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5. 萧文莹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期末考结束后就开始放寒假,我简单收拾了行李回老家。
寒假的日子很悠闲,除了找老同学聊聊天外,几乎没做别的事。
有时经过公车站牌,我会停下脚步,回想以前通车上学的日子。
老家在城市旁边的乡镇,依公车行驶路线来看,她或许住在隔壁乡镇。
如果她也念大学,这段时间应该也会回家吧。
我几乎有跳上反方向公车的冲动,想碰碰运气看是否会遇见她。
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让双脚留在地面。

新学期开始的第一周就碰上西洋情人节,心理社办了传情活动。
这种传情活动不外乎就是帮人代送或代买礼物给指定的对象。
珊珊学姐也自制了一些精美卡片以供贩卖,帮社团赚点钱。
大一社员大概就是帮忙跑腿,负责代送或代买的服务。
需要这种服务的学生不少,毕竟缺乏勇气又想趁机告白的人很多。
光我一个人在情人节前两天内就跑了十趟代送、两趟代买并代送。
看来这学期心理社的经费应该不会太拮据。

情人节白天我跑了七趟、晚上跑了四趟,觉得差不多了便回寝室休息。
「这个拿去。」阿忠递给我一个包装好的东西,「帮我送给林依琦。」
『我们每天上课都会碰面,你不会自己拿给她吗?』
「这是情人节礼物,难道你要我在教室里交给她?」阿忠说,「万一
被其他同学看到,我会被亏到死。」
『那你自己拿去女生宿舍给她啊。』
「你一定要我承认说我不敢吗?」
『好吧。校内30块、校外50块。』我收下礼物,『给我30块。』

收下阿忠给的30块,我立刻离开寝室跑到女生宿舍门口。
传统的作法是拜托正走进宿舍的女同学帮忙,请她上楼找人。
不过也不是每个女同学都肯帮忙,我找了第三个女生才肯帮我。
我告诉她林依琦的寝室号码,请她叫林依琦下楼。
然后我便耐心等待,直到五分钟后有人叫了我一声。

『怎么是你?』我回过头,看见杨玉萱。
「依琦不在。」她问:「你找她有事吗?」
『送东西给她而已。』
「我帮你转交吧。」
『这……』
我开始犹豫,毕竟将礼物送到本人手上是这种服务的基本职业道德。

「不方便吗?」她问。
『这是情人节礼物,我想亲自送给她。』
「你喜欢依琦?」她吓了一跳。
『你不要误会。我是帮朋友代送的。』
「是阿忠送的吧。」她笑了笑,「东西给我,我会转交给依琦。」
『那就麻烦你了。』我把礼物递给她。
「应该是巧克力吧。」她打量一下礼物的外观,并掂了掂重量。
『我猜也是。』

「你今天有收到巧克力吗?」她问。
『你说笑了。』我说,『当然没有。』
「那我请你吃巧克力吧。刚好有人送我一大盒巧克力,我吃不完。」
她说,「不过你不要误会。」
『误会什么?』
「这可能会产生两种误会。第一种情况,是你觉得我在炫耀;第二种
情况,是因为今天是情人节,请人吃巧克力可能有特殊意义。」
『你希望我不要产生哪种误会?』

她没回话,从口袋拿出两颗圆形金色包装的巧克力,递了一颗给我。
我伸手接过,见她开始拆开包装纸,我便跟着拆开。
「其实我请你吃别人送我的巧克力,好像不太厚道。」她说。
『那……』我已经把巧克力送到嘴里。
「你就当作是在路上捡到那颗巧克力吧。」她笑了笑。
『好。』我也笑了笑。

「在这种日子,两个人站在宿舍门口吃巧克力。」林依琦笑着说,
「是想引起公愤吗?」
「喏。」杨玉萱拿出我交给她的礼物,「这是阿忠要给你的。」
林依琦伸手接过,神态颇为扭捏。
『要好好念书啊。』我说,『不要光顾着谈恋爱。』
「要你管。」林依琦瞪了我一眼。

既然任务已达成,我向她们说声Bye-bye后,便转身离开。
「喂,蔡修齐。」
我回过头,看见杨玉萱面对着我。
「我刚刚忘了回答你。」她说,「第一种一定是误会。」
说完后她迅速拉着林依琦走进宿舍。
我只能把『那第二种呢?』的疑问吞进肚子里。

走着走着,我又想起栀子花女孩。
去年写的情人节留言卡,虽然写完后从未发现它挂在公车吊环上,
但上面写的文字,我到现在还记得大部分。
杨玉宣收到巧克力是意料中的事,毕竟她长得标致、个性也好。
栀子花女孩今天应该也会收到巧克力吧,她会很开心吗?
还是不要再想了,只要给予祝福就够了。

开学第二周的班会,班上的康乐股长和公关在会中请辞干部。
原本这学期的所有干部都是由上学期的干部无条件连任,
因为大家懒得重新选举,而且大家几乎都不想当干部。
但现在康乐股长和公关请辞的理由非常充分,而且态度也坚决。
虽然上学期班上办了些活动,可惜完全没跟女孩子办联谊。
「没办任何联谊,我很抱歉。」康乐股长说。
「我很惭愧。」公关说,「我根本找不到女孩子跟我们联谊。」
总之,我们得改选康乐股长和公关。

先选康乐股长,有人提名李君慧,结果全体鼓掌叫好,连选都不必选。
看来班上同学跟我一样,都很清楚李君慧的女人缘是一种天赋。
「妈呀!」他知道当上康乐股长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轮到选公关时,没想到林依琦居然提名我。
「蔡修齐在舞会上扑倒一个女孩,但她并没有怨恨他,甚至可能有点
喜欢他。」她笑了笑,「搞不好他对女孩子有莫名的吸引力呢。」
结果这段话很有说服力,我也是连选都不必选就当了公关。
『妈的!』知道当上公关后我所说的第一句话。
「妈呀」跟「妈的」只差句尾的语助词,但意思应该差很多。

我回寝室后狠狠骂了阿忠一顿,他只是频频抱歉,根本不敢回嘴。
但灾难已经造成,骂阿忠没有管好林依琦也无济于事。
所谓的公关就是负责找女孩子联谊,对我们这种男女悬殊的班级而言,
公关是班上男生想认识女生的希望寄托,甚至是唯一的寄托。
难怪班会结束后一堆男生跑来跟我说:「拜托了,修齐哥。」
哥啊哥的猛叫,我什么时候变成修齐哥了我怎么不晓得?
该怎么办呢?我交游不广啊,去哪里生出女孩子来跟我们联谊呢?
愈想头愈大,唯一的办法大概只能拜托心理社社员了。

中文二的学姐说她认识文学院三个系的活动承办人,可以帮我。
太好了,在这个男远多于女的学校中,文学院是唯一女多于男的学院。
我决定先找历史一的活动公关,便立刻跑到历史系找人。
我在教室外等她,她下课走出教室时,我上前表达来意。
这女孩的神色非常冷酷,好像是不会笑或者是早已丧失微笑的功能。
「水利系?」她眉头一皱,「那可能要等到端午节过后了。」
我赶紧拿出行事历,看看端午节过后还有什么日子可以联谊。

『端午节在期末考周,端午节过后就放暑假了啊!』我几乎大叫。
「是的。」她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什么意思?』
「就是这学期要在端午节过后才可能跟你们联谊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这学期不可能跟我们联谊?』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淡淡说了声抱歉,面无表情转身离去。

有没有搞错?现在才刚开学而已,难道整个学期都没有时间吗?
看来文学院的学系太热门了,我得赶快联系其他两系的活动公关。
我又跑到中文系上课教室外等中文一的活动公关,当她走出教室时,
我心里不禁赞叹:好飘逸的女孩啊,如果能跟你们联谊该有多好。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她说。

『什么意思?』我问。
「就是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很抱歉你们的行程已满,没办法跟我们联谊?』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轻轻说声抱歉,然后微微转身,再缓缓跨步离去。

我猜这女孩要上课时,应该会多提早一些时间出门。
因为照她这种走路方式,原本5分钟的路程大概得走20分钟。
而且她过马路时也要很小心,因为大概走到一半就变红灯了。
不过这么飘逸的女孩,走起路来的背影还真是好看。

可是现在不是赞叹女孩子背影的时候,因为只剩外文一的女孩了。
我只能再跑到外文系上课教室外等外文一的活动公关。
外文一活动公关的外形非常亮眼,她顶着一头小波浪卷长发,
而且发色染成金黄,闪耀的光芒好像安平的夕阳。

「我们很想跟你们联谊,you know。But,我们很busy的,you know。
每个假日都已经有人约了,you know。这不是针对你,也不是针对
水利系,you know。但我只能say sorry,you know。请你别见怪,
你们一定可以找到其他girls,you know。」她说。
『I don′t know!』
这次轮到我说声抱歉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终于可以体会前任公关说他根本找不到女孩子联谊的苦衷。
但问题是现在的公关是我,如果这学期再找不到女孩子联谊,
「拜托了,修齐哥」很可能会变成「纳命来!蔡修齐」。
怎么办?以我有限的智商和不多的朋友,我实在找不出其他解。
「无精打采、垂头丧气,他应该是为了某件事在伤脑筋。」
「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让他伤脑筋的事情一定很棘手。」
『珊珊学姐。』我转头说,『救命啊。』

珊珊学姐说文学院的女孩没时间跟我们联谊几乎是必然的事。
不算其他学院,光工学院就有十几个科系,有些系一个年级还有三班,
但文学院仅三个系,每个系只有一班,如果全校男生都找她们联谊,
她们的联谊行程早就排到下个学年度了。
「而且水利系是冷门科系,不比电机、机械等热门科系,所以即使
她们有空,大概也不会跟你们联谊。」怡珊学姐说。
「不然就试试管理学院的女生吧。」秀珊学姐说。

管理学院一般说来虽然也是男多女少,但男女人数相差不多。
可是我们联谊时只找女生,这好像会对她们班上的男生很不好意思。
「就找企管一好了。」怡珊学姐说,「企管一的女生比男生略多。」
「而企管的男生早已习惯别人只找班上女生联谊。」秀珊学姐说,
「反正那些男生也会自己去找别班的女生联谊。」
好吧,决定了。就找企管一的女生碰碰运气。

珊珊学姐很够意思,直接帮我跟企管一的活动公关约好时间和地点。
这样我便不必费心去查企管一的上课课表和上课教室。
我们约在女生宿舍附近的一座凉亭,时间是晚上七点。
『为什么是你?』我一看见她,不禁叫了出来。
「有问题吗?」她倒是一脸疑惑。
『你……』我因惊讶而有些口吃,『你对我有印象吗?』
「好像有点面熟。」她打量我的脸一会,「不过还是没印象。」

她就是我高中通车时公车上那个营养不良的女生。
她的样子几乎没变,没想到上了大学后,她还是吃不饱。
为什么是她在本校,而不是栀子花女孩在本校?
巧合这东西是有额度的,如果这个营养不良的女生已经在本校,
那么栀子花女孩也在本校的巧合就微乎其微了。

虽然我说过离开当初的时空背景,我和她的缘分大概已经告一段落。
更说过即使栀子花女孩凑巧也在本校,但上了大学后的我和她,
应该各自会有新的美丽与哀愁。
然而当我看见营养不良的女生凑巧也在本校时,竟然感到绝望。
原来在我内心深处的某个小角落,始终期待着巧合,
始终期待着跟她之间还有未完的缘分。

「可以开始了吗?」她问。
『喔。』我回过神,『抱歉。开始吧。』
跟她谈联谊的细节还蛮顺利的,我们几乎没有歧见,
很快就决定出联谊的时间、地点和形式。
『大概每个人交400块就可以了。』我算了算活动经费。
「不。」她说,「男生交500块,女生交300块。所以不是每个人交
400块,而是平均交400块。」

『你是休尔吗?』
「什么?」
『Are you sure?』
「是的,我很sure。而且所有活动的工作全由男生负责,女生只要
负责玩就行了。」
『你是西瑞尔斯吗?』
「嗯?」
『Are you serious?』
「对。我很serious。」她说,「如果你不同意,可以不要联谊。」

『你提出这种要求不觉得太过分了吗?』我有点火了。
「请你搞清楚。是你们来找我们联谊,不是我们去找你们联谊。」
『所以我们就该交比较多的钱、做所有的工作?』我的火气加温。
「我刚刚说过。」她语气很平淡,「如果你不同意,可以不要联谊。」
『你在说小小小。』
「什么是小小小?」
『你在说三小!』我的火气终于爆发。

「同学。」她的语气依旧平淡,「奉劝你别太激动,要控制脾气,不然
将来在谈判桌上会吃亏的。」
『你把联谊当谈判?』
「是呀。联谊当然要谈判,我得为我们班女生争取最大的利益。」
『你……』
「说不出话了吧。」她说,「坦白说,如果不是因为学姐介绍,我们
才不想跟你们工学院学生联谊。」
『为什么?』
「俗话说:工字不出头。这表示凡是有工字的,例如工程师、工人、
工学院学生等等,再怎么努力,大概也不会出头。」
『所以读商的就不能脱帽子?』
「嗯?」

『商脱去帽子,就会变成冏。』我说,『奉劝你最好随时带着帽子,
才不会一脸囧相。』
「你……」她霍地站起身,手指着我。
『为了完美起见。』我将写着活动企画的纸弄平,然后递给她,
『把这张纸平平的贴住下巴,才会构成完美的「囧」字。』
说完后,我立刻转身走人。

我大概为了这件事足足气了两天,但气消了便觉得后悔。
我好像太冲动了,以她的立场,为班上女生争取最大利益并没有错,
让男生多出点钱应该可以商量,而所有工作由男生做好像也是惯例。
虽然她讲话很呛而且也带点挑衅,但忍一忍就过去了,何必计较。
也许当时我很介意为什么是她而不是栀子花女孩在本校,
潜意识里责怪她用光了巧合的额度,甚至因而对她产生敌意。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太多也没用,应该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我跟珊珊学姐说抱歉,辜负了她们的好意。
「我们会计系也算是念商的,真的不能脱帽子吗?」怡珊学姐说。
「看来我得买顶帽子随时戴上,才不会一脸囧相。」秀珊学姐说。
珊珊学姐互相看着对方的脸,然后哈哈大笑。
『这件事又传开了吧。』我叹口气。
「嗯。」怡珊学姐点点头,「恭喜恭喜,水利系黑了。」
「请节哀。」秀珊学姐说,「你只能找校外的女生了。」

『找校外女生?』我说,『那太简单了,凭我风度翩翩、一表人才,
只要走到校外喊:谁想跟我们联谊?我想一定会有很多女生挤破头
抢着要跟我们联谊。我只是担心得拒绝太多女生,她们应该会伤心
难过,甚至是悲痛欲绝。一想到这,我就觉得很悲伤……』
「学弟,够了。」怡珊学姐拍拍我的肩膀,「我们会帮你找到女生。」
「到时候记得要找康乐股长一起去,不要一个人去谈。」秀珊学姐说。
『谢谢学姐!』我喜出望外,连声道谢。

珊珊学姐透过高中同学的介绍,找到这城市另一所大学的女生。
跟她约在那所学校后门口附近的冷饮店,时间是礼拜天下午两点。
依照珊珊学姐的吩咐,我拉了李君慧一起去。
我们在店门口等了一会,直到有个女孩从店内走出来。
「请问是水利系的同学吗?」她问。
我和李君慧同时点头说是。
「请进来坐吧。」她说,「我已经订了位。」
长这么大,我还没听说过在这种传统的简陋冷饮店要先订位。

有了前几次被拒绝的经验,这次我特别诚恳,也格外小心翼翼。
我表明了想跟她们班联谊的意愿,也简述了联谊的活动形式。
她听我说话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那并不是冷酷,而是有一点点严肃。
「抱歉,我忘了先自我介绍。」她说,「我叫萧文莹。」
『你父亲是环保局长吗?』
「嗯?」
『因为你的名字好像是消灭蚊蝇这种口号。』
她看了我一眼,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但好像更严肃了。

「这名字真好听。」李君慧说。
「是吗?」她微微一楞。
「嗯。」李君慧点点头,「三个音都是平声,听起来既柔和又舒服。」
「谢谢你。」
她竟然对着李君慧笑了,而且是很开心的笑。这景象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仿佛看见一个老成持重的女人瞬间变身为天真无邪的少女。

「抱歉,我不太会笑,看起来应该很严肃。」她微微一笑,
「同学都说我是外冷内热。」
『外冷内热?』我说,『你是保温瓶吗?』
她瞄了我一眼,刚刚的微笑瞬间冻结。
「你不是严肃,只是端庄而已。」李君慧说。
「谢谢你。」
她又笑了,而且还是那种很腼腆的笑。

『那个……』我试着言归正传,『萧同学,你觉得我们的提议如何?』
「嗯……」她想了下,「我们学校校风比较保守,如果跟男生出去玩
要先跟校方报备,而且校方不一定会准。」
『啊?』我很惊讶,『已经是大学生了,还会这样吗?』
「是的。」她皱了皱眉,「所以我有些为难。」
『你不用担心。我们这活动很单纯,不会有问题的。』我急忙解释,
『我可以保证。』

「可是……」她似乎犹豫着。
「请你放心。」李君慧说,「整体活动一定既简单又好玩,而且我们
一定会在晚餐时间前,将女生平安送回贵校。」
「真的吗?」她看着李君慧。
「我向你保证。」李君慧用力点个头。
「我相信你。」她又笑了,「那就跟你们联谊吧。」
两人相视一笑,多么温馨感人的画面,只差没有动人情歌当配乐而已。
怎么看都像是happy ending爱情电影里的最后一幕。

现在是怎样?
同样的话分别由我和李君慧说出来,真的差那么多?
我体内一定流着反派角色的血液,实在看不惯这种和谐美好的场面。
『如果你们学校不准,那该怎么办?』我竟然想泼冷水。

「我们会先报备。如果学校不准,那就来阻止我们呀。」
她的语气很坚定,「反正无论如何,我们是去定了。」
「谢谢你。」李君慧笑了笑。
「不客气。」她也笑了,「我们很期待跟你们联谊哦。」
「我们一定尽力办好。」李君慧点点头,「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嗯。」她也点点头,「那就辛苦你们了。」
喂,当我是空气啊。

以前总觉得纳闷,为什么古代越坚贞、越具有传统美德的妇女,
照理说她们应该越容易顺从父母的心意才对,可是情况却往往相反。
比方王宝钏就是典型的例子,贤惠的王宝钏为了要嫁给薛平贵,
甚至不惜跟当相国的父亲三击掌,断绝父女关系。
现在我大概明白了,原来她是王宝钏、李君慧是薛平贵,
而她们学校应该就是王宝钏的父亲。

总之,我终于找到要跟我们一起联谊的女生,心上石头总算落了地。
这要感谢李君慧,如果没有他,我这次大概也会杠龟。
出游的日子就订在四月下旬,期中考周的下个礼拜天。
地点在70公里外的水库风景区,可以烤肉、看风景、玩游戏。
还有一个多月可以筹备活动,时间很充裕。

『我怎么没听你称赞过林依琦的名字好听?』回寝室后,我说:
『林依琦这名字的三个音也都是平声啊。』
「林——依——琦。』李君慧念了一遍,「真的耶!」
『耶什么耶。』我说,『同样都是平声,为什么萧文莹的名字好听?』
「对。她的名字好听并不是因为都是平声,而是因为……因为……」
他似乎恍然大悟,「因为她的名字真的是很好听。」
『好吧。』我叹口气,『就当我没问。』

「我跟你说一件事,但你别笑我。」他的表情很正经,「第一眼看到
萧文莹时,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我的脑海里喊:就是她!」
『那叫幻听。』我的语气很平淡,『可能是精神分裂的前兆。』
「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急了,「我真的听到有人喊:就是她!」
『好吧。』我又叹口气,『我相信你。』

在联谊前,我和李君慧又跟王宝钏,喔不,是萧文莹碰面两次。
主要是讨论联谊当天的细节,坦白说这已经不算是我的工作范围。
因为公关的角色像媒婆,当媒婆撮合男女双方后,就由康乐股长全权负责。
但把工作全丢给李君慧很无情,更何况撮合双方的最大功臣其实是他。
因为我也想帮忙处理活动的事宜。

可是第二次跟萧文莹碰面时,我几乎说不上话,只能听他们交谈。
她们虽然也讨论了活动细节,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聊天。
从头到尾,我只插上一句话,真的只有一句。
「我喜欢圆圆胖胖又毛茸茸的东西。」萧文莹说。
『原来你喜欢毛毛虫。』我说。
她看了我一眼,原本微笑的脸皮瞬间转为严肃。
李君慧可以让她笑得开心,而我则是让她回复不会笑的本性。

第三次碰面是出发前两天的晚上,这次我完全没说话。
他们一直有说有笑,但谈话内容居然都没出现「联谊」这个关键字。
我专心扮演电灯泡的角色,反正是晚上,照亮他们两个也算功德一件。
我猜他们将来会在一起的机率应该是98%。
剩下的2%,1%是世界末日,1%是外星人来袭。

终于到了要联谊的日子,我在前一晚忙翻了,半夜四点才睡。
早上七点不到便被李君慧拉下床,起床后整个人昏昏沉沉。
上车后直接走到最后面的位置,一坐下倒头就睡。
身旁坐的是男是女我完全不知道,搞不好我旁边根本没坐人。
一个半小时候,终于抵达目的地。

熟睡后起身的我,小腿有些发麻,走路便摇摇晃晃,脚步踉跄。
走下车门阶梯时,小腿发麻感还没退,只好用双手抓着铁栏杆,
借双手之力,缓缓下了一层阶梯。哇,脚好麻啊。
要再跨步的瞬间,听见背后传来一句。
「下车小心。」

我脚下踩空,全身向前扑倒在草地,跌了个狗吃屎。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5. 萧文莹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