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魔术师的选择 | 蔡智恒小说全集|痞子蔡|蔡智恒

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11. 魔术师的选择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8 字数:

这次露营很需要人手帮忙,所以我去找林依琦,替阿忠求情。
我甚至连阿忠在联谊时从不看别的女生这种昧着良心的话也说出口。
「为什么你的眼珠往右上飘?」林依琦问。
『跟你说话的同时,我好像看到飞碟飞过右上方天空。』
她应该不相信有飞碟,但她还是勉强同意解除阿忠的禁足令。

露营时间在12月中,地点选在茂林风景区,距离张秀琪的学校较近。
这个风景区涵盖高雄县和屏东县,因此景点选择和动线规划便很重要。
我们寝室四个人一大早坐车到屏东,租了两辆机车,骑进风景区踏勘。
踏勘回来后已是深夜,但我们还是熬夜敲定两天一夜的所有行程。

出发当天,车子从我们学校出发,然后到高雄载张秀琪她们班女生。
到了她们学校后,男生先下车抽卡片,以便决定跟哪位女生一起坐。
传统的方法是将一张扑克牌剪成两半,让凑成整张的男女坐在一起。
后来学长想出把广为人知的情侣名字写在卡片上,男女分别抽卡片。
依照卡片上的人名,就可以自行配对。
比方罗密欧与茱丽叶、杨过与小龙女、西门庆与潘金莲等。
我把写上女生名字的卡片交给张秀琪,请她拿去让女生抽。

张秀琪穿了件紫色风衣,鲜艳的颜色把她衬托得更加明艳动人。
已经不是初次见面了,没想到再次见面依然像初次见面时那样震撼。
「我们又见面啰。」她笑了。
虽然我可以简单说:是啊,但我竟然没说话,只有傻笑回应。
在她面前,似乎连简单的寒暄也很吃力。

可以跟她坐在一起的男生应该会很幸运,但恐怕会折寿几个月。
结果张秀琪抽到陈圆圆,以美貌而言,或许还挺相称。
男生这边要折寿几个月的幸运儿是李君慧,他抽到吴三桂。
小伟是贾宝玉,而抽到林黛玉的女生虽然略显丰腴,但还蛮可爱的。

由于男生比女生多两个人,我要阿忠不要抽卡片,跟我坐在一起。
「为什么我不能抽?」阿忠哇哇叫,「搞不好我可以和大美女坐啊。」
我没说话,拿出纸笔,然后在纸上窸窸窣窣写字。
「你在写什么?」他很纳闷。
『把你刚刚说的话记下来,回去后拿给林依琦看。』
「喂!」他一把抢走纸笔,「不抽就不抽。」

车内的气氛不错,刚认识的男女没多久便聊得很开心。
阿忠闷闷不乐,不想跟我说话,我则乐得清闲安心睡觉。
两个小时后下车,去了几个景点,也参观了一些原住民的文物和工艺。
傍晚抵达露营区。

这里的露营区设备很好,烤肉桌椅、公厕、淋浴间、营火场都有。
晚餐的烤肉、烤肉过后的营火晚会,都可以在这里举行。
露营场地在树木间,有许多用木头盖成的正三角形小屋子。
不仅省去搭帐篷的麻烦,睡在木板上也比较舒适。
感觉就像在森林内露营,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以林为墙。
而且这里利用热泵原理把水加热,晚上还可以洗热水澡。

张秀琪算工作人员,烤肉时她和两个女生跟我们寝室四个人同组。
阿忠、小伟和李君慧抢着要生火,生完火后又抢着拿夹子烤肉。
「请用。」他们三人竟然同时递给张秀琪第一片肉。
她楞了一下,不知道该伸手接下哪一片?

『真是没用。』我低声骂了他们三个,接下三个盘子,分别递给三位女生。
要递给张秀琪时,她嫣然一笑,说声谢谢,我手一软盘子几乎落地。
「你还不是一样。」他们三人异口同声。

营火晚会由小伟主持,李君慧和阿忠负责音乐,我则假装忙碌。
活动带得不错,气氛又好,所有人欢笑声不断,情绪很high。
晚会结束后可以去洗热水澡,夜晚很宁静,很适合露营观星。
在满天星斗下,这里有种浪漫的气氛,大伙不约而同聚在一起谈心。

可能是大家心情很好,而且洗完澡后又格外有精神,所以就聊开了。
突然有人提议趁此良辰美景,干脆在星夜下办舞会,大伙拍手叫好。
音乐旋律随即响起,是动人的情歌。
「喂,蔡修齐。」我们班班代大叫,「快开舞啊!」

推托了几次,还是禁不住旁人的鼓噪和催促,我只得站起身。
我走到张秀琪面前,极力控制自己的紧张感,缓缓伸出右手。
「我该怎么做?」她看着我的右手。
『给我钱。』
「嗯?」
『请把你的手交给我。』我说。
她迟疑一下后伸出右手,我牵着她走进场中,紧张感几乎破表。

「怎么办?」她低声说,「我根本不会跳舞,我好紧张。」
看了一眼她的神情,我的紧张感顿时消失大半,而且还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她有些不好意思。
『你知道消除紧张的最有效办法吗?』
「不知道。」她摇摇头。
『就是遇见一个比自己更紧张的人。』

「你很紧张吗?」
『嗯。』我点点头,『面对你,男生都会紧张,何况是跳舞,所以你
不用紧张,就把我当成是比你更紧张的人。』
「好。」她说,「可是如果你原本很紧张,但因为我的紧张而不紧张,
既然你已经不紧张了,我又如何把你当成是比我更紧张的人呢?」

『张秀琪同学。』
「嗯?」
『我只是从非常非常紧张变成非常紧张而已。』
「真的吗?」
『真的。』我点点头,『我很紧张,所以你不有紧张。』
「嗯。」
『音乐快结束了,再忍耐一下子就好了。』
「好。」她微微一笑。

我左手托着她右手,右手放在她腰际,并要她把左手放我右肩。
由于她今天穿着风衣,而我也穿厚外套,所以除了手心接触外,
另一只手几乎没有碰触对方身体的感觉。
幸好不是穿着短袖衣服的夏季,不然会更紧张。

为了礼貌起见,我得注视着她的眼睛,但只注视几秒,我便脸红心跳。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老是有人把闪烁的星星与美丽的眼睛相比。
在这繁星点点的夜里,她的眼睛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闪亮。

如果没有意外,她可能是我这辈子近距离接触的最美雌性人类。
像这样的女孩应该不会出现在生活周遭,我何德何能可以认识她呢?
不过话不能这么说,就像如果西施出生在现代,那么她也会上学。
于是她就有小学同学,国中同学,高中同学,也许还会有大学同学。
这么多同学未必得德才兼备,搞不好都是市井小民、寻常百姓之辈,
他们只是凑巧和西施是同学于是便认识西施而已。

「我该怎么做?」她问。
『嗯?』
「音乐停了。」
『喔。』我回过神,立刻收回双手,恭敬地说:『谢谢。』
「我也要说谢谢吗?」
『不。』我笑了笑,『你要说平身。』
她先是楞了楞,随即笑了起来。

我们各自回到原位,下一首曲子响起,男生纷纷趱邀请女生共舞。
在星夜下跳舞挺新鲜也挺浪漫,于是大家的兴致都很高。
接下来的曲子,时而是轻快的旋律,时而是动人的情歌,
但我一直坐着,没再下场跳舞,张秀琪也是。
我相信张秀琪是所有男生目光的焦点,可是竟然没人敢去邀她。
或许他们都觉得她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站在公关的立场,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呆坐着,只好起身。

『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嗯。」她点个头后,站起身。
我原以为她也许会摇头,没想到她却一口答应。
『其实你可以婉拒,你知道吗?』
「可以婉拒?」她有些诧异,「可是这样不是很不礼貌吗?」
『不会啊。要不要跳舞本来就是你的自由,不能勉强。』
「哦。我知道了。」

『那么我重新再来一次。』我说,『记得要尊重自己的意愿喔。』
「嗯。」她点点头。
我往回走,班上几个同学笑了起来,我猜他们一定以为我被打枪。
走了十步后,我立刻向后转,再度走到她面前。
『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好呀。」她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牵着她的手走进场中,这是一首快舞旋律。
她没参加过舞会,也没听过Soul,我便向她说明舞步和节拍。
可能是我教得不好,或是她有点分心,因此她学得很慢。
「我是不是很笨?」她问。
『跟男生喝咖啡还抢着付钱……』我笑了笑,『你确实很笨。』
她也笑了,然后音乐停了。

下一首音乐响起,又是快舞旋律,我便顺势重新教一遍。
这次好多了,她似乎掌握住诀窍,我带着她跳了几步、转了几圈。
『不难吧。』我说。
「嗯。」她点点头。
然后我们正式跳,虽然转圈有点拖拍,但还算蛮顺的。
『谢谢。』音乐结束后,我说。
「平身。」她笑了。

可能是受到我的激励,班上同学纷纷向她邀舞,她也应邀跳了几首。
阿忠也想向她邀舞,他还特地警告我千万别跟林依琦说。
『傻瓜。』我笑了,『我不说,别人会说啊。』
他原本兴奋的脸瞬间垮了下来,然后开始捶胸顿足。
没多久他便说时间太晚了,明天还有活动,要大家赶紧休息。
虽然意犹未尽,但夜确实很深了,大家只好各自回帐棚睡觉。

我和小伟打算开始守夜时,张秀琪走向我们。
「你们真的要守夜吗?」她说。
『是啊。』我说,『你先去睡吧。』
「我泡咖啡请你们喝。」
『这怎么好意思。』我说。
「那就麻烦你了。」小伟却说。
「不麻烦。」她笑了笑,然后离开。

『喂。』我瞄了小伟一眼,『在野外泡咖啡不方便,干嘛麻烦人家。』
「应该只是冲热水就可以喝的即溶咖啡而已,不会麻烦。」他笑了。
但当张秀琪拿了一组咖啡壶具出现时,小伟的笑容就僵住了。
「这是虹吸式咖啡壶?」他问。
「是呀。」她说。
小伟转头看着我,一脸惊讶,这回我倒是光明正大瞪了他一眼。

虹吸式咖啡壶分上、下壶,还有壶架、滤布等配件,煮法也得讲究;
而且在野外只能用酒精灯加热,控火不易,煮杯咖啡其实算麻烦。
她先把下壶固定于壶架,并在下壶中倒入约300c.c.的水。
将滤布的挂钩勾住上壶下面凸出的玻璃管外缘,再将上壶套入下壶。
拿出酒精灯放置于下壶下方,然后点火加热。

当下壶的水涌入上壶,她迅速倒入咖啡粉并搅拌,使咖啡粉充分浸湿。
然后静候咖啡萃取约30秒,熄灭酒精灯,再进行第二次搅拌。
上壶的咖啡逐渐回流到下壶时,停止搅拌,用湿抹布包住下壶。
咖啡便加速回流到下壶,直到上壶只剩咖啡残渣。
她将煮好的咖啡倒成两杯,一杯给我,一杯给小伟。
『真是太麻烦你了。』我说。

「反正我刚刚才跟同学煮咖啡来喝,再煮一次也还好。」她笑了笑。
『谢谢你专程带这组虹吸式咖啡壶来露营,只为了煮咖啡给我们喝。』
「嗯?」她楞了楞,「不是专程,只是顺便。」
『携带这组器材不容易,还得带上咖啡杯。煮咖啡又麻烦,最后还得
清洗干净。』我说,『你专程这么做,我们实在是受宠若惊。』
「请别客气。」她说,「但我真的不是专程呀。」

『来露营前,你应该是认为守夜的人得熬夜,一杯香醇咖啡是最好的
提神饮料,所以你才会不嫌麻烦带了器具、不辞辛劳煮杯咖啡。』
「我……」她欲言又止。
『对了,你还得带磨豆机,而且这里没电,你只能带手动磨豆机。』
她静静看着我,眼神充满疑惑。过了一会,便微微一笑。

「说吧。」她笑了起来,「破绽在哪?」
『如果你在这里跟同学煮咖啡,我们应该会闻到咖啡香,可是没有。
煮完咖啡后,滤布一定很脏,得清洗一番,但你刚刚煮咖啡前滤布
很白净,而且是干的,可见今晚还没煮过咖啡。』
「那你怎么知道我带了手动磨豆机?」
『你这么细心体贴,煮咖啡又讲究,不太可能会事先磨好咖啡豆。』
我笑了笑,『你一定是刚刚才磨咖啡豆,以确保咖啡粉新鲜度。』
「竟然瞒不过你。」她也笑了。

『张秀琪同学。』
「嗯?」
『谢谢你。』
「不客气。」
『喝过这杯咖啡,连熬三天夜也值得。』
「千万别这么说。」她又笑了。

小伟觉得很不好意思,便坚持要帮她清洗咖啡壶和咖啡杯。
只剩我和她在闪亮的星夜下,安静地坐在一起。
「也许我带咖啡壶来,只是为了展现煮咖啡手艺而已。」她打破沉默。
『要展现会趁大家都醒着,没理由等大家睡着了再展现吧。』我说,
『你就承认自己是细心体贴的女孩吧,这是你的特质。』
「好吧,我承认。」她笑了笑,「不要跟别人说哦。」
『嗯。』我也笑了。

「需不需要我再签名?」
『嗯?』
「如果我将来成为国际煮咖啡巨星,那么我的签名就很有价值。”」
我立刻拿出笔记本,摊开空白页,她俐落地签下:Helen。
『感恩。』我双手合十。
「平身。」她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

小伟回来后,我们三人简单聊了一下,大概只有五分钟。
虽然跟她聊天很愉快,也很想让她多待一会,但理智和良心告诉我,
这是不对的。明天还有活动,她需要休息。
依她的细心程度,应该可以体会我不可能让她待太久的心情。
于是她说了声晚安后,便赶回帐棚。

「如果你不说,我还真无法体会出张秀琪的细心体贴。」小伟说,
「还好徐雅玲不是这么细心体贴的人。」
『怎么说?』
「如果徐雅玲这么细心,但我又无法体会,这样她岂不是很可怜?」
『或许吧。』

我想起第一次在交谊会见到栀子花女孩那晚,为了不让我觉得生疏,
她问了一个哪些字不管怎么转都不会变的问题,并假装不知道答案。
这跟张秀琪专程煮咖啡却假装只是顺便,两者的本质一样。
栀子花女孩的善解人意跟张秀琪的细心体贴,不管别人如何区别,
但在我的眼里,她们的这种特质很相像。
或许因为这样,我才会有张秀琪和栀子花女孩很相像的错觉吧。

我和小伟继续守夜,天气越来越冷,我们泡了壶热茶来驱寒。
小伟说有人邀张秀琪她们班女生当耶诞舞会的舞伴,而且成功了。
『可是不在同一座城市,这样方便吗?』我问。
「坐火车只要40分钟,还是来得及送女生回家。」他说。
『你邀徐雅玲当舞伴了吗?』
「过两天再邀,应该没问题。」他问:「你呢?」
我想起栀子花女孩,但没把握她会答应我,只好沉默。

「你会动摇吗?」他问。
『动摇?』
「如果张秀琪对你的印象还不错,你会邀她当舞伴吗?」
『可是我……』
「我知道你喜欢李白。」他打断我,「所以我才问:你会动摇吗?」
我竟然无法立刻回答,当场楞住说不出话来。

「你们辛苦了。」张秀琪竟然又出现,而且坐了下来。
『你该不会睡不着吧?』我问。
「我已经睡了一觉。」她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醒了。」
『在野外露营的人,心里多少有点不安,很容易半夜醒过来。』
「原来如此。」她看了看四周,「你们就坐在往洗手间的路上,这样
半夜醒来想上洗手间的人,会很安心。谢谢你们的细心体贴。」
『哪里。』我说,『这是应该的。』

「喝杯热茶吧。」小伟递给她一杯热茶。
「谢谢。」她伸手接过,「我原本还担心睡帐棚会失眠呢。」
『冬天钻进睡袋里会很好睡,大概两分钟内就会打呼。』我说。
「谢谢。」她说,「对我们这种没有野营经验的女生来说,可以睡得
比较舒适和可以洗热水澡的露营方式,是绝佳的露营初体验。」
『哪里。』我说,『这是应该的。』

「整夜没睡,应该很累吧?」她问。
『还好。』我说,『我们偶尔会熬夜,应该没问题。』
「这么冷的天,你们还得守夜,我除了说谢谢外,也很不好意思。」
『哪里。』我说,『这是应该的。』

「请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小伟突然问。
「呀?」她似乎吃了一惊。
『小伟。』我低声斥责,『这问题很唐突。』
「抱歉。」他笑了笑,「因为你们两个人,一个一直说谢谢,另一个
一直说哪里、这是应该的,所以我想换个话题。」
「没关系。」她也笑了,「不过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耶。」
『我也来换个话题。』我说,『现在才四点多,你再回去睡回笼觉吧。』
「嗯。」她站起身,「晚安。」

张秀琪走后,我问小伟刚刚为什么要问那个奇怪的问题?
「我很好奇啊。」他说,「我想知道大美女会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其实我也很好奇。』
「如果她喜欢你,你会动摇吗?」
『喂,别问这种假设性的问题。』
「这问题很容易回答啊。」他说,「如果她喜欢我,我也不会动摇。」
我看了他一眼,他耸耸肩,一副这问题根本不算是问题的模样。

我倒是很认真看待这问题,虽说那是不太可能的假设。
不过万一假设成立呢?我会动摇吗?
「星星好美喔。」小伟抬起头说。
我突然想起张秀琪的眼睛,便点头表示赞同。

隔天早上吃过早餐后,我们要上车往北去看紫斑蝶。
蝴蝶一般只会出现在春夏,冬季来临前就会死去,并在死前留下后代。
但台湾的紫斑蝶和墨西哥的帝王斑蝶,是世界上两大越冬型蝴蝶。
也就是说紫斑蝶像候鸟一样,冬天来临前会往南飞到温暖的山谷过冬。
形成所谓的「紫蝶幽谷」,据说这地区至少有七个紫蝶幽谷。
等寒冬过去春天来到时,紫斑蝶会再飞回北方。

赏蝶最佳时间就在冬季上午,可以看到一大群紫斑蝶飞出来觅食。
当它舞动翅膀时,蝶翼会随着观察位置及阳光照射角度而改变颜色。
忽而淡紫、忽而深紫、忽而亮蓝。

「哇。」张秀琪惊叹,「好漂亮又好壮观哦。」
『嗯。』我点头表示赞同,『跟你外套的颜色很搭。』
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穿的紫色风衣,然后笑了起来。
可能是熬夜的关系,我觉得她灿烂的笑容,耀眼炫目。

「你一夜没睡,还好吗?」她问。
『还好。不过除了满天的紫色外,我还看到金色的星星。』
她先是笑了笑,随即止住笑,又问:「真的还好吗?」
『真的还好。』我说,『请别担心,我会抽空到车上睡一下。』

下午主要去参观鲁凯族的知名建筑——石板屋,然后再去情人谷。
原本我想跟去情人谷,但张秀琪说现在正是「抽空」的好时机。
我只好待在车上小睡,当大家逛完情人谷后,行程就结束。
回程时又抽了一次签,张秀琪抽到貂蝉,抽到吕布的是我们班班代。
我依然和郁闷的阿忠坐在一起,但车子起动后不久我就熟睡了。

朦胧间听到有人叫我名字,我睁开眼睛,只看见张秀琪。
『已经到了吗?』我赶紧坐直。
「还没。」她说,「不过快到我们学校了。」
我转头看了看窗外,应该是高雄市区的夜景。

「我跟你同学换位置,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我醒了大半,『你坐在这里多久了?』
「半个小时吧,也许更久。」她说,「看你熟睡,不好意思叫醒你。」
『啊?』我完全清醒,坐得更直了。
「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叫醒你,真是抱歉。」
『没关系。』我顿了顿,『有事吗?』

「关于昨晚的问题,不,其实应该算是今天凌晨。」她说,「我已经
有了初步的答案。」
『什么问题?』我很纳闷。
「就是小伟问的那个奇怪的问题呀。」
『喔。』我恍然大悟,『那你的初步答案是什么?』
「除了真诚和善良外,还要有幽默的谈吐、随和的个性、海一般的
胸襟和温柔的眼神。」

『这些条件似乎不难,我想应该会有很多男生拥有这些条件。』
「或许拥有这些条件的男生很多,可惜我只认识一个。」
『谁?』
「你呀。」

我大吃一惊,然后脸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我大概只沉默了一分钟,感觉却像一个钟头那么长。
她也没再说话,我只听见车子行进的引擎声。
我莫名其妙想起高中时最后一次见到栀子花女孩那晚。

「到了。」她终于先开口。
我转头看着窗外,车子刚好停在她们学校的校门口。
「我很喜欢这次露营。」她站起身,「谢谢你。」
『不客气。』
「再见。」她笑了笑,「希望还有机会见面。」
我只说声Bye-bye,然后看着她的背影离开车子。

车子继续开回我们学校,阿忠不断追问张秀琪跟我说了什么?
『如果她说她喜欢你,你会动摇吗?』我说。
「不会。」他说,「我只会觉得很荣幸而已。」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说,「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啦!」
『她说她要打电话给林依琦,约出来单挑。』
「说真的啦!」
『我说真的。』我闭上眼睛,『我要睡觉了,别吵。』

回寝室后,张秀琪的话语不断在我脑中盘旋,搞得我几乎失眠。
我也问了李君慧相同的问题:如果张秀琪喜欢你,你会动摇吗?
「她干嘛喜欢我?」他回答。
『不管为什么,总之如果她喜欢你,你会动摇吗?』
「我为什么要动摇?」
『因为她很漂亮啊。』
「我知道她很漂亮,但我为什么要动摇?」他一副很疑惑的样子。
看来他跟阿忠和小伟一样,根本不会动摇。

张秀琪的余音绕梁虽然不到三日不绝的程度,但起码绕梁了两日。
直到第三天我才可以冷静思考。
我并不是动摇对栀子花女孩的情感,我只是莫名其妙感到迷惑。
室友都去参加社团活动了,我打算一个人出门买点东西吃。
拉开寝室的门想出去时,看见林依琦站在门口,我吓了一大跳。
「干嘛这么惊讶?」她说,「我是你同学,不认识我了吗?」

『这里是男生宿舍耶!宿舍门口写着:女生止步,你没看见吗?』
「我看到止字上面被写了一条线,变成:女生正步。」她笑了笑,
「所以我踢着正步上楼。」
『你……』
「唉呀,我只是来送个东西给阿忠,马上就走。」
『送个东西给阿忠可否简称送忠?』
「你少无聊。」她瞪了我一眼。

『说真的。』我的口吻很严肃,『下次不要再进来男生宿舍了。』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急着拿流力笔记给阿忠而已。」
『明天上课时再拿给他就好,有这么急吗?』
「明天流力要平时考,你不知道吗?」
『啊!』我用力拍一下额头,『我竟然忘了!』
「活该。」她把流力笔记放在阿忠书桌上。
『你还是快走吧,万一让你发现阿忠枕头下的黄色书刊就不妙了。』
「你真的很无聊耶!」她转身说,「我走了。」

她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身问:「耶诞舞会的舞伴,你约了吗?」
『还没。』
「你要不要约玉萱?」她说,「她已经拒绝了两个男生的邀请,或许在
等你邀约哦。」
『或许她只是不想去……』
「喂。」她打断我,「你有没有良心?你去年还弄破人家的裙子耶!」
『我……』
「要约就要快,不要等到她被约走再来后悔。」说完后,她就走了。

我应该是不会后悔,只是还是会迷惑。
如果没与栀子花女孩重逢、如果没遇见Jenny、如果没遇见张秀琪,
今年的耶诞舞会我一定会邀杨玉萱当舞伴。
如果没与栀子花女孩重逢,但是遇见Jenny、没遇见张秀琪,
今年的耶诞舞会我可能会邀杨玉萱当舞伴。
如果没与栀子花女孩重逢,而且遇见了Jenny和张秀琪,
今年的耶诞舞会我还是可能会邀杨玉萱当舞伴,只是可能性变小。
如果……

隔天考完流力走出教室,看见Jenny。
『有事吗?』我问。
「你转个身让我看看。」她说。
『干嘛?』
「转身就对了。」她推我肩膀,将我转了180度,背对着她。
『看够了没?』
「够了。」
我转回身子,只见她满脸疑惑。

「我实在搞不懂。」她说,「你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呀,正面和背面
都很平常。但为什么中邪的诗雅……」
『中邪的诗雅?』我打断她。
「夜,你是不是寂寞?是不是很冷?来,到我身边,我为你取暖。」
她笑了笑,「我觉得她这种行为很像中邪。」
『你嘴巴很坏。』我也笑了。
「让我把话说完。」她止住笑,「为什么中邪的诗雅、暴戾的雅玲、
美丽的秀琪、还有超级可爱的Jenny我,对你的印象都很好呢?」
我脸颊微微发烫,不知道该说什么。

「来,把衣服脱掉让我看看。」
『喂。』我说,『别玩了。』
「好吧。我昨晚跟秀琪通电话,她要我向你转达感激之意。」
『她太客气了。』
「她还说你善良、真诚,有幽默的谈吐、随和的个性之类的。」
『喔。』我应了一声,又想起来张秀琪在车上所说的话。
「既然秀琪对你的印象很好,你要不要邀请她当舞伴?」
『啊?』

「很惊讶吗?」
『嗯。』我点点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想一下。」她说,「不过要快,也许会有别人邀她。」
『好吧。』
「顺便想一下,你要不要邀请我当舞伴?」
『啊?』
「啊什么啊,你当然可以邀我当舞伴呀。」
她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真羡慕男生。」她说,「如果男生有三个对象,可依照兴趣高低
分为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邀舞伴时,照顺序邀就好,
若被拒绝就再找下一个志愿。但女生就不同了。」
『哪里不同?』
「如果女生也有三个志愿,但先来邀她当舞伴的是第二志愿,那么该
答应还是拒绝?如果答应了,万一第一志愿也来邀时怎么办?如果
拒绝了,结果第一志愿没来邀,甚至也没别人来邀时怎么办?」
『嗯……』我想了一下,『这问题对女生而言确实难解。』

「你知道吗?」她说,「你是我的第一志愿呢。」
我吓了一跳,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有这么惊讶吗?」她笑了笑,「所以我得来探探你的意愿。不然我
一直拒绝别人的邀约,到最后没有舞伴的话就搞笑了。」
『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呀。」
『这……』

「我跟秀琪,你会选择哪一个?」她问。
『喂。』
「喂什么喂,你要早点决定呀。」
『可是……』
「你是不是很伤脑筋,觉得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顿了顿,接着说:
「其实鱼与熊掌可以兼得哦。」
『是吗?』我很疑惑。

「熊会用前掌抓鱼,当熊掌利爪刺进鱼身把鱼抓住时,你拿刀冲出去
砍断熊掌,然后捡起断掉的熊掌赶快跑掉,就鱼与熊掌兼得了。」
『什么?』
「怎么样?」她笑了起来,「这方法不错吧。」
『你是这样理解中文成语的吗?』
「别忘了,我十岁以前是在美国生活。」
她微微一笑,笑容有些古怪,一副又想捉弄人的样子。

她突然向我靠近,几乎快要贴近我的身体,然后低下头。
「Oh,Jack。我……」她抬起头轻声说,「我……」
『喂。』我神经紧绷,『你想干嘛?』
「我—先—走—了。」她笑了起来,露出淘气的笑容。
我松了一口气,哭笑不得。
「记得要好好考虑。」她眨了眨眼睛,「等你哦。」
说完后她转身离开,而且边走边笑,很开心的样子。

平心而论,Jenny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外表和个性都是。
如果没与栀子花女孩重逢、如果没遇见杨玉萱和张秀琪……
唉呀,我突然觉得邀舞伴这件事好复杂,令人头痛。

心理社的团体活动时间到了,社长又说那套心理会影响生理的言论。
「开好车的人在寒冬开车时会将车窗摇下,好让路人看清自己的脸,
所以开好车的人比较不怕冷。」他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当心理社社长的人都有点怪。

由于耶诞舞会就在下周五,有些社员谈起邀舞伴受挫时的心情。
我挣扎着要不要讲我的状况?
如果我说不知道该邀哪个女孩当舞伴,实在很困扰请大家帮帮忙时,
那些根本没舞伴可找的男社员,一定会冲上来围殴我。
所以我决定还是不要讲。

团体活动时间结束,要离开时珊珊学姐叫住我。
「为什么在烦恼不知道该邀请谁当舞伴呢?」怡珊学姐问。
『学姐看得出来?』我吃了一惊。
「如果对耶诞舞会没有兴趣,神情会是淡然;如果想去但没人可邀,
神情会是忧愁;如果邀舞伴时被拒绝,神情会是气馁;如果不知道
该邀谁当舞伴,那么神情就会像你一样,叫烦恼。」秀珊学姐说。
『学姐好厉害。』
「说吧。」珊珊学姐异口同声。

我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我将这礼拜发生的事告诉她们。
『原本邀请舞伴应该是简单而紧张的事,没想到这么复杂。』我说。
「邀舞伴确实很简单没错,而你的状况也不复杂。」怡珊学姐说。
「你不必考虑谁喜欢你,你要考虑的是你喜欢谁。」秀珊学姐说。
『这道理我知道。』我皱了皱眉,『可是……』
「学姐变个魔术给你看。」怡珊学姐说。
『魔术?』我很纳闷,为什么突然岔开话题?

珊珊学姐低声交谈几句,然后拿出1元、5元和10元三个硬币放桌上。
「这是一个可以知道对方心理的魔术。」怡珊学姐说,「把手给我。」
我伸出右手,怡珊学姐用右手握住,五秒后放开。
「我现在已经知道你会选哪个硬币了。」她说,「你先拿两个硬币。」

我从桌上拿了1元和10元两个硬币放在左手,她便把5元硬币拨开。
「拿一个硬币给我。」
我把1元硬币给她,她又把1元硬币放在一旁。
「摊开你的左手。」
在我摊开左手露出10元硬币时,她也摊开左手,竟然也是10元硬币!

『这……』我吓了一跳。
「所以我说,我知道你会选哪个硬币。」怡珊学姐笑了。
我当然不相信心电感应那一套,可是一时之间也看不出破绽。
『再来一次。』我说。
「魔术玩两次就不叫魔术了。」
『可是如果刚刚我先给你的是10元硬币呢?』
「好吧。」她说,「我破例再变一次。」

「你先拿两个硬币。」
我依然拿了1元和10元两个硬币放在左手,她把5元硬币拨开。
「拿一个硬币给我。」
这次我故意拿给她10元硬币,她右手接过10元硬币放在手心后,
随即摊开左手也露出10元硬币。
『原来如此。』我看着她双手手心上的10元硬币,笑了起来。
「不管你怎样选,我都会猜中。」她也笑了。

『不对。』我说,『如果我一开始没拿10元硬币呢?』
「好。」她又把三个硬币放桌上,「你先拿两个硬币。」
这次我故意拿1元和5元两个硬币,桌上只剩10元硬币。
她立即在桌上的10元硬币旁摊开左手,也露出10元硬币。
我恍然大悟,与珊珊学姐相视而笑。

「这就叫做魔术师的选择。」秀珊学姐说。
『魔术师的选择?』
「你以为是你的自由意志所挑选,但其实是魔术师的选择。」她说,
「当你的选择不是魔术师所要的,他就会想办法去除你的选择,直至
你选出他要的为止。」
『嗯……』我想了一下,『我好像懂了。』

「简单说,魔术师左手里的硬币是不会改变的,关键只在于魔术师要
选择在哪个时机点露出左手的硬币。」秀珊学姐说。
『我懂了。』我说,『谢谢学姐的解说。但是学姐为什么突然把话题
从邀舞伴的困扰转到这个魔术师的选择呢?』
「因为你的潜意识就是魔术师呀。」她笑了笑。
『我的潜意识就是魔术师?』我一头雾水。

「不管有多少个硬币可以选、不管你选了哪个硬币,都不是你的选择
,而是魔术师的选择。」怡珊学姐说,「其实你根本不需要选择。」
『嗯?』
「你不需要烦恼邀谁当舞伴,因为你的潜意识早已选好了舞伴。」
秀珊学姐说,「你试着静下心,看看自己内心深处的硬币。」
我仔细想了一下,终于明白学姐所要表达的意思。

『学姐。』我笑了笑,『我知道要邀请谁当舞伴了。』
「嗯。」怡珊学姐点点头,「很好。」
「那还不快去邀舞伴?」秀珊学姐说。
『谢谢学姐。』我站起身,『我先走了。』
「加油哦。」珊珊学姐笑了。
我转身快跑,目标是最近的公共电话。

当魔术师手里拿着红色和黄色两张卡片,他希望你选择红色,会问:
「红色还是黄色?」
如果你回答黄色,他会说,「很好,把黄色去掉。」
如果你回答红色,他会说,「很好,就选择红色。」
当你的选择还是魔术师所要的,他就会用适当的话语去除你的选择。
也就是说,你以为是你选了红色,但其实是魔术师要你选红色。

我之所以觉得邀舞伴很困扰,是因为我心里已经选定舞伴。
舞伴只能选择一个,当可以成为舞伴的人选超过一个时,
我便会因为要去除多余的人选而产生多种复杂的心情。
例如不邀请杨玉萱,我会觉得愧疚;不邀张秀琪,我会觉得遗憾;
不邀Jenny,我会觉得可惜。

但如果不邀栀子花女孩呢?
我却完全没有因为不邀栀子花女孩而产生复杂的心情。
因为我的潜意识早已选择栀子花女孩当舞伴,
所以当栀子花这个选项出现时,我会立刻露出左手的硬币。

原来栀子花女孩就是我潜意识里,偷偷的、并紧紧握着的10元硬币。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11. 魔术师的选择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