打理自己的外表。」

我转过头,发现离我七步远坐著两个女孩,似乎正对著我说话。
她们的长相都不错,也同时属於甜美型,最大的差别是短发和长发。
不能以貌取人的道理你知道、我知道、拿石头打小鸟的死小孩也知道,
所以我喜欢的女生不一定要长得漂亮,只要让我有感觉就好。
只不过让我有感觉的女生总是长得很漂亮。

当我一看到令我有所感觉的女生,心里立刻会选择特定的形容词,
比方可爱、甜美、漂亮、清秀、标致等来形容她们。
如果难以选择,也会用长得不错、还满好看、气质很好等来形容。
这两个女孩会让我心里立刻选择形容词,我选的都是甜美。
以外貌而言,她们是属於让我45%心仪的女生。

「没来过这里现在却来了,而且又不是走进社办找人,所以他应该是
想加入社团。」短发女生说。
「没错。」长发女生说,「而且每张海报他都看得很仔细,可见他很想
参加社团,但还没有决定加入哪个社团。」
我愈听愈奇,从她们的视线看来,我可以确定她们就是对著我说话。
但她们竟然用第三人称,而且不在乎我也正注视著她们。

「至於在海报上吹气嘛……」短发女生想了一下,「应该是海报上刚好
停了只蚊子或是其他昆虫,所以吹气赶走它。」
「不。」长发女生摇摇头,「我推测他是处女座,有洁癖,见不得海报
有灰尘,所以才会吹气。」
『都不对。』我终於插上嘴,『海报上面没有虫,而且我是金牛座。』
她们楞了一下,互望了一眼后又同时转头看著我。

「学弟。」短发女生向我招招手,「过来坐一下。」
我没迟疑,直接走向她们,然后坐在她们面前。
「既然没参加社团又想加入社团,要不要加入心理社?」长发女生说。
我想了一下,不是因为要考虑是否加入心理社,
而是因为原本想问她们怎麼知道我是学弟、没参加社团、想加入社团,
但随即想起她们的答案早在刚刚对话时就出现了。

『请问你们刚刚在做什麼?』我问。
「反客为主,这招厉害哦。」短发女生笑了笑,「光看这一招,就知道
你很有成为心理社社员的潜质。」
「我回答你吧。」长发女生说,「我们在做人物侧写,对象是你。」
『人物侧写?』
「那是心理社社员常玩的游戏。」短发女生说,「仔细观察一个人的
外表、谈吐、行为举止等等,判断他性格上的特徵和心理状态。」
「我们回答完了,轮到你了。」长发女生问:「想加入心理社吗?」

『这……』我开始犹豫,毕竟这很突然,而且我对心理社还很陌生。
「你是工学院的学生吗?」短发女生问。
『是的。』我点点头。
「那麼你班上的女生很少,而且你没女朋友。想认识更多女孩应该是
你想加入社团的理由之一,搞不好是最大的理由。」长发女生说。
「既然如此,就别再犹豫了。心理社也有一些女社员。」短发女生说,
「而且你不觉得我们长得很漂亮吗?」

短发女生说完后,跟长发女生相视而笑,两人的笑容同样甜美。
这种笑容太犯规了,我心中的防线瞬间被击溃。
「这是入社申请表,你填一下基本资料。」长发女生递给我一张纸。
「笔在这里。」短发女生递给我一枝笔。
我立刻提笔在纸上写下姓名、系级、寝室号码等基本资料。
「欢迎加入心理社。」她们异口同声,「我们是珊珊学姐。」

『珊珊学姐?』我很纳闷,『可是你们是两个人啊。』
「我是秀珊。」长发女生指了指短发女生,「她是怡珊。我们是会计系
二年级的同班同学,又同寝室、同社团,总是同时出现、同时消失,
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所以你只要叫我们珊珊学姐就行了。」
『所以两位学姐都没有男朋友。』我说,『因为你们之中只要一个有了
男朋友,就不可能维持形影不离的状态。」
「唷!」怡珊学姐笑了笑,「轮到你侧写我们了。」

「心理社固定活动时间是每周五晚上七点,如果临时有活动会通知。」
秀珊学姐指著四楼左边的走廊,「社办就在那里。」
「后天晚上要提早半个钟头来,社长会对你做些测验。」怡珊学姐说。
『测验?』
「别紧张。」秀珊学姐说,「不是考试,只是玩一些心理测验而已。」
珊珊学姐继续说明心理社的活动内容,然后向我收取200元社费。

「对了。」怡珊学姐问:「你为什麼在海报上吹气?」
『因为脑海里有灰尘,要吹气才能看清楚栀子花。』我回答。
珊珊学姐互望了一眼,再转头看著我。
「学弟。」秀珊学姐说,「心理社真的很需要你。」
「因为我们很缺具有异常人格的观察对象。」怡珊学姐说。
然后珊珊学姐笑了起来,我也跟著笑。

虽然觉得加入心理社的过程有些诡异,但心里却很踏实。
大学生活过了快两个月,原本只认识四个女孩,现在多认识了两个,
一下子增加五成,真是进步神速。
而且不仅量有所增加,珊珊学姐的加入让质的提升更是可观。
将来以珊珊学姐为圆心向外拓展,一定可以认识更多漂亮的女孩。

星期五晚上我依照珊珊学姐的吩咐,六点半准时进了社办。
「学弟,先等一下。」社长说,「我准备一下资料马上就好。」
社长是机械系大三,戴著一副黑色大镜框眼镜,是十年前的流行款。
他的声音很低沉,五官看起来有些老气,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我简单打量一下社办,四坪大小的狭长空间,右侧角落堆了些杂物,
左侧角落有张书桌和几张塑胶椅,社长正低头坐在书桌内侧。
贴著右墙摆了两个书柜,柜子里放的大概都是心理学相关书籍。
左侧墙上挂了一块白板,上面写了一些人名和电话,还有行事历。
「好了。」社长抬起头,「学弟,拿张椅子坐吧。」
我说了声谢谢,拿张塑胶椅坐在书桌外侧,面对著社长。

「在楼梯间遇见一个女孩迎面而来,你希望是你上楼、她下楼,还是
你下楼、她上楼?」
社长右手拿笔,桌上放了张纸,双眼直视著我。
虽说只是玩个心理测验,但感觉好像调查员在审问嫌犯,而我是嫌犯。
『嗯……』我想了一下,『我下楼、她上楼。』
「喜—欢—偷—看—女—性—胸—部。」他低头写字,边写边说。

『啊?』我大惊失色,不禁站起身,指著他面前的纸,『这……』
「这是心理测验,代表你喜欢偷看女生胸部。」社长抬起头说。
『为什麼我下楼就代表喜欢偷看女生胸部?』
「因为如果你要下楼而她要上楼,那麼你可以很轻易偷瞄她的乳沟。」
『我干嘛要偷瞄她的乳沟!』
「这就要问你了。」社长说,「因为你选择下楼。」
『如果我选上楼呢?』
「那就代表你喜欢偷看女生大腿。」

『这根本是捉弄人嘛!』我大叫,『那社长你怎麼选?』
「我当然是搭电梯。」
『选项没有搭电梯啊。』
「人永远会有选择,而选择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是别人给的。」
『你……』这话很有道理,我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
「坐下吧。学弟。」社长说,「你要记住。我是社长,我很专业。」
虽然我很不服气,但还是坐了下来。

「接下来我不问选择题,问一个可以让你自由发挥的题目。」社长说,
「如果看到一个眼睛周围浮现蓝色的妇女,你认为她发生了什麼事?」
『家暴吧。』我说,『也许是被她先生打的。』
「有—憎—恨—异—性—的—倾—向。」他低头写字,边写边说。
『喂!』我又站起身。
「这次我可没坑你喔,答案是你自己想的。」
『为什麼我认为她眼睛瘀青就代表我有憎恨异性的倾向?』

「我说的是眼睛周围浮现蓝色。」社长说,「你把蓝色直接联想成因为
暴力而产生的瘀青,可见你潜意识里憎恨女性,很想痛打她们。」
『那社长你怎麼回答这个问题?』
「眼睛周围的蓝色当然是因为涂蓝色眼影而已啊。」社长说,「这题的
答案只分正常和不正常两种,涂蓝色眼影之外的答案都是不正常。」
『你……』我指著他,说不出话。
「我是社长,我很专业。」社长说,「你请坐。」
我只好悻悻然坐下。

「差不多了,我大致了解你的心理状态。」社长说,「你千万不要因为
被我看穿心理而反应激烈,要学会冷静。知道吗?」
『嗯。』我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咦?」社长似乎很惊讶,「你说谎了。」
『说谎?』

「在心理学上,眼珠往右上代表正在说谎,往左下表示正在回忆。
很多刑警都是这麼判断嫌犯是否说实话。」社长指著我的眼睛,
「你刚刚眼珠往右上方移动了。」
『右上表示说谎、左下表示回忆。』我问:『如果在回忆时说谎呢?』
「那就……」
社长转动眼球,一会右上、一会左下,最后眼珠在眼眶里拼命绕圈。

「好了。」社长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用衣袖擦了擦眼镜后重新戴上,
「团体活动时间到了。」
『社长。』我问:『你眼睛还好吗?』
「我眼睛很好。不要忘了,我是社长,我很专业。」社长说,「走吧,
我带你去活动地点。」

所谓团体活动时间就是在校园里找个僻静的角落,社员围成圈。
四周一片漆黑,圆心只放了把手电筒,社员都坐在草地上。
在社长引导下,社员说出一些深埋在内心深处的秘密、挫折或阴影,
也有人藉此机会说出自己的暗恋情事或是情伤。
这种活动有点像是西方电影里常见的团体心理治疗。

社长要我先发誓在这个活动中所听到的一切,绝不泄漏半句。
如违此誓,天诛地灭等等。
怎麼一个社团活动搞得像密谋造反的江湖帮众聚会呢?
不过我听了一会后,还颇赞同得先发誓这件事。
由於心理医师会死守患者的秘密,所以患者便会向心理医师坦白一切。
要让社员坦白,确实得先做些预防措施,何况我们都只是学生而已。

刚开始听时我还津津有味,但听了一会后开始觉得无聊。
多数社员诉说的是自己的单恋、苦恋、暗恋,有的则是埋怨另一半。
只可惜说故事的技巧不佳,有时甚至像是单纯的吐苦水或是抱怨。
我眼皮愈来愈重、盘坐的身子愈来愈弯,脸都快贴到草皮上了。
然后我隐约听到两个女孩在我身后低声交谈。
「视线朝下不朝圆心,他应该是不怎麼想听,甚至觉得无聊。」
「身体前倾背弯如弓,而且有规律的摆动,他应该在打瞌睡。」

『珊珊学姐。』我转过头看见她们,『你们怎麼这时候才来?』
「你没听过有句成语叫姗姗来迟吗?」怡珊学姐说。
「所以我们两个人总是会迟到呀。」秀珊学姐笑了。
珊珊学姐挤进圆圈,一左一右坐在我身旁。
幸好有她们的加入,枯燥的故事顿时变得有趣,我也愈坐愈直。

活动结束后,我跟珊珊学姐提起在社办与社长的对话。
「你知道这届的社长是怎麼产生的吗?」怡珊学姐问。
『不是用选的吗?』我说。
「不。」秀珊学姐说,「是猜拳决定的,而且是猜输的当社长。」
『真的吗?』我很好奇。

原来这届的社长要改选时,一共有七位大三的学长符合选举资格,
但没有一位想当社长,最后只好用猜拳决定,猜输的当社长。
七个人围成一圈剪刀石头布猜了十几次,始终没有结果。
有人提议乾脆只出剪刀和石头,不要出布,这样比较快。
「他们还真的继续猜拳,而且只出剪刀和石头。」怡珊学姐说。
『有这麼蠢吗?』我很惊讶。
「这还不是最蠢的。」秀珊学姐说,「最蠢的是竟然还有人出剪刀。」
『啊?』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结果有五个出石头、两个出剪刀。」怡珊学姐说。
「两个出剪刀的人当中,有一个立刻意识到自己干了件超级大蠢事,
当下便说他没脸再待在心理社了,於是退社。」秀珊学姐说。
「剩下那个出剪刀的人……」怡珊学姐还没说完,秀珊学姐便接著说:
「就是现在的心理社社长。」
『所以我们的社长基本上是个白痴?』
「可以这麼说。」珊珊学姐笑了。

原本还有点担心社长对我的心理分析可能会有一点点正确的成分,
因此我得仔细回想成长过程中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不过现在不必担心我的心理状态了,该担心的是在专业社长的领导下,
我会不会从正常人变成不正常?

三天后心理社办了个水饺会,算是临时增加的活动。
在学生活动中心四楼的自由空间,社员们自己包水饺、煮水饺。
打量了一下四周,社员三五成群谈笑著,气氛很融洽。
上次团体活动时间在黑漆漆的草地,我根本看不清旁人更别说认识了。
珊珊学姐按照惯例会迟到,在场的社员中我只认识社长。
虽然想找人聊天,但我可不想靠近社长,宁可独自躲在角落包水饺。

「馅放太多、捏出皱摺的手法也太粗糙,他应该是第一次包水饺。」
「视线四处游移,包水饺时既慢又不专注,他应该是想找人说话。」
「想找人说话却独自躲在角落,他应该是找不到人可以说话。」
「明明四周都是同社团的人,他却找不到人可以说话,可见他应该是
刚加入社团,所以还找不到可以算是认识的人说话。」
『珊珊学姐。』我转头笑了笑,『你们终於来了。』

珊珊学姐分站我左右,挽起衣袖互望一眼后便开始包水饺。
她们各拿起一片圆形面皮摊在左手掌上,右手舀一匙内馅搁在面皮上,
食指沾水沿面皮圆周滑了一圈,左手一握,双手手指俐落捏出皱摺。
「第一颗水饺包好了。」珊珊学姐说。
『好快。』我惊叹。
一转眼工夫,她们已各包了15颗水饺,速度几乎一样。

「看到了吧。」怡珊学姐说,「我们不只是长得漂亮而已。」
「而且还很有才华呢。」秀珊学姐说。
『所谓的才华是指包水饺吗?』
「当然罗。」珊珊学姐笑了。
『确实很有才华。』我也笑了。

珊珊学姐把我包的大约20颗水饺放进现场三个锅子其中一个煮。
「仔细记住这个锅子。」怡珊学姐问:「记住了吗?」
『嗯。』我点点头,『为什麼要记住?』
「待会千万不要吃从这个锅子中捞出的水饺。」秀珊学姐说。
『我知道。』我笑了,『但是我会请社长吃。』
「乖。」珊珊学姐也笑了。

「水饺会目的不是比赛包水饺,而是联络社员感情。」怡珊学姐说。
「我们带你去认识别的社员吧。」秀珊学姐说。
珊珊学姐拉著我四处串门子,帮我和其他社员互相介绍。
「这学弟有憎恨异性的倾向。」社长指著我,「你们要好好感化他。」
「我们一定尽力。」珊珊学姐回答。
『社长请吃。』我端了一盘可能是我包的水饺。
「嗯。」社长点点头,「谢谢。」

心理社社员总共约50个,每次聚会大概会来8成,比例算高。
像我一样的大一新社员有12位,其中3位是女生。
这三位女生跟我班上四位女生一样,一看到她们就知道是女生,
而我是男生,所以她们是异性,然后就没有其他特殊的感觉了。

水饺会持续两个钟头才结束,我吃了20颗应该是珊珊学姐包的水饺。
由於珊珊学姐的缘故,我对其他社员有了初步的认识,不再感到陌生。
「学弟!」我要下楼离开学生活动中心时,社长叫住我,说:
「下楼时不要偷看女生胸部啊。」
我猜其他社员对我大概也有了初步的认识。

之后在团体活动时间我不再感到枯燥,逐渐融入心理社这个团体中。
我期中考的成绩都及格,社团生活也还可以,虽然专业社长很白目,
但珊珊学姐人很好,我跟其他社员的相处也算融洽。
大学有三大学分:学业、社团和爱情,前两大学分我算修得不错,
只剩爱情学分还没修过,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修。
不过目前我才大一,不必太急,我想很快就有机会修修看。

而这个机会果然很快就来临。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2. 珊珊学姐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