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五章 我应该好好珍惜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研究所考试的季节终于来到,那大约是四月中至五月初之间的事。

通常每间学校考试的时间会不一样,所以考生们得南北奔走。

考完成大后,接下来是台大。

子尧兄和孙樱没有报考台大,而柏森的家在台北,前几天已顺便回家。

所以我和明菁相约,一起坐火车到台北考试。

我们在考试前一天下午,坐一点半的自强号上台北。

我先去胜九舍载明菁,然后把机车停在成大光复校区的停车场,

再一起走路到火车站。

上了车,刚坐定,明菁突然惊呼:

“惨了!我忘了带准考证!”

“啊?是不是放在我机车的座垫下面?”

明菁点点头,眼里噙着泪水:”我怎么会那么粗心呢?”

我无暇多想,也顾不得火车已经起动。告诉明菁:

“我搭下班自强号。你在台北火车站里等我。”

“过儿!不可以……”明菁很紧张。

明菁话还没说完,我已离开座位。

冲到车厢间,默念了一声菩萨保佑,毫不犹豫地跳下火车。

只看到一条铁灰色的剑,迎面砍来,我反射似的向左闪身。

那是月台上的钢柱。

可惜剑势来得太快,我闪避不及,右肩被削中,我应声倒地。

月台上同时响起惊叫声和口哨声,月台管理员也冲过来。

我脑中空白十秒钟左右,然后挣扎着起身,试了三次才成功。

他看我没啥大碍,嘴里念念有辞,大意是年轻人不懂爱惜生命之类的话。

“大哥,我赶时间。待会再听你教训。”

我匆忙出了车站,从机车内拿了明菁的准考证,又跑回到车站。

还得再买一次车票,真是他妈……算了,不能讲脏话。

我搭两点十三分的自强号,上了车,坐了下来,呼出一口长气。

右肩却开始觉得酸麻。

明菁在台北火车站等了我半个多小时,我远远看到她在月台出口处张望。

她的视线一接触到我,眼泪便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没事。”我把准考证拿给她,拍拍她的肩膀。

“饿了吗?先去吃晚饭吧。”我问。

明菁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频频拭泪。

过了许久,她才说:”大不了不考台大而已。你怎么可以跳车呢?”

隔天考试时,右肩感到抽痛,写考卷时有些力不从心。

考试要考两天,第二天我的右肩抽痛得厉害,写字时右手会发抖。

只好用左手紧抓着右肩写考卷。

监考委员大概是觉得我很可疑,常常晃到我座位旁边观察一番。

如果是以前,我会觉得我又堕入考运不好的梦魇中。

因为明菁的缘故,我反而觉得只伤到右肩,是种幸运。

回到台南后,先去看西医,照X光结果,骨头没断。

“骨头没断,反而更难医。唉……真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啊。”

这个医生很幽默,不简单,是个高手。

后来去看了中医,医生说伤了筋骨,又延误一些时日,有点严重。

之后用左手拿了几天的筷子,卤蛋都夹不起来。

考完台大一个礼拜后的某天中午,我买了个饭盒在房间里吃。

当我用左手跟饭盒内的鱼丸搏斗时,听到背后传来鼻子猛吸气的声音。

转过头,明菁站在我身后,流着眼泪。

“啊?你进来多久了?”

“有一阵子了。”

“你怎么哭了呢?”

“过儿,对不起。是我害你受伤的……”

“谁告诉你的?”

“李柏森。”

“没事啦,撞了一下而已。”我撩起袖子,指着缠绕右肩的绷带,”再换一次药就好了。”

“过儿,都是我不好。我太粗心了。”

“别胡说。是我自己不小心的。”我笑了笑:

“杨过不是被斩断右臂吗?我这样才真正像杨过啊。”

“过儿,会痛吗?”

“不会痛。只是有点酸而已。”

“那你为什么用左手拿筷子呢?”

“嗯……如果我说我在学老顽童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你会相信吗?”

明菁没回答,只是怔怔地注视我的右肩。

“没事的,别担心。”

她敲了一下我的头,”过儿,你实在很坏,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生气了吗?”

她摇摇头,左手轻轻抚摸我右肩上的绷带,然后放声地哭。

“又怎么了?”

明菁低下头,哽咽地说:

“过儿,我舍不得,我舍不得……”

明菁最后趴在我左肩上哭泣,背部不断抽搐着。

“姑姑,别哭了。”我拍拍她的背。

“姑姑,让人家看到会以为我欺负你。”

“姑姑,休息一下。喝口水吧。”

明菁根本无法停止哭泣,我只好由她。

我不记得她哭了多久,只记得她不断重复舍不得。

我左边的衣袖湿了一大片,泪水是温热的。

这是我和明菁第一次超过朋友界线的接触,在认识明菁一年半后。

后来每当我右肩酸痛时,我就会想起明菁抽搐时的背。

于是右肩便像是有一道电流经过,热热麻麻的。

我就会觉得好受一些。

不过这道电流,在认识荃之后,就断电了。

明菁知道我用左手吃饭后,喂我吃了一阵子的饭。

直到我右肩上的绷带拿掉为止。

“姑姑,这样好像很难看。”我张嘴吞下明菁用筷子夹起的一只虾。

“别胡说。快吃。”明菁又夹起一口饭,递到我嘴前。

“那不要在客厅吃,好不好?”

“你房间只有一张椅子,不方便。”

“可是被别人看到的话……”

“你右手不方便,所以我喂你,这很单纯。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嗯。”

放榜结果,我和子尧兄都只考上成大的研究所。

很抱歉,这里我用了”只”这个字。

没有嚣张的意思,单纯地为了区别同时考上成大和交大的柏森而已。

柏森选择成大,而明菁也上了成大中文研究所。

但是孙樱全部杠龟。

孙樱决定大学毕业后,在台南的报社工作。

毕业典礼那天,我在成功湖畔碰到正和家人拍照的孙樱。

孙樱拉我过去一起合照,拍完照片后,她说:

“明菁,很好。你也,不错。缘份,难求。要懂,珍惜。”

我终于知道孙樱所说的”珍惜”是什么意思。

当初她也是这样跟明菁说的吧。

孙樱说得对,像明菁这样的女孩子,我是应该好好珍惜。

我也一直试着努力珍惜。

如果不是后来出现了荃的话。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五章 我应该好好珍惜 的精彩评论

我来说一句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