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三章-回忆是时间的函数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你柔软似水

可我的心

却因你带来的波浪,深深震荡着

于是我想你的心,是坚定的

只为了你的柔软,跳动

跳动中抖落的字句,洒在白纸上

红的字,蓝的字,然后黑的字

于是白纸

像是一群乌鸦,在没有月亮的夜里飞行

耳内鸣鸣作响,又经过一个隧道了。

苗栗到台中的山线路段,山洞特别多,当初的工程人员,一定很辛苦。

车内虽明亮,窗外则是完全漆黑一片。

就像这第六根烟上所说的,”一群乌鸦在没有月亮的夜里飞行”。

我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好烫。

也好,把这杯水当作暖炉,温暖一下手掌。

车内的人还是很多,我只能勉强站在这里。

回忆是件沉重的事,跟思念一样,也是有重量的。

回忆是时间的函数,但时间的方向永远朝后,回忆的方向却一定往前。

两者都只有一个方向,但方向却相反。

我算是个念旧的人吧。

身边常会留下一些小东西,来记录过去某段岁月里的某些心情。

最特别的,大概是明菁送我的那株檞寄生。

柏森曾问我,”留这些东西,不会占空间吗?”

“应该不会。因为最占空间的,是记忆。”

所有收留过的东西,都可以轻易拋弃。

唯独记忆这东西,不仅无法拋弃,还会随着时间的增加,不断累积。

而新记忆与旧记忆间,也会彼此相加互乘,产生庞大的天文数字。

就像对于檞寄生的记忆,总会让我涌上一股莫名的悲哀,与自责。

我觉得头很重,双脚无法负担这种重量,于是蹲了下来。

直到那杯热水变凉。

我喝完水,再站起身,活动一下筋骨,毕竟还有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

坐车无聊时的最大天敌,就是有个可以聊天解闷的伴。

只可惜我现在是孤身一人。

那天爬完山,回到台南的车程也是约三个小时。

我跟明菁坐在一起,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间台南就到了。

其实回程时,男女还得再抽一次卡片。

“你喜欢林明菁吗?”柏森偷偷问我。

“她人不错啊。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干吗?”

柏森没回答,只是把我手上的21张卡片全拿去。

他找出杨过那一张,塞进我口袋。

然后叫我把剩下的20张卡片给班上男生抽。

他还是拿21张写女人名字的卡片给中文系女生抽。

没想到明菁竟然又抽到小龙女。

这次柏森抽到的是唐高宗李治,结果孙樱抽到武则天。

柏森惊吓过度,抱着我肩膀,痛哭失声。

“过儿,我们真是有缘。姑姑心里很高兴。”

明菁看起来非常开心。

“喔。”

我不敢答腔。

回到台南,我、明菁、柏森和孙樱,先在成大附近吃宵夜。

11点半快到时,我和柏森再送她们回宿舍。

11点半是胜九舍关门的时间,那时总有一群男女在胜九门口依依不舍。

然后会有个欧巴桑拿着石块敲击铁门,提醒女孩们关门的时候到了。

一面敲一面将门由左而右慢慢拉上。

明菁说胜九舍的女生都管那种敲击声叫丧钟。

胜九舍的大门是栅栏式的铁门,门下有转轮,方便铁门开关。

即使铁门拉上后,隔着栅栏,门内门外的人还是可以互望。

所以常有些热恋中的男女,在关上铁门后,仍然穿过栅栏紧握彼此的手。

有的女孩甚至还会激动地跪下,嘤嘤哭泣。

很像是探监的感觉。

以前我和柏森常常在11点半来胜九,看这种免费的戏。

丧钟刚开始敲时,明菁和孙樱跟我们挥手告别,准备上楼。

“中文系三年级的孙樱同学啊!请你不要走得那么急啊!”

柏森突然高声喊叫,我吓了一跳。

明菁她们也停下脚步,回头。

“孙樱同学啊!以你的姿色,即使是潘金莲,也有所不及啊!”

“无聊!”

孙樱骂了一声,然后拉着明菁的手,转身快步上楼。

“孙樱同学啊!你的倩影已经深植在我脑海啊!我有句话一定要说啊!”

柏森好像在演话剧,大声地念着对白。

“不听!不听!”

依稀可以听到孙樱从宿舍里传来的声音。

“这句话只有三个字啊!只是三个紧紧牵动我内心的字啊!”

“…………”

听不清楚孙樱说什么。

“孙樱同学啊!只是三个字啊!请你听我倾诉啊!”

“孙樱同学啊!如果我今晚不说出这三个字,我一定会失眠啊!”

“孙樱同学啊!我好不容易有勇气啊!我一定要向你表白啊!”

“孙樱同学啊!我要让全胜九舍的人都听到这三个字啊!那就是…”

“柏森!”

我非常紧张地出声制止。

旁观的男女也都竖起耳朵,准备听柏森说出这令人脸红心跳的三个字。

“早……点……睡!……”

柏森双手圈在嘴边,大声而清楚地说出这三个字。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

“啪”的一声,四楼某个房间的窗子突然打开。

“去死!”

孙樱狠狠地丢出一件东西,我们闪了一下,往地上看,是只鞋子。

我捡起鞋子,拉走朝四楼比着”V”手势的柏森,赶紧逃离现场。

回到家楼下,爬楼梯上楼时,我骂柏森:

“你真是无聊,你不会觉得丢脸吗?”

“不会啊,没人知道我是谁。倒是孙樱会变得很有名。”

“你干吗捉弄她?”

“没啊,开个玩笑而已。改天再跟她道歉好了。”

“对了,你为什么把杨过塞给我?”

“帮你啊,笨。我看你跟林明菁好像很投缘。”

“那你怎么让她抽到小龙女?”

“这很简单。一般人抽签时,都会从中间抽,了不起抽第一张。

所以我把小龙女藏在最下面,剩下最后两张时,再让她抽。”

“那还是只有一半的机率啊。”

“本来机率只有一半,但我左手随时准备着。如果她抽到小龙女就没事。

如果不是,我左手会用力,她抽不走就会换抽小龙女那张了。”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三章-回忆是时间的函数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