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以这一轮明月为证,我发誓 | 蔡智恒小说全集|痞子蔡|蔡智恒

痞子的小站      蔡虫们请牢记本站网址噢: 蔡智恒小说全集 http://durex.so

配色:
字体:

第七章 以这一轮明月为证,我发誓

作者:蔡智恒 更新时间:14-04-27 字数:

柏森生日过后两个礼拜,我为了找参考资料,来到高雄的中山大学。

在图书馆影印完资料后,顺便在校园内晃了一圈。

中山大学建筑物的颜色,大部分是红色系,很特别。

校园内草木扶疏,环境优美典雅,学生人数又少,感觉非常幽静。

我穿过文管长廊与理工长廊,还看到一些学生坐着看书。

和成大相比,这里让人觉得安静,而成大则常处于一种活动的状态。

如果这时突然有人大叫”救命啊”,声音可能会传到校园外的西子湾。

可是在成大的话,顶多惊起一群野狗。

走出中山校园,在西子湾长长的防波堤上,迎着夕阳,散步。

这里很美,可以为爱情小说提供各种场景与情节。

男女主角邂逅时,可以在这里。热恋时,也可以。

万一双方一言不和,决定分手时,在这里也很方便。

往下跳就可以死在海水里,连尸体都很难找到。

我知道这样想很杀风景,但是从小在海边长大的我,只要看到有人在堤防上追逐嬉戏,总会联想到他们失足坠海后浮肿的脸。

当我又闪躲过一对在堤防上奔跑的情侣,还来不及想象他们浮肿的脸时,在我和夕阳的中间,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坐在堤防上,双手交叉放在微微曲起的膝盖上,身体朝着夕阳。

脸孔转向左下方,看着堤脚的消波块,倾听浪花拍打堤身的声音。

过了一会,双手撑着地,身体微微后仰,抬起头,闭上眼睛。

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吐出。

睁开眼睛,坐直身子。右手往前平伸,似乎在测试风的温度。

收回右手,瞇起双眼,看了一眼夕阳,低下头,叹口气。

再举起右手,将被风吹乱的右侧头发,顺到耳后。

转过头,注视撑着地面的左手掌背。

反转左手掌,掌心往眼前缓慢移动,距离鼻尖20公分时,停止。

凝视良久,然后微笑。

“我来了”我走到离她两步的地方,轻声地说。

她的身体突然颤动一下,往左上方抬起脸,接触我的视线。

“我终于找到你了。”她挪动一下双腿,如释重负。

“对不起。我来晚了。”

“为什么让我等这么久?”

“你等了多久?”

“可能有几百年了呢。”

“因为阎罗王不让我投胎做人,我只能在六畜之间,轮回着。”

“那你记得,这辈子要多做点好事。”

“嗯。我会的。”

我知道,由于光线折射的作用,太阳快下山时,会突然不见。

我也知道,海洋的比热比陆地大,所以白天风会从海洋吹向陆地。

我更知道,堤脚的消波块具有消减波浪能量的作用,可保护堤防安全。

但我始终不知道,为什么在夕阳西沉的西子湾堤防上,我和荃会出现这段对话。

我也坐了下来,在荃的左侧一公尺处。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问荃。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呢。”荃笑了笑,”你怎么会来高雄?”

“喔。我来中山大学找资料。你呢?”

“今天话剧社公演,我来帮学妹们加油。”

“你是中山大学毕业的?”

“嗯。”荃点点头,”我是中文系的。”

“为什么我认识的女孩子,都念中文呢?”

“你很怨怼吗?”荃笑了笑。

“不。”我也笑了笑,”我很庆幸。”

“你刚刚的动作好乱。”

“真的吗?”荃低声问,”你……看出来了吗?”

“大部分的动作我不懂,但你最后的动作,我也常做。”

“嗯?”

我慢慢反转右手掌,眼睛凝视着掌心,然后微笑。

“只不过你是左手掌,而我是右手掌而已。”

“你……你也会想我吗?”

“会的。”我点点头。

荃转身面对我,海风将她的发丝吹乱,散开在右脸颊。

她并没有用手拨开头发,只是一直凝视着我。

“会的。我会想你。”我又强调了一次。

因为我答应过荃,要用文字表达真实的感受,不能总是压抑。

荃的嘴唇突然微启,似乎在喘息。

正确地说,那是一种激烈的呼吸动作。

荃胸口起伏的速度,愈来愈快,最后她皱着眉,右手按着胸口。

“你……还好吗?”

“对不起。我的身体不好,让你担心了。”

荃等到胸口平静后,缓缓地说出这句话。

“嗯。没事就好。”

荃看了我一眼,”是先天性心脏病。”

“我没有……”我欲言又止。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想问。”

“我并不是好奇,也不是随口问问。”

“我知道的。”荃点点头,”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不是好奇”

荃再将头转回去,朝着正要沉入海底的夕阳,调匀一下呼吸,说:

“从小医生就一直交待要保持情绪的和缓,也要避免激烈的运动。”

荃拨了拨头发,接着说,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和你一样,都是压抑的。只不过我是生理因素,而你却是心理因素。”

“那你是什么颜色的呢?”

“没有镜子的话,我怎能看见自己的颜色?”

荃笑了笑,”不过我只是不能尽情地表达情绪而已,不算太压抑。”

“可是你……”荃叹了口气,”你的颜色又加深一些了。”

“对不起。”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会努力的”

“没关系,慢慢来。”

“那你……一切都还好吗?”

“嗯。只要不让心脏跳得太快,我都是很好的。”

荃扬起嘴角,微微一笑:

“我的动作都很和缓,可是呼吸的动作常会很激烈。这跟一般人相反,一般人呼吸,是没什么动作的。所以往往不知道自己正在生活着。”

“嗯?”

“一般人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但是我可以。所以我呼吸时,似乎是告诉我,我正在活着呢。”荃深呼吸一次,接着说,

“而每一次激烈的呼吸,都在提醒我,要用力地活着。”

“你什么时候的呼吸会……会比较激烈呢?”

“身体很累或是……”荃又低下头,轻声说:

“或是情绪的波动,很激烈的时候。”

“那……我送你回家休息,好吗?”

“嗯?”荃似乎有点惊讶,抬起头,看着我。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你似乎累了。”

“好的。我是有些累了。”

荃缓缓站起身,我伸出右手想扶她,突然觉得不妥,又马上收回。

荃住在一栋电梯公寓的16楼,离西子湾很近。

我们搭上电梯,到了16楼,荃拿出钥匙,开了门。

“那……我走了。”我看了看表,已经快七点了。

“喝杯水好吗?我看你很累了呢。”

“我不累的。”

“要我明说吗?”荃微笑着。

“不不不……你说得对,我很累。”被荃看穿,我有些不好意思。

“请先随便坐,我上楼帮你倒杯水。”

“嗯。”

荃的房间大约10坪左右,还用木板隔了一层阁楼。

楼下是客厅,还有浴室,简单的厨房。靠阳台落地窗旁,有一台钢琴。

我走到落地窗前,眺望窗外的夜景,视野非常好。

突然听到一声幽叹,好像是从海底深处传上来。

我回过头,荃倚在阁楼的栏杆上。

“唉……”荃又轻声叹了一口气。

我疑惑地看着荃。荃的手肘撑在栏杆上,双手托腮,视线微微朝上。

“罗密欧,为什么你要姓蒙特克呢?只有你的姓,才是我的仇敌,请你换一个名字吧,好吗?只要你爱我,我也不愿再姓卡帕来特了。”

“好。我听你的话。”

“是谁?”荃的视线惊慌地搜寻,”谁在黑夜里偷听我说话?”

“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因为它是你的仇敌,我痛恨它。”

“我认得出你的声音,你是罗密欧,蒙特克家族的人。”

“不是的,美丽的女神啊,因为你讨厌这个名字。”

“万一我的家人知道你在这里,怎么办?我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到你。”

“如果得不到你尊贵的爱,就让你的家人发现我吧,用他们的仇恨结束我可怜的生命吧。”

“不,不可以的。罗密欧,是谁叫你来到这里?”

“是爱情,是爱情叫我来的。就算你跟我相隔辽阔的海洋,我也会借助爱情的双眼,冒着狂风巨浪的危险去找你。”

“请原谅我吧,我应该衿持的,可是黑夜已经泄漏了我的秘密。亲爱的罗密欧,请告诉我,你是否真心爱我?”

“以这一轮明月为证,我发誓。”

“请不要指着月亮发誓,除非你的爱情也像它一样,会有阴晴圆缺。”

“那我应该怎么发誓呢?”

“你不用发誓了。我虽然喜欢你,但今晚的誓约毕竟太轻率。罗密欧,再见吧。也许下次我们见面时,爱情的蓓蕾才能开出美丽的花朵。”

“你就这样离开,不给我答复吗?”

“你要听什么答复呢?”

“亲爱的朱丽叶啊,我要喝的水,你…你倒好了吗?”

荃愣了一下,视线终于朝下,看着我,然后笑了出来。

“我倒好了,请上楼吧。”

“这……方便吗?”

“没关系的。”

我踩着木制阶梯,上了阁楼。

阁楼高约一米八,摆了张床,还有三个书桌,书架钉在墙壁上。

右边的书桌放置计算机和打印机,左边的书桌堆满书籍和稿件。

荃坐在中间书桌前的椅子上,桌上只有几枝笔和空白的稿纸。

“请别嫌弃地方太乱。”荃微笑地说。

我找不到坐的地方,只好背靠着栏杆,站着把水喝完。

“这是我新写的文章,请指教。”

“你太客气了。”

我接过荃递过来的几张纸,那是篇约八千字的小说。

故事叙述一个美丽的女子,轮回了好几世,不断寻找她的爱人。

而每一次投胎转世,她都背负着前辈子的记忆,于是记忆愈来愈重。

最后终于找到她的爱人,但她却因好几辈子的沉重记忆,而沉入海底。

“很悲伤的故事。”看完后,我说。

“不会的。”

“怎么不会呢?这女子不是很可怜吗?”

“不。”荃摇摇头,”她能找到,就够了。”

“可是她……”

“没关系的。”荃笑了笑,淡淡地说:

“即使经过几辈子的轮回,她依然深爱着同一个人。既然找到,就不必再奢求了,因为她已经比大多数的人幸运。”

“幸运吗?”

“嗯。毕竟每个人穷极一生,未必会知道自己最爱的人。即使知道了,对方也未必值得好几辈子的等待呢。”

“嗯。”虽然不太懂,我还是点点头。

“这只是篇小说而已,别想太多。”

“咦?你该不会就是这个美丽的女主角吧”

“呵呵,当然不是。因为我并不美丽的。”荃笑了笑,转身收拾东西。

“你很美丽啊。”

“真的吗?”荃回过头,惊讶地问我。

“当范蠡说西施美时,西施和你一样,也是吓一跳喔。”

“嗯?”

“这是真实的故事。那时西施在溪边浣纱,回头就问:真的吗?”

荃想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你又在取笑我了。”

“对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可以的。怎么了?”

“我右手的大拇指,好像抽筋了。”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你写得太好,我的拇指一直用力地竖起,所以抽筋了。”

“我才不信呢。”

“是你叫我不要压抑的,所以我只好老实说啊。”

“真的?”

“你写得好,是真的。拇指抽筋,是假的,顶多只是酸痛而已。”

“你总是这样的。”荃笑着说。

“不过,这篇小说少了一样东西。”

“少了什么东西呢?”

“那种东西,叫瑕疵。”

“你真的很喜欢取笑我呢……咦?你为什么站着?”

“这……”

荃恍然大悟,”我忘了这里只有一张椅子,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靠着栏杆,很舒服。”

“对不起。”荃似乎很不好意思,又道了一次歉,接着说,

“因为我从没让人到阁楼上的”

“那我是不是该……”

“是你就没关系的。”

荃站起身,也到栏杆旁倚着。

“我常靠在这栏杆上,想事情呢。”

“想什么呢?”

“我不太清楚。我好像……好像只是在等待。”

“等待?”

“嗯。我总觉得,会有人出现的。我只是一直等待。”

“出现了吗?”

“我不知道。”荃摇摇头,”我只知道,我等了好久,好久。”

“你等了多久?”

“可能有几百年了呢。”

我突然想到今天傍晚在西子湾堤防上的情景,不禁陷入沉思。

荃似乎也是。

于是我们都不说话。

偶尔视线接触时,也只是笑一笑。

“我说你美丽,是真的。”

“我相信你。”

“我喜欢你写的小说,也是真的。”

“嗯。”荃点点头。

“只有一件事,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事?”

“我们刚刚演的戏。”

“我……我也不知道呢。”

“我想,我该走了。”我又看了看表。

“好。”

我们下楼,荃送我到门口。

“如果累的话,要早点休息。”

“嗯。”

“那……我走了。”

“我们还会再……”

“会再见面的。别担心。”

“可是……”

“可是什么?”

“我觉得你是……你是那种会突然消失的人呢。”

“不会的。”

“真的吗?”

“嗯。”我笑了笑,”我不会变魔术,而且也没有倒人会钱的习惯。”

“请别……开玩笑。”

“对不起。”我伸出右手,”借你的身份证用一用。”

“做什么呢?”

“我指着你的身份证发誓,一定会比指着月亮发誓可信。”

“为什么不用你的身份证呢?”

“因为你不相信我啊。”

“我相信你就是了。”荃终于笑了。

我出了荃的家门,转身跟她说声晚安。

荃倚着开了30度的门,身躯的左侧隐藏在门后,露出右侧身躯。

荃没说话,右手轻抓着门把。

我又说了声晚安,荃的右手缓缓离开门把,左右轻轻挥动五次。

我点点头,转身跨了一步。

仿佛听到荃在我身后低声惊呼。

我只好再转过身,倒退着离开荃的家门。

每走一步,门开启的角度,便小了些。

直到门关上,我停下脚步,等待。

清脆的锁门声响起,我才又转身往电梯处走去。

快捷键:← 返回书目 快捷键:→

看网友对 第七章 以这一轮明月为证,我发誓 的精彩评论


景安网络 http://ai.taobao.com?pid=mm_17892940_5866511_23510384