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10. 张秀琪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10月下旬,天气不太热,是出外郊游的好时节。
李君慧干脆找萧文莹她们班一起去机车郊游。
『为什么不找完全不认识的女孩子?』我很纳闷。
「因为我……」他似乎很不好意思,「我想让她坐我新买的机车。」
我心想:机车郊游是要让女生抽车钥匙,才能决定坐谁的车。
你想载萧文莹,还不一定载得到呢。
不过我不想扫他的兴,还是联络了萧文莹,约好出游的时间和地点。

出游前一天晚上,我特地先去找李清莲。
『今晚要进行特训。』我说。
「特训?」
我拿出小纸盒,纸盒上挖了个洞,里面已放了十多副钥匙串。
再掏出我的钥匙串,握在手中一会,然后交到她手中。

『记住我钥匙圈的形状,这只金牛面积算大,应该很好判断。』
「你的钥匙圈还蛮可爱的。」
『是啊。这是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
话一出口,便想起杨玉萱,然后莫名感到一阵尴尬。
「你是金牛座?」
『嗯。』

「原来是女生送的。」
『你怎么知道?』我吓了一跳。
「男生通常不会送钥匙圈当礼物。而且你生肖不属牛,选金牛造型的
礼物来表示金牛座,这应该是女生才有的细腻心思。」她笑了笑,
「我的侧写工夫还可以吧?」
『很不错。』我也笑了。

「金牛座是好星座,而且金牛座的生日期间,就是栀子花的花期呢。」
『原来你也是金牛座。』
「哦?」她微感惊讶,「你怎么猜的?」
『我知道你偏爱栀子花,但不知道理由。』我说,『听你说金牛座生日
正好是栀子花的花期,我才猜想这或许是你偏爱栀子花的理由。』
「算你猜对。除此之外,我很喜欢栀子花纯白的色彩、优雅的花形和
浓郁的香气。」她笑了笑,「我是5月8号出生。」
『比我早四天。』我也笑了笑,『姐姐,开始特训吧。』

我要她把手中的钥匙串放进纸盒中,我再摇晃一下纸盒。
『现在抽出我的钥匙。』我说,『要选金属部分比较温热的。』
她伸手进纸盒,过了十秒钟后她抽出一串钥匙,果然是我的钥匙串。
「为什么你的钥匙比较温热?」她问。
『金属比热小,在室温下放置久了,碰触时会觉得冰凉。但我的钥匙
因为一直握在手中,所以刚放进纸盒时,会远比其他的钥匙温热。
另外钥匙圈上的金牛也是金属,所以一样会比较温热。』
「原来如此。」

『我用纸盒装钥匙而不用袋子,如果用袋子,所有的钥匙会搅成一团,
要抽到正确的钥匙很难,而且会丧失宝贵的时刻。』
「宝贵的时间?」她很纳闷,「什么意思?」
『因为时间久了,我的钥匙就会和其他的钥匙一样,变冰凉了。所以
我选方形纸盒,如果你一摸到错的钥匙,便把它拨往一旁,这样就
更容易找出我的钥匙了。』
「哇。」她笑了起来,「你心机好重。」

『女巫必须乘着扫帚才能飞上天空,小丑必须化妆才能取悦观众。』
「嗯?」她停止笑,疑惑地看着我。
『而我,必须要载你才愿意去机车郊游。』
「什么跟什么嘛。」她又笑了。
『总之……』我说,『我一定要载你。』
她看了我一眼,没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临走前,我再次说明如何抽中正确钥匙的SOP,并让她多练习几次。
也提醒她要用指尖感受金属的温度,这样会更敏锐。
所以她今晚要保养指尖,别去弹钢琴、打麻将时别用指头摸牌、
按电梯时要戴手套、别用手指拉易开罐饮料等等。
她一连点了几次头,边点头边微笑。
『最重要的,今晚要早点睡,不然虎姑婆会来咬你的小指头。』
她噗哧一声笑出来,而且越笑越开心。

隔天一早,班上30位男同学骑着30辆机车,在她学校后门口集合。
我拿出纸盒,要同学把钥匙投进纸盒中,但我手里紧握住我的钥匙。
而且尽可能搓揉着钥匙圈上的金牛。
我把阿忠和李君慧留在最后,先收集班上其他同学的钥匙。

『你只能在载林依琦。』阿忠想把钥匙丢进纸盒时,被我制止。
「为什么?」阿忠问。
『你们是男女朋友啊,拆散你们会遭天谴。』
「可是我想……」他压低声音,「我想载别的女生。」
『你觉悟吧。』我笑了笑,『今后五十年,你都会载着林依琦。』
「你这是祝福?」阿忠瞪了我一眼,「还是诅咒?」
我没回话,嘿嘿笑了两声后,便走向李君慧。

『钥匙丢进来吧。』我把纸盒拿到他面前。
「可不可以……」他吞吞吐吐,「让我直接载萧文莹?」
『当然不行啊。』我说,『萧文莹这么辣,一定有一堆人抢着要载,
我也想载她啊,我昨天还到庙里求神明保佑让我载萧文莹耶。如果
她不用抽钥匙就让你载,同学会不服气,我也会跟你恩断义绝。』
「你少唬烂了。」李君慧说,「她哪里辣?」
『脾气。』我笑了。
「我听到了。」萧文莹突然出现,瞪了我一眼。

『这样吧,由于阿忠和林依琦是男女朋友,所以林依琦不用抽钥匙。
如果你们也是男女朋友,萧文莹就不用抽钥匙。』
「这……」李君慧看了萧文莹一眼,面有难色。
「别理他。」萧文莹说,「抽就抽。」
「不要啦。」他似乎很心急。
『还有个办法。』我说,『你们只要正式通过认证成为男女朋友,
就不用抽钥匙。』
「怎么认证?」他问。

『李君慧。』我说,『你愿意承认萧文莹是你的女朋友,然后载着她
共同抵达虎头埤?无论机车是否爆胎或抛锚,你都愿意不嫌她胖、
不骂她带赛?并愿意在路程中保持不超速、不违规、不闯红灯?』
「我……」他犹豫了一下后,说:「我愿意。」
『萧文莹。你愿意承认李君慧……』
「你还没玩够吗?」她打断我。
『够了。』我笑了笑,『我现在宣布你们是男女朋友。李君慧,你可以
亲吻萧文莹了。』
「还玩!」她大叫。

经过跟阿忠和李君慧的一番谈话,纸盒中的钥匙应该已经凉透了。
我朝着李清莲走去,把手中的钥匙投进纸盒,然后用力摇晃纸盒。
『请抽。』我走到她面前,眨一下眼睛。
她伸出右手缓缓放进纸盒中,神情有些紧张。
其实我比她紧张,只见她摸索了十几秒,终于抽出那只金色的牛。
我看她似乎要绽放开心的笑容,赶紧低声说:『装作若无其事。』
她的笑容瞬间僵住,然后缓缓回复正常的表情。

我拿着纸盒让其余的女生抽钥匙,抽完后她们各自找寻钥匙的主人。
配对结束后,大伙陆续出发,我垫后,目标是20公里外的虎头埤。
「我刚刚真的好紧张。」她笑了笑,「还好抽对了。」
『我比你还紧张。』我也笑了笑。
「你害我昨晚作恶梦。」
『如果你没抽对,那才是我的恶梦。』
我拿了顶安全帽给她,然后请她上车。

「叩」的一声,我感觉头上的安全帽被敲了一记。
『嗯?』我转过头看着她。
「我突然觉得你很白目。」
『哪里白目?』
「全部。」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也这么觉得。』我笑了笑,『抓紧喔,要出发了。』
「嗯。」

虽然只有20公里,但大半路程在市区,所以大约骑了45分钟才抵达。
我停下车,摘下安全帽,她突然伸手顺了顺我的头发。
「你头发翘起来了。」她说。
『那么今天应该是农历初一或十五吧。』
「为什么?」
『潮汐是月球引力所引起,农历初一、十五时潮汐较大。』我说,
『我的头发也会受月球引力影响,所以初一、十五时就比较翘。』
「听你在胡扯。」她笑了起来。

由于彼此不陌生,有的甚至已熟识,所以活动进行顺畅,气氛也很好。
除了中午烤肉时分组外,其余活动所有人几乎都聚在一起。
快回家时大家坐在湖边吹吹风、聊聊天,感觉很闲适。
我又拿出纸盒收集班上同学的钥匙,阿忠和李君慧仍然留在最后。

『阿忠。』我说,『钥匙丢进来吧。』
「咦?」他很疑惑,「我也要吗?」
『对呀。』我点点头,『你不是说想载别的女生?』
「什么?」林依琦大叫。
「没……」他拼命摇手,「没有。」
『因为我说你今后五十年都会载着林依琦时,你觉得这是诅咒,所以
我想让你载别的青春可爱的女孩,免得你只能偷看……』
「喂!」阿忠大叫。
我赶紧逃开,留下林依琦带着杀气的眼神。

『李君慧。』我说,『钥匙丢进来吧。』
「啊?」他很惊讶。
『早上的认证仪式只完成一半,所以回程时还是要抽钥匙。』我说,
『除非萧文莹也完成认证仪式。』
「好。」萧文莹说,「我愿意,我也承认。这样行了吧。」
『行。』我笑了笑,『那你们是道道地地的男女朋友了,以后不可以
吵架、不可以分手,要永远相亲相爱、永结同心、永浴爱河喔。』
「我知道了。」李君慧说。
「笨。」萧文莹看了李君慧一眼,「你干嘛回答他。」

我把握时间再搓揉手中的钥匙,然后投进纸盒,走到李清莲面前。
『请抽。』用力摇晃纸盒后,我说。
她似乎刻意装作面无表情,右手伸进纸盒,然后抽出金色的牛。
她应该是努力憋着笑,表情看起来有些僵硬。
「哇,李白。」萧文莹大声说,「你竟然又抽到蔡修齐的钥匙!」

「真的耶,太巧了。」
「这种机率很低呢。」
「你们一定很有缘。」
「干脆就在一起吧。」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所有人开始起哄,边拍手边大叫。
李清莲似乎脸红了,神情腼腆,有些不知所措。
我则赶紧让其他女生抽钥匙,转移一下焦点。

我和李清莲站在我的机车旁,等其他机车一辆一辆发动后离开。
我们始终沉默相对,我递安全帽给她,她默默披上。
当最后一辆机车离开的瞬间,我们终于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
「都是你害的。」她说。
『抱歉。』我陪个笑脸,『上车吧。』

「叩」的一声,头上的安全帽又被敲了一记,我不禁转过头。
「我真的觉得你很白目。」她笑了。
『我本来就白目。』我也笑了,『要回家了,抓紧喔。』
「嗯。」

机车郊游结束后,下星期便是要为系上新生办迎新露营。
迎新露营是大活动,我和李君慧要忙的事还真不少。
除了露营用具外,两天一夜的活动也得准备很多节目。
还好有小伟帮忙,团康和游戏之类的节目就由他负责。
学弟和历史一新生共有80人参加,分成八个小队。
每个小队有一男一女两个小队辅,由学长姐担任,负责带领队上新生。

活动第一天最累,出发前器材的上车、中午的烤肉、下午的团康、
晚上的营火晚会等,每件事都让我忙得不可开交。
营火晚会结束,大伙先去洗个澡后,又围成一圈说鬼故事。
鬼故事说完,胆子小的也吓得差不多时,再逼他们一定得去夜游。
夜游回来后,仔细清点人数,便打发他们进帐棚睡觉。
我和小伟在帐棚外守夜,边泡茶边聊天,打算度过漫漫长夜。

「你是不是喜欢李白?」小伟问。
『你看的出来?』我吓了一跳。
「机车郊游出发前,她抽中你钥匙的瞬间,好像抽中特奖一样,当时
我很纳闷。回程时她又抽中你的钥匙,我就知道一定有问题。」
『也许我和她真的很有缘呢。』
「屁啦,最好是这样。」他问:「你怎么办到的?」
我不想瞒他,便老实把细节说清楚,他边听边笑,最后说了声佩服。

「我想她应该很喜欢你,才会这么配合。」他说。
『也许是因为我和她高中时就认识的关系,她不好意思拒绝。』
「别装傻了。她如果不喜欢你,抽中你钥匙时,就不会那么高兴。」
我笑了笑,没多说什么,但心里很高兴。

「没想到你们真的在守夜。」徐雅玲突然出现。
「当然要守夜啊。」小伟说,「我们可是在野外露营耶。」
「我以为你们只是说说,好让学弟妹在帐棚内睡的心安而已。」
『原来你并不相信我们。』我说,『适度的防卫心很好,但过度防卫
会变成多疑。』
「抱歉。」她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已经三点了。」小伟说,「你再回去睡吧。」
「嗯。」她说,「晚安。」

『你是不是喜欢徐雅玲?』我问。
「有这么明显吗?」他很纳闷。
『舞会那晚你丢下我,载她回家。这种见色忘友的事,得丧尽天良、
丧心病狂才干的出来。』
「抱歉。」他笑了,「坦白说,我当时完全忘了得载你回去。」
『你为什么喜欢她?』

「第一眼看见她,只觉得她很凶,很难亲近。但跟她跳了一支舞后,
我觉得她好像是我心里所遗失的一部分。」
『嗯?』
「我知道这样讲很怪,但我真的这么觉得。」他说,「那部分我原以为
已经丢掉了、找不到了,没想到却因为遇见她而找回来。」
我仔细思考他的话,一时之间没有回答。

「我的话很难理解吧?」
『也不会。』我说,『只是你刚刚说话的内容很像心理社员会说的话,
所以我很难想像。』
「那么我就用简单的话说吧,总之她就是我的菜。」他笑了笑,「而且
哑铃可以用来锻炼臂力啊。」
我也笑了。小伟是个风趣的人,跟他熬夜不会无聊。

我和小伟一直守到天亮所有人都起床后,才钻进帐棚补眠。
第二天的活动比较单纯,就由别的工作人员搞定。
等我们醒来后,便拆掉帐棚,把所有器具打包收拾好准备回去。
最后合照时,小伟竟然把手搭在徐雅玲肩上,我赶紧大喊:『小心!』
小伟和徐雅玲同时转头看着我,满脸疑惑、一头雾水。
『还是要有适度的防卫心。』我笑了笑。
徐雅玲听完后脸上一红,小伟的表情则有些尴尬。

迎新露营结束后还有一个礼拜就是期中考周,我得闭关准备期中考。
如果为了办活动而荒废学业,那就得不偿失了。
期中考周后便是校庆周,学校内举办各式各样的活动,很热闹。
我和珊珊学姐正讨论心理社如何共襄盛举时,杨玉萱出现了。
她先跟我打声招呼,我向她介绍珊珊学姐,她再说声学姐好。
「你们心理社打算在校庆表演什么节目?」她问。
『正在伤脑筋。』我说。

「手语社明晚七点在学生活动中心一楼广场表演节目。」她笑了笑,
「欢迎你来观赏。也欢迎两位学姐。」
『那一定很精彩。』我说,『我会去看。』
「谢谢捧场。」她想了一下,「嗯……」
『怎么了吗?』
「好久不见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们刚开学时见过,到现在也才一个多月,应该不算久。』
「这样已经很久了。」她说。
我楞了楞,没有回话。

「记得哦,明晚七点,一楼广场。」
『我会记得。』
「那么我先走了。」她挥挥手,「不妨碍你们继续讨论。」
我也挥挥手说声Bye-bye,看着她的背影走下楼。

「她是不是很喜欢你?」怡珊学姐问。
『这……』我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清楚。』
「我猜她应该喜欢你。」秀珊学姐说。
『学姐为什么这么说?』
「爱情跟打喷嚏一样,越想忍住,越忍不住。」怡珊学姐说。
「她虽然想极力忍住,但最终还是打喷嚏了。」秀珊学姐说。
珊珊学姐笑了起来,而且笑容很暧昧。

隔天晚上我一个人去欣赏手语社的节目,她们总共表演了八首歌。
杨玉萱只出现在《月亮代表我的心》这首歌。
台上共七位手语社员表演这首歌,但只有她在举手投足间,
流露典雅的美感。我不由得又想起了栀子花女孩。
或许别人会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我的联想力太丰富;
但在我的眼里,杨玉萱和栀子花女孩的文静典雅特质,确实很相像。

社长觉得校庆期间应该要表演节目,便召集所有心理社员开会讨论。
有人提议让心理社员在台上围成一圈,就像团体活动时间那样。
在圆心放盏灯泡,社员手牵着手喃喃自语一番,突然间灯泡就亮了。
「我们又没有特异功能,请问如何让灯泡发亮?」社长问。
「拉条电线并且藏好,再找个人躲起来偷偷插上电,灯泡就亮了。」
「你要让心理社蒙羞吗?」社长大叫。
社长说的没错,心理会影响生理,他这种心理状态会导致高血压。
总之心理社最终还是没讨论出要表演什么节目,只好摆烂。

校庆期间学校还办了个校庆舞会,校内学生凭学生证就可入场。
去年我没参加这个大型舞会,今年觉得去看看也无妨。
这种舞会对校内情侣比较有意义,比如阿忠和林依琦、小伟和徐雅玲。
萧文莹是外校生不能进场,所以李君慧只好跟我进场去喝免费饮料。

参加舞会的只能是校内学生,所以男女比例明显失调,男远多于女。
常看到几个男生围着一个女生邀舞,有些女生心里很高兴,
但有些女生的反应就像是在狮群里落单的羊。
慢舞旋律响起时,多数男生会坐在场边,因为两个男生跳慢舞很怪。
但多数男生会下场跳快舞,不管有没有舞伴。
有舞伴的跳Soul;没舞伴的围成一圈独舞,自得其乐。
我和李君慧则是凑热闹的,始终坐在场边喝鸡尾酒和红茶。

「喂,你看。」李君慧指着我右前方,「是Jenny。」
顺着他指的方向,我一眼就看出她在我右前方十公尺处,
正和一个男生跳快舞。
她是那种外型很亮眼的女孩,即使灯光昏暗,她依然亮眼。
「一起去打个招呼吧。」旋律停止时,他说。
我正想阻止他,但他已张口大喊:「Jenny!」
她转头看见挥着手的李君慧,笑了笑后,便走向我们,坐在我左侧。

「怎么不下场跳?」她说,「要不要我介绍女孩子陪你们跳舞?」
『你讲话的口吻怎么好像是酒店的妈妈桑?』
「Jack。」她咯咯笑了起来,「你总是那么funny。」
正想接话时,有个男生从右侧切入,对她说:「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抱歉。」她摇摇头,微微一笑,「我想休息一下。」
那个男生一走,又有个男生从左侧切入:「我是否有荣幸请你跳舞?」
她还是摇摇头,说了声抱歉。

眼看第三个男生正准备切入时,她立刻挽着我左手起身说:
「抱歉。这首慢舞我想和男朋友一起跳。」
『啊?』我吓了一跳,李君慧应该也是。
她右手挽着我左手,走向场中,越走越快,我的脚步有些踉跄。
『喂。』终于停下脚步后,我说:『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男朋友?』
「先跳舞吧。」她说。
她把右手放在我左手上,左手搭上我的肩膀,然后微微一笑。

「我未经你同意就挽你的手,你会觉得心旷神怡吗?」她问。
『你果然还记得。』我叹口气。
「是呀。」她说,「女生是很小心眼的。」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你好过分!」她似乎很生气,「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否认?」
『我……』

「逗你的。」她笑了起来,「别紧张。」
『你……』
「我说你是我男朋友是开玩笑的,不然我无法脱身。」
『这种玩笑以后少开,也不适合你开。』
「为什么?」
『你这么漂亮,如果男生把你的玩笑话当真,一定会觉得受宠若惊。
但事后知道你是开玩笑的,他会从天堂直接摔到地狱。』
「好吧。」她吐了吐舌头,「我以后少开这种玩笑。」

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和她正在跳慢舞,
而且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睛只相隔20公分。
近距离看她,更能发现她的混血特征,尤其是眼睛确实比较深。
「你觉得我漂亮吗?」她轻声问。
『喂。』我收敛心神,『你还来?』
「我不是在逗你,我很认真。」她问:「你真的觉得我漂亮吗?」
『嗯。』我点点头。

「如果我长得漂亮,那么我认为比我漂亮的人,应该更漂亮吧。」
『可以这么说。』
「我有个高中同学,目前在高雄念大学,我觉得她长得比我漂亮。」
『喔。』我应了一声,『所以呢?』
「你想不想跟她们联谊?」
『喂。』
「喂什么喂,到底想不想跟她们联谊?」

『她的脾气很坏?』
「No。」
『她的个性很差?』
「No。」
『她的性格有缺陷?』
「No。」
『我知道了。』我说,『她一定是变态。』
「不是!」

『让我考虑一下吧。』
「我会跟你们班上同学说这件事,我就不相信他们会让你考虑。」
『喂。』
「不要再喂了。」她说,「她们想露营,你就跟她们一起办露营吧。」
『为什么要找我们?可以找别人啊。』
「雅玲说你们迎新露营办得很好,而且还会守夜,所以就是你们了。」
『我……』
「别说了。」她收回双手,「音乐停了。」

我和她正准备走回去时,音乐再次想起,还是慢舞旋律。
她又挽着我左手转身往反方向走,一直走到出口附近才停下脚步。
「可以跳舞了。」她微微喘气。
虽然有点纳闷,但她已摆出舞姿,我也只好再跟她跳一首慢舞。
一直近距离注视她的眼睛很容易脸红心跳,我便缓缓移开视线。
「跳舞时要看着舞伴才有礼貌。」她说。
『抱歉。』我将视线移回到她的眼睛。

「我漂亮吗?」她直视着我,轻声问。
『你还来?』
「我可爱吗?」
『不要再玩了。』
「我美吗?」
『喂。』
「我辣吗?」她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也跟着笑,Jenny真的是古灵精怪,甚至是白目。

『为什么你要拉我到这里跳?』我问。
「待会音乐结束后,我可以直接走人。」她说,「不然很难走开。」
『那么我们干脆往出口移动吧。』
「好主意。」她笑了。
我们边跳边往出口移动,守在出口的工作人员很惊讶地看着我们。
「我会再找你。」音乐一停,她说:「记得要好好办露营呀!」
她笑了笑,挥挥手,迅速转身从出口离开。

因为Jenny的出现,我们班多了一些联谊活动。
从我的角度来说,她很热情地找了一些女生来跟我们班联谊;
但换个角度想,对诗雅、徐雅玲以及刚刚她口中漂亮的高中同学,
Jenny也很热情,所以才会为她的朋友找寻适合办联谊的对象。
因此就像栀子花女孩在高中时的公车上主动帮我拿书包一样,
她们都有相同的热情特质。
或许旁人还是会觉得这两者差异很大、我的联想力太丰富,
但在我的眼里,Jenny和栀子花女孩的热情特质,几乎是一样。

校庆舞会结束后,当晚我、李君慧和小伟便在寝室里讨论露营的事。
『阿忠。』我说,『你也来帮忙。』
「这次联谊我不去。」阿忠躺在床上,「我被林依琦禁足了。」
『为什么?』
「你竟然还敢问?」阿忠霍地直起身,「要不是你在机车郊游时说了
机车的话,我怎么会被禁足。」
『我哪有说什么机车的话?我说的是你的心声耶。』
「你……」

「阿忠,还是去吧。」小伟说,「听说这次的女生很漂亮呢。」
『小伟你这样说不道德。』我说,『还没有联谊前不能这么说,要等
联谊完后,才可以说这次联谊的女生很漂亮,以达炫耀之目的。』
「说的对。」小伟笑了。
阿忠翻身背对着我们,似乎不打算理我们。
『我会跟林依琦说我是开玩笑的,这样她就不会生气了。』我说。
「好啦。」阿忠翻身下床,「我帮就是了。」

我们四个人在寝室里讨论联谊细节,越说越起劲,都忘了时间。
『唉。』我叹口气,『如果念书也能这么认真,该有多好。』
「我有同感。」小伟说。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阿忠说。
「只好认命了。」李君慧说。
我们四个人哈哈大笑,在半夜三点。

透过Jenny的穿针引线,我和Jenny的高中同学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
我原本坚持在她的学校附近碰面,但她却坚持在我的学校附近碰面。
后来我们各退一步,就约在高雄火车站附近的咖啡店。
我坐火车到高雄火车站,她搭公车到高雄火车站。
「要麻烦你大老远跑到高雄,真是不好意思。」她在电话中说。
『这是应该的。』我说,『而且高雄并不远。』

原本只有我和李君慧要搭火车,但小伟很想看看Jenny口中的大美人,
便也跟着去。我们三个人坐了40分钟的火车到高雄。
走进约定的店里,先看到吧台,再顺着吧台的弧线往右走。
她说她会穿着系服——红色的外套,背后印上外文系的白色英文字。
我准备要搜寻穿红外套的女孩时,却一眼就发现她,根本不用搜寻。
在视野的正前方,靠墙摆了三张长方形的四人桌,
桌子的一边是紧贴着墙的一长排沙发,另一边则各放了两张木椅。
她独自坐在最里面的桌子,靠近外面的木椅上,背对着我们。

『不好意思。』我走到她背后两步,『请问你……』
她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我吃了一惊,话突然哽在喉间。
Jenny说的没错,她真的是道道地地的大美人。
「是蔡同学吗?」她微微一笑,「请坐。」
我点了点头,走向她对面贴着墙的长排沙发,坐在她左前方。
没想到小伟和李君慧也跟着我坐在沙发上,三个人挤成一排。

『喂。』我低声说,『坐过去啦。』
「你坐过去啦。」小伟和李君慧异口同声。
我们三个人低声交谈了几句,竟然没人敢坐在她旁边。
「你们这样坐不会太挤吗?」她问。
「不会。」小伟和李君慧又异口同声。
我不想回答,因为觉得好丢脸。
服务生走过来,看见我们三个人挤在一起,脸上满是惊讶。

我只好站起身,坐在她左手边的木椅上,并悄悄把木椅往左挪动。
坐这位置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必直视着她,不然像这么漂亮的女孩,
大概只需要直视三秒脸就会红,而且恐怕还会自惭形秽。
李君慧刚好坐在她对面,我看他的头始终低低的,似乎不太敢看她。
「你们好。」点完咖啡后,她说:「我是张秀琪。」
然后又是令人尴尬的十秒钟,因为我们三人没一个开口自我介绍。

『你好。』我终于先开口,『我是跟你通电话的蔡修齐。』
再来是小伟开口,李君慧最后开口,而且还因紧张而舌头打结。
自我介绍完了,接下来是简单的寒暄,客套完后正准备切入主题时,
小伟突然说:「秀琪这名字如果念快一点,听起来很像是修齐。」
「是吗?」她低声念了几次,然后转头对我说:「我们真是有缘。」
虽然我不觉得秀琪念快一点会像修齐,但我脸上还是微微发热。

这女孩会让我心里立刻选择形容词,我选的是漂亮,单纯的漂亮。
以外貌而言,她是属于让我95%心仪的女生。
保留5%空间,以免将来万一遇见更漂亮的女孩而导致破表。

坐这位置虽然不用直视她,却可闻到她身上阵阵幽香。
我定了定神,拿出纸笔,在纸上边画边写边说明,避免跟她视线相对。
由于我们早已有了腹案,因此她只需回答是非题——好或不好,
或者是选择题,加上她并没有特别的想法,所以很快就达成共识。
她的视线和我一样,通常集中在纸上,但偶尔会转头看着我。
如果我刚好也转头看着她,我右眼和她左眼的距离应该不到20公分。
在这种近距离下,即使只看到她四分之三侧脸,也会让我心跳加速。

『这是野外露营的注意事项和建议携带的物品。』我递给她一张纸,
『请你回去转告你们班同学。』
「谢谢。」她伸手接过,「那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
『应该不用。』我笑了笑,『你们只要带着愉快的心来露营就好了。』
「请让我做点什么吧,不然我真的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可能因为情急,她的脸颊微微涨红。

『我有个不情之请。』我说,『想请你做一件很有价值的事。』
「如果可以做到,我一定做。」她睁大眼睛。
『请签名。』我摊开笔记本,露出空白页。
「签名?」她很疑惑。
『将来如果你去演电影,由于你是外文系学生,英文没问题,你应该
会去好莱坞演大美人之类的角色,例如木马屠城记中的海伦,于是
你可能会成为国际巨星。』我说,『那么你的签名就很有价值。』
她楞了楞,但还是拿起笔在纸上签:张秀琪。

我恭敬地合上笔记本,再微微向笔记本点头致敬。
然后轻轻拉开背包拉链,小心翼翼将笔记本收入背包。
『感恩。』我双手合十。
她笑了起来,笑声清甜,像纯净的山泉水。

『你们肯跟我们一起去露营,对我们而言就是莫大的荣幸。』我说,
『初次联谊,彼此完全不熟识,这时让男生处理杂事乃是天经地义,
所以你千万不要客气,也不要在意。』
「好吧。」她笑了笑,「我只好说声麻烦你们了。」
『不会麻烦。』我也笑了笑。

讨论得差不多了,她说要上洗手间而暂时离席。
我们三人瞬间回复本性,开始互相调侃,笑骂对方没用。
等她回来时,我们又变成乖巧羞涩的模样。
「谢谢你们。」她伸出右手跟我们一一握手,「活动的筹备很完整,
你们真的很细心体贴。」
虽然握住她的手的瞬间,一阵柔软让我晕眩,但我还是忍不住说:
『其实真正细心体贴的人是你。』
「为什么这么说?」她似乎很纳闷。

『你原本坚持要来找我们,不让我们到高雄。这是一种体贴的表现。』
「但最后还是让你们跑到高雄了呀。」她笑了笑。
『你迁就我的坚持,这也是体贴。』我说,『你选了靠近车站的店,
让我们下车后不必奔波;你穿了色彩鲜明的外套,方便我们相识;
你挑了这家店最显眼的位置,让我们省去找人时的麻烦。这些都是
细心体贴的表现。』
「嗯。」她微微一笑,「还有吗?」
『而且你竟然提早20分钟到。』

「呀?」她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我们三人准时到达,但我刚进来时,却发现你桌上的水只剩一半。
现在是冬天,你应该不至于一走进店里就马上喝掉半杯水。另外,
服务生倒的是冰水,室内热空气遇冷,会在玻璃杯缘凝结成水珠。
你的杯子在我刚进来时就已泪流满面,而且杯子下面的纸杯垫满是
水渍,显示你起码已经到了20分钟以上。』
「你好厉害。」她又笑了。

『还有喔。』
「还有?」
『你做的最细心体贴的事,就是你已经把账单付了。』我说。
「你为什么会知道?」她又吓了一跳。
『你是细心体贴的人,一个细心体贴的女孩应该不会在上完洗手间后
就马上跟男生握手。』我笑了笑,『这里的账单没放在桌上,应该
是在柜台。所以你刚刚不是去上洗手间,而是去柜台买单。』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谢谢你的招待。』我说,『我们一定会把活动办好,请你放心。』
「嗯。」她点点头,「我相信你。」
『小伟、李君慧。』我看着他们,『你们也说些话吧。』
「谢谢你的招待。」小伟和李君慧又异口同声。
「别客气。」她笑了起来。

「可以把刚刚那本笔记本拿给我吗?」她说。
我很纳闷,打开背包拿出笔记本,递给她。
她翻到签了名的那一页,在「张秀琪」下又补签:Helen。
『你的英文名字真的是Helen?』
「嗯。」她点点头。
『果然名符其实。』
「谢谢。」她虽然又笑了,但笑容有些羞涩。

离开这家咖啡店,我们互相道别,并期待露营的日子早点到来。
「秀琪和修齐的英文拼法是一样的。」她突然说,「而且……」
『而且什么?』我问。
「秀琪、秀琪、秀琪、秀琪、秀琪、秀琪、秀琪、秀琪、秀琪……」
她低下头,口中重复念自己的名字十几遍,然后抬起头笑说:
「秀琪念快一点,听起来真的很像是修齐呢。」

那一瞬间,我又莫名其妙想起栀子花女孩。,
可能是因为刚重逢时,我说我是由她那句下车小心认出她,
于是她低下头口中念出十几次下车小心。
而这跟张秀琪低头口中念秀琪十几遍的情景很相像。
但更莫名其妙的是,我竟然觉得张秀琪和栀子花女孩很相像。

看着眼前这位不折不扣的漂亮女孩,我又开始感到迷惑。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10. 张秀琪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